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海內外校友,請援救遭受迫害的清華學子!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尊敬的校友們,清華大學的海外學子們,

今天我們懷著悲憤的心情,悼念一位我們共同的校友。2001年11月9日,一位同我們一樣曾身披學士服、驕傲地走出清華校門的年輕小伙子──年僅29歲的清華大學電子系90級畢業生(95年畢業)袁江,因堅修法輪大法,被江澤民政府迫害致死。(袁江的生平及受迫害經歷附後)

我們心頭的悲痛無法用言語形容。一個才華橫溢的學子,一個正直優秀的青年,一個善良敦厚的好人,僅僅因為不願放棄對「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就被邪惡之徒們奪去了29歲的年輕生命。

在此,我們不願再次描述那血腥的迫害,因為對於一個還有良知和正義感的人來說,江澤民爪牙的行徑禽獸不如,為人類所不齒。

親愛的學長、老同學,自從1999年4月25日中國江澤民政府開始逐步升級的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至今,趙金華、陳子秀、左志剛……一個又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為了說一句真話,為了喚醒世人的善念,被邪惡之徒迫害致死。他們的生命因善良而美麗,因正法而輝煌,他們用生命譜寫了一曲壯歌。即使你還不修煉,也一定會被他們的浩然正氣所折服。

如果您覺得這些平凡人的故事距離您太過遙遠,那麼今天,我們送走的是一個年僅29歲的燦爛的生命。他與我們如此親近,甚至曾經在清華校園中不經意的擦肩而過──一位身材高大、善良寬厚、青春勃發、才華橫溢的優秀青年。江澤民政府扼殺的是甚麼?扼殺的是如此美好的生命,他要扼殺的是人們心中的善念,是對高尚道德的弘揚,它們要摧毀人類賴以生存的美好的心靈空間,對「真善忍」的信仰,如果它們真的做到了,這世界該是多麼恐怖,人類該會變得多麼醜陋!

法輪大法自傳世以來,無數人走入修煉之門,大法淨化了人們的心靈,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使社會道德回升。在清華,一大批師生走上了修煉之路,他們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或德高望重的教師,幾年來在各自的崗位上有口皆碑。

教授們,本來他們可以和您一樣,在科技領域有所建樹,為中國的發展盡自己的力量;學子們,本來他們可以和您一樣,用自己橫溢的才華迎來美好的前程。可是他走了,走得突然,走得悲壯,用自己不屈的意志和生命書寫了堅持真理的壯歌。

可是現在,請看看他們的處境吧:

***************************************

袁江,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90級學生。蘭州市電信局所屬的信息技術工程公司曾經擔任副總經理。2001年8月30日在甘肅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肅省公安廳歹徒酷刑折磨,於11月9日去世;

趙明,清華大學計算機系88級學生。曾任清華大學紫光集團計算機網絡中心項目經理。後在愛爾蘭三一大學深造。1999年底回國為大法上訪遭迫害。2000年5月被捕,被關押於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現被非法延期10個月;

於金梅,女,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碩士研究生。她為人純樸、善良,曾任女生宿舍樓「新齋」學生樓長,熱心為同學服務。1999年10月因堅持信仰被休學,被學校強行送「洗腦班」洗腦兩週,因在圖書館複印大法資料被拘留,後被非法判勞動教養一年。

李春豔,女,22歲,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本科生。1999年9月因拒絕寫不煉功的保證校方不予註冊。99年10月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校派出所扣留、審問至凌晨,期間被體罰。因其早晨在校內公開煉功,多次被清華派出所迫害,由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警察審訊。被勒令休學,但是清華大學不同意開書面的休學證明,理由是怕她對外公布真相。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馬豔,女,26歲,清華大學1994級本科生,建築學學士,清華人文學院傳播學第二學位。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聲「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刑事拘留一個月,被拘數天都無人通知其父母,令其家人承受了極大的精神痛苦。隨後校方來電話通知其退學,被其拒絕後,校方又電話通知其被「除名」。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黃奎,男,26歲,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曾獲鄭格如獎學金、優秀學生一等獎學金,並獲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稱號。曾擔任班長、系科協副主席等職務。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學校強迫其休學3個月。2000年6月因在校園內煉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園內當眾毆打,後被清華大學勒令退學。曾被國家安全部人員非法綁架。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林洋,男,25歲,清華大學水利水電系94級學生。曾獲校「優秀一等」獎學金,校「挑戰杯」科展三等獎,校科技活動「優秀個人」稱號。因品學兼優被推薦免試攻讀碩士學位。1999年9月初開學時,因未寫對法輪功的揭批材料與不煉功的保證,校方不予註冊,不給辦理一切入學手續(受到同樣不公對待的新入學研究生共有7名)。1999年10月27日與同學二人去找人大代表反映情況,被強加以「非法聚集,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處以刑事拘留。2000年6月初因上訪要求釋放無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而再次被拘禁。獲釋後被清華大學勒令退學。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蔣玉霞,女,25歲,清華大學水利水電系95級學生。1999年10月,去信訪辦反映自己對法輪功的看法。清華大學以其畢業設計答辯不通過為由不給畢業證,以肄業處理。2000年10月1日國慶節到天安門遊覽,又無故被強行拘捕關押3日。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李豔芳,女,27歲,清華大學反應堆工程與安全專業碩士研究生。1999年9月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訊問至第二天凌晨。10月下旬,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再次被校派出所扣押,並被強行沒收隨身攜帶的法輪功書籍,因抗議被施以「背銬」刑罰。2000年6月她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願,被北京市公安局行政拘留9天,8月份開學後校方口頭通知其休學,後又被口頭要求退學。兩次休學給家在農村的親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經濟損失;其身患癌症、情同慈母的外婆在此期間病情加重,於2000年7月份去世。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非法逮捕,現下落不明;

孟軍,男,29歲,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助教,清華大學電子系碩士。1999年9月、10月兩次被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因為堅持信仰而在單位實行崗位聘用制時被迫失業。後因2000年6月去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被拘留,2000年12月31日午夜,在貼大法真象資料時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姚悅,女,29歲。清華大學微電子學研究所96級碩士研究生,黨員,本科畢業時曾被評為北京市優秀畢業生。1999年9月3日因在學校內公開煉功被清華大學派出所強行帶走,審問至第二天凌晨。被開除黨籍、學籍,檔案被校方強行轉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劉文宇,男,29歲,姚悅的丈夫,清華大學熱能系97級碩士研究生。曾任熱研7班班長,獲清華大學優良學生獎學金。1999年5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2000年1月15日到30日,被清華非法軟禁在200號核試驗基地,強迫其改變信仰。2000年6月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被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被清華非法勒令退學。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陳志祥,男,26歲,清華大學水利系碩士研究生。1999年7月25日向政府反映有關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後因公開煉功被校派出所扣留,清華大學不允許其入學註冊。1999年10月底,因去天安門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秦鵬,男,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99級MBA。大學期間多次獲得「優秀三好學生」、「優秀學生幹部」等稱號。1999年MBA入學考試第8名,入學後被選為班長。因工作努力、待人熱情受到同學好評。1999年10月因參加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抓,後被學校強迫休學。2000年6月的因公開煉功被抓,後被清華大學強迫休學。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關村派出所匪警破門而入抓走。同時被抓的還有他的妻子王雯(大法弟子)和不滿一歲尚未斷奶的兒子,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現下落不明;

柳志梅,女,22歲,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學生,1999年9月校方不予註冊入學。10月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校派出所扣留、審問至凌晨。2000年7月份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願,被非法拘留20多天,期間一直絕食。2000年8月被清華大學強令休學並且不出示任何書面證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其間輾轉了幾個看守所,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頭被打變形,胸部被打壞,多個指甲被摧殘掉,被扣上十幾項罪名,現下落不明;

赫奕,清華汽車系教工,2001年初被抓,曾被關押於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現下落不明。

俞平,男,30歲,熱能系1995級碩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績優異提前攻讀博士學位,曾獲清華大學「1.29」獎學金,「西門子」獎學金。曾任系研究生會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組副組長。1999年6月初學位論文答辯時評委一致通過(承擔國家863計劃航天領域高科技項目),並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但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學位被清華大學擱置不授予,以博士肄業處理。已獲俄亥俄州立大學全額獎學金,因此失去深造機會。後被判刑四年。

王欣,男,25歲,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曾獲「校優秀幹部」、「優秀學生二等獎」、「好來西校友」、「細越育英」獎學金,並擔任過班長、系科協副主席等職務。本科畢業後免試直接攻讀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華大學強令回家休學,並被告知「不從思想上脫離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後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現下落不明;

王志強,男,31歲,清華大學建築系97級研究生(委培),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於1999年10月被學校強迫休學,後失蹤多時,半年後,家屬得知,關押於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現下落不明;

褚彤,女,31歲,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碩士,講師。1999年10月因江澤民在法國擅自污衊法輪功為XX,於10月27日去天安門城樓上為法輪功請願,向政府表達心聲,遭到警察的野蠻毆打。被捕後被關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在獄中受盡摧殘,出獄後因刊登「嚴正聲明」表示繼續堅修大法,而被迫流離失所,現下落不明;

虞佳,女,35歲,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講師。2000年春節因為法輪功問題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一個月,其間被上「背銬」五天半,禁止飲食睡眠,手腕嚴重損傷;後清華大學每月只發給微薄生活費。其後因在清華校園裏公開煉功,多次被派出所扣留,並幾次被派出所警察當眾毆打致傷,後來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再次拘留。2000年11月27日,被警察非法逮捕,經秘密審判,被判刑三年半;

李義翔,男,27歲,清華大學電機系95級博士生,曾因為堅持信仰在網上發表退黨聲明,多次和平請願而被學校視為「骨幹分子」,1999年10月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刑事拘留一個月,七處處長親自審問、逼供,李義翔被綁在柱子上晝夜不停的刑訊逼供,並遭到毆打、強灌濃鹽水迫害。獲釋後被學校隔離軟禁在200號(清華核研院設在一個偏僻山村的某實驗基地)辦「洗腦班」。李義翔被領回學校,學校經過調查得知:李義翔是受師生讚譽的好學生,找不到任何污點,學校對其處理很為難。江澤民聞訊傳下命令:抓住典型,不許判刑,一定要轉化過來。於是,李嵐清親自坐陣清華大學督辦,轉化不好,清華大學校領導要摘掉烏紗帽,轉化不過來有關人員要下崗。在如此重壓下,由清華大學校黨委副書記牽頭,組成了公安、宗教、科學、教授專家等方面二十多人的幫教隊,並讓李義翔的母親陪住,防止逼迫過緊發生意外。把人軟禁在二百號(清華核研院設在一個偏僻山村的某實驗基地)辦洗腦班。

二十幾個人整月的晝夜不停地走馬燈似地談話、威脅,不斷加重精神壓力。採取疲勞戰術,輪番轟炸、威脅利誘、嚴密的與外界隔離,用特務所慣用的攻心術,對一個善良的正義的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優秀學生進行封閉性的長時間的精神摧殘。在二十幾人對他身心折磨的巨大壓力下,脅迫李義翔違心地談認識,寫檢查,非法逼供。即便如此,李義翔所寫的「認識」,並不符合江澤民的要求。但是江澤民的筆桿子可以按照江澤民的意思篡改加工,任意編造謊言。「一個博士生與法輪功的決裂「就是這樣出台的。是個典型的假材料,是一個迫害青年學生的實證,是一個正義青年在精神摧殘下的血淚記錄,是江澤民假話公司的壓榨產品。

邱淑芹,女,清華大學教務處職工。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學校下崗,只發給少量生活費。2000年4月25日因去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被刑事拘留一個月,期間因為堅持煉功被施以戴背銬的刑罰數天。獲釋後因為在清華校園裏公開煉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扣留並毆打,個人財產被非法沒收。2000年7月20日前幾天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帶走並拘留近一個月。

李鋒,女,96級機械系碩士研究生,2000年在上海被勞教

何端練,教工

徐才路,教工

賈小梅,賈小青姐妹

還有大量的清華學子、教工,為了抵制江澤民政府的邪惡迫害,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與自己的親朋好友生離死別……

請記住他們的名字,請關心他們的下落、處境和受迫害的現狀,因為他們和您一樣,都是善良、正直的清華人。

在江澤民政府的暴行之下,他們當中會不會出現第二個袁江?不能使罪惡在光天化日下繼續了!所發生的這一切,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清華大學名校的聲譽,幾十位優秀師生的命運,泱泱大國幾千年的道德傳統靠我們的努力去爭取、去維護。尊敬的學長們,我親愛的同學們,不能再漠視這一切。縱容邪惡無異於對善良的迫害,無異於同魔鬼作交易,結果可想而知。今天,離開我們的是我們曾經朝夕共處的校友,明天我們怎麼保證自己的妻兒老小不受惡人的欺凌?社會的道德規範靠我們每個人去維護,生命應該在高尚的環境中生長。

作為清華學子,我們每一個人,生活和事業都得以充份的發展,歷經坎坷走到今天,都有著一段不平凡的經歷,足以讓我們能清醒地思考這一切。畢竟幾年、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奮鬥不是為了讓我們忘掉過去,忘掉國內的一切,忘掉所有的歷史。現在的成就也不足以成為迴避良心的麻醉劑。讓我們伸出援手,用我們的善良與智慧去幫助這些敢於以生命捍衛信仰的年輕的清華學子們。一個電話、一封家信、一個電子郵件,讓我們把這不平凡的經歷,告訴我們的導師、同學、親人、朋友,讓我們把這發生在21世紀中國最高學府的黑暗一幕告知世界,讓邪惡在陽光下灰飛煙滅!(最後一段是對清華畢業生的,如果給清華老師或者其他人,就不用使用這一段了。)

二戰納粹大屠殺的生存者麗莎.拉菲爾在聲援法輪功的演說詞中這樣寫道:

「我們不能視而不見。我們不能自欺欺人,認為在這個世界別的地方發生的事情與我們無關。我強烈要求你們每一個人盡你們最大的努力抗議中國(江澤民)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們的迫害。每一個聲音都是有力的。所有的聲音合在一起就能夠扭轉局面。」

對,不能視而不見,每一個聲音都是有力的,所有的聲音合在一起就一定能夠扭轉局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