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袁江

【明慧網2001年11月27日】我們的好同修、好站長袁江,在29歲的青春年華被甘肅的邪惡勢力虐殺了。消息傳開,震動了甘、青、寧、新四省(區)千千萬萬善良人的心。有一對法輪功學員老夫婦,心疼得無法自持,整整哭了一天。殘暴的虐殺換來的不是畏縮和消沉,而是擦乾眼淚後更積極的奮起。據說,袁江死後,上述四省(區)的真相傳單需求量擴大了一倍──這恐怕是殺人的劊子手們始料不及的。

袁江得法前身體多病,曾經因病休學一年。他與大法、與師尊有很深的緣份,先後四次參加了師父親自帶的班。自那以後,身心巨變。

袁江的工作非常繁忙,經常加班加點和到外地出差,但他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在一次交流會上,他說自己每天學法5~6個小時,多利用中午和晚上時間。只要有空,他總是積極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晚上下班遲了,經常買二個大餅往學法小組跑。

98、99年,西北地區得法人數激增,大法書籍、資料奇缺,袁江經常用自己的工資買來,又托運、郵寄出去。師父講法錄像帶一直供不應求,他用自己的積蓄買了幾百盤帶子,錄好後一一送出去。每當有新點建立,都是他掏錢租錄像廳放師父九講講法錄像。這樣下來,每每自己的伙食費都沒有著落。

99年7.20前,山雨欲來,黑雲壓城,省內外發生了多起媒體造謠攻擊大法的事件。同時,許多煉功點遭到衝擊、干擾,學員被打罵,橫幅、書籍被沒收。袁江本人私下受到單位的「規勸」,還有公安的威脅、恫嚇。袁江沒有畏縮,他挺身而出,一次次作為大家的「代表」去黨政部門上訪、談話。如98年7月的「《甘報》事件」中,他用修煉者的善良與慈悲,啟迪了有關人員的人性和職業道德,使他們公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並給大法學員們寫了一封道歉信。

據知情人士透露:袁江被捕後,公安對他進行了刑訊逼供,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長達兩月之久。袁江堅信宇宙大法,欲以自己的生命和鮮血喚醒邪惡之徒的良知,但邪惡之徒愈加瘋狂,將袁江以「大」字形吊銬,大打出手,最後看見他確實不行了才放了下來,但仍然帶著手銬腳鐐。袁江知道邪惡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便以強大的正念自行解脫了手銬腳鐐逃離了魔窟。由於長期被邪惡瘋狂迫害,他遍體鱗傷,加之長期絕食,身體極度虛弱。在天寒地凍的荒山野嶺,他耗盡體力,爬到一山洞裏,昏迷了四天四夜。

在這期間,邪惡之徒動用了三千警力地毯式地搜索,在各交通要道、車站進行盤查,將蘭州市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庭進行了非法搜查,並波及到其他縣、市。有些學員家的門被撬壞,甚至有一位六十多歲的學員被逼從四樓跳下,摔壞了腰、腿,真是「苛政猛於虎」,邪惡行徑與土匪無異。據可靠消息,邪惡之徒為封鎖消息,將幫助過袁江的所有人士全部秘密綁架關押,包括於庭芳及其四個女兒等。在此,我們強烈呼籲聯合國人權機構及全世界善良的人們密切關注,營救現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及無辜百姓,以防喪心病狂的公安殺人滅口。

在這裏,我們還是想再一次勸告各級公安:甘肅袁江一案,徹底暴露了江澤民推行的國家恐怖主義的猙獰面目。培養一個學有專長的人材不容易啊,僅僅因為他煉了修心健體的法輪功,就被迫害得走投無路,最後還奪去了他的生命,這是多麼野蠻的法西斯政策!如果我們大家都對這種虐殺無動於衷,到最後,很可能大家都是這法西斯屠刀下的犧牲品。

中國人千百年來信奉「善惡有報,天理難違」的信條。99年7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來,在我們甘肅,已經證實有姚寶榮、李發明、尹永江、劉蘭香、宋彥昭、張鳳雲、袁江、劉俊明、黃星瑾等十位大法弟子為宇宙真理獻出了他(她)們寶貴的生命。另外,還有千千萬萬無辜的法輪功群眾被非法勞教、監禁、拷打、折磨、抄家、罰款、流離失所……。這一樁樁、一件件血腥罪行都記錄在案,清算的日子已經為期不遠了。大家可能聽說了,甘肅省公安廳廳長的兒子今年初出車禍暴死一事吧。正月十六,廳長的兒子一行四人驅車上蘭山公園玩,在山頂翻車,其餘三人都被甩出車外,只受了輕傷,惟獨廳長之子與車同歸於盡。現世現報的事,近來在我們甘肅、蘭州的惡警、暴官中已經發生不少了,只是邪惡勢力怕警心不穩,盡力掩蓋著。上面提到的廳長的事,只是上天的警告而已,如其不悟,更大的懲罰還在後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