追憶我們的好同修──清華學子袁江


高精度圖片

【明慧網2003年11月9日】我們的好同修袁江,11月9日是你的兩年前離開我們的日子。兩年前的10月下旬正好我回到了蘭州,見了你最後一面。

在這兩年中我們每到週末就想起了你。因為以前每逢雙休日大家都聚集一堂學法煉功;每當我們捧起《轉法輪》時,也想起了你,因為你遵照師父「學好法」的要求帶領大家集體讀書學法。當年煉功點每晚都要學法煉功,有時你下班晚了顧不上吃飯帶塊餅就往煉功點上趕。從95年到99年的四年中不管炎熱的夏天還是寒冷的冬季,不管狂風大作還是大雨傾盆從不間斷。就連99年4.25以後的一段日子裏惡警尾隨跟蹤,防暴警察圍守,你依然和大家端坐在那兒學法交流。看到你巋然不動,神態自若,大家的心也就穩定踏實了。你經常說:「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怕甚麼?」

不管是誰,哪怕是一個電話或一個口信,你一旦得知新學員還沒有《轉法輪》書時,你都要想方設法將大法書送到他(她)們手中。你把讀書學法看得非常重要,當別的同修知道你每天除上班工作外,還要堅持自學四、五個小時的法,大家也抓緊時間學法,於是形成了「比學比修」的環境。

你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寺兒溝看守所,起初被單獨關入小號,後來在你強烈要求、堅決抵制下才和其他犯人關在一起。你將自己記憶中的師父經文、《洪吟》背寫出來,除自己進一步學習領悟還讓世人聞到了佛法。你儘管自己身在囹圄仍不忘洪揚大法,講清真象,救度世人。

你10月29日從魔窟中走脫後,大家急切地都想知道你的下落。當我得知你的消息後,我想我無論如何也要見你一面。在同修的帶領下,我進到一個房間裏看到了你。這時的你已經是皮包骨,瘦得幾乎脫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麼也不會相信這就是你。這時的你兩眼微睜、口鼻流血、一動不動躺在那裏。此時此刻我腦子一片空白,淚如泉湧、心如刀絞,我強忍著悲痛,摸了摸你的額頭已冰涼,拉了拉你微發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幾乎昏過去。你的右腿膝蓋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處有手掌大一塊和腳的右側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沒有了皮肉,整個一條腿就像乾癟了的枯樹枝……真是慘不忍睹,慘不忍睹呀!怎麼會成這樣呢?這哪裏是我記憶中的你呀!這難道就是「人權最好時期」一個善良生命的結局嗎?你究竟為了甚麼?你不就是為堅持自己崇高的信仰,為堅持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嗎?江氏邪惡集團及其幫兇們竟把你迫害得這麼慘!

你被迫害離開人世間後,邪惡之徒們做賊心虛,為掩蓋其罪行,將參與迫害你的打手先後調離原單位,而且又派專人去曾非法關押過你的寺兒溝看守所的號室裏,威脅其他犯人說:「袁江沒在這裏關過,誰要說出去就……」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你遭受了酷刑的折磨和精神的迫害,帶著未去天安門的遺憾、帶著更多更好地救度眾生的夙願,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離去了。雖然在世間你的生命是短暫的,但你用年輕的生命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歷程卻令大家讚歎、傳頌。

江氏邪惡集團及其幫兇們兩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欠下了一筆筆血債,一件件活生生的事實,一樁樁有據可查的罪證,足夠作為起訴邪惡之首江澤民並將其推上歷史審判台的鐵證。

鐵證如山,無法抵賴。善惡終有報。等待它們的將是永遠償還不完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