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之一──野蠻灌食

【明慧網2003年11月19日】在四年的迫害中,江××一夥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洗腦和肉體摧殘時使用的酷刑至少在四十種以上,甚至不惜玷污醫德來殘害法輪功學員,如注射破壞腦神經藥物、野蠻灌食等。根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10月22日的報導,已被證實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805名法輪功學員中,有78名法輪功學員在野蠻灌食中喪生。

* 玷污醫德的野蠻灌食

灌食本是一種救死扶傷的醫療手段,而今天在中國大陸,在這場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卻完全被玷污了。許多迫害案例顯示,中國勞教所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不是出於人道目的,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酷刑。採取的手段包括:

特意用粗管子、特別是髒管子給法輪功學員灌食,並反覆使用,管子故意不塗潤滑油或潤滑粉,多次插管,從一個鼻孔插入抽出,又從另一個鼻孔插入,過程中,故意反覆抽拉皮管,導致絕食者巨痛,噁心、嘔吐、劇烈咳嗽。

撬嘴直接灌食,強行將學員捆綁起,在試圖掰開嘴唇和撬開牙的過程中,受害者的嘴被撕裂、牙被撬掉、喉頭嚴重受傷。這種野蠻灌食方式,很容易將水、食物等強行灌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有的法輪功學員當場被灌死。

灌高濃度鹽水、粘稠玉米糊、辣椒水等。有的因膠管插入氣管窒息而死。

這裏是一個因偷盜被勞教的目擊者寫下的發生在武漢何灣勞教所二大隊的一幕,他曾受減刑的誘惑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灌食:

2002年4月中旬一天的中午,當時輪值的是管教幹事高軍安。他比電影中審訊江姐的國民黨特務還要兇狠得多。他披著制服,嘴裏叼著煙,一隻腳踏在椅子上,手裏拿著一根小指般粗的竹棍,口裏罵個不停:「××黨不叫打人,沒有不准老子整人。反正整了法輪功不違法。狀都告不進,政府規定法輪功的案子不受理。今天看是你骨頭硬還是無產階級專政硬。你們都赤手空拳有甚麼了不起,國民黨八百萬軍隊都被打垮了。」他要我們將一位50多歲的法輪功的頭、膀子、腿分別向五個方向拉著,由他來灌食,他插進去,抽出來,再插再抽,往返無數次,理由是沒插好,直到食管上帶有血跡他才說插好了。灌了約10cc米飯和水搗成的糊糊,高軍安要我們打這位老法輪功,我們五個人沒有動。一來這位法輪功學員年紀比較大,二來我們看到他是條硬漢,不管怎麼樣他的眼睛都不閉一下。所以我們沒聽高軍安的指揮。此時高軍安暴跳如雷,揮起手中的竹棍子亂打我們中的二個,可是我們還是不動手。高軍安只得親自動手,他說:「老傢伙幾天沒吃,消化不好就會出危險,搔癢可助消化。」他的雙手在老法輪功學員的腰子處猛力向內摳,並攏五指從兩邊在腰子部位狠命地向裏插。這裏常叫「下腰子」。他至少折磨了老法輪功學員十五分鐘。高軍安好像氣還沒消完,要我們又把老法輪功學員按坐在地上,高軍安騎坐在老頭的大腿上,並攏五指有節奏的在老法輪功學員的腋下用最大的力一頂一頂的,慢慢的高軍安由滿頭大汗到衣服濕透方才停手。好長時間,老法輪功很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後,高軍安洋洋得意地問:「你們看見我打人了嗎?」我們哪敢說真話,否則,我們也會遭到一個或幾個警察的暴打,所以只能說沒有打人。高軍安得意地大聲說:「對呀,我們××黨的警察不打人嘛!」

2002年7月上旬的一天,灌食的輪值幹警是李靖。他要求每一個被灌的人一次要將二三個幹大蒜頭、半根黃瓜、三棵小白菜混合搗成漿,加生水稀釋後全部灌進去。我們其中有人說法輪功的人胃裏是空的,這樣會受不了的,李靖卻惡狠狠地吼道「受不了活該,整死他們都沒有關係。」我們誰也不敢吱聲,李靖暗示一定要按他說的辦之後就離開了現場,不與法輪功見面。第一個送進來的是20多歲的小伙子,灌了後不多久,這位小伙子雙手捂著胃,站也不行,坐也不行,只見他臉色蒼白,頭、臉都滲出豆大的汗珠。我看見小伙子非常難受的樣子,我的心開始軟了,後悔自己上了賊船,不自覺地當了迫害法輪功的凶殘的劊子手。我開始冷靜,反思,對照當前政府歌頌自己是依法治國,歌頌××黨領導的中國是人權狀況最佳時期的宣傳,真有一種被欺騙後的恥辱感。

月中的一天又是李靖輪值,他要我們除按上次的辦法外,還另外要把辣椒粉加在裏面。我一聽就暗地裏罵李靖是狼心狗肺,這一招比上一次的還要狠毒,我再也不忍心看到悲慘的場面,內心裏默默地叫著:法輪功你們停止絕食吧。我在李靖不注意時偷偷溜出了民管會。

* 野蠻灌食下的冤魂

由於江××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同時以層層下壓的伎倆,以政治前途、經濟利益、株連九族等相脅,確保這一滅絕政策的實施。使得這種滅絕人性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被全國勞教所普遍使用。以下是部份法輪功學員被灌食致死的案例:

*孔曉海,男,38歲,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由於不放棄信仰被罰小號,坐不下,站不起來,手被銬吊著,整七天,極其痛苦。從小號出來時,兩個腳背上都起了大水泡,不長時間就化膿,腳腫的連鞋都穿不上,站立、行走都很困難,就這樣還被迫長時間勞動。

2001年5月份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要求最基本的人權保障。在大法弟子絕食的第五頓,所長石昌敬親自助陣,獄醫馬××故意用力給大法弟子插管,而且是多次插管,從一個鼻孔插入,抽出,又從另一個鼻孔插入,就這樣殘酷地折磨大法弟子。插管完後,大法弟子們都不同程度地吐血。孔曉海被灌完後大量吐血,捂著肚子蹲著,被人扶回教室後,趴在桌子上極其痛苦。四隊隊長和管教卻置之不理。

孔曉海在痛苦中度過一天半後,隊裏組織打籃球,他被扶到籃球場,到籃球場就不行了,後送往醫院,在途中就去世了。所長史昌敬開會時還說孔曉海死於心猝死。

*劉緒國,男,29歲,山東鄒城市化肥廠工程師。2000年2月10日,被濟寧市勞教所強行灌食錯插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死亡。

*高獻民,男,41,廣州暨南大學教師。2000年1月在廣州天河區拘留所被警察殘暴灌食高濃度鹽粒,被害致死。2000年1月18日警察通知高獻民家人這一死訊。

*梅玉蘭,女,44歲,北京法輪功學員。2000年5月23日,被北京市朝陽看守所粗暴灌食濃鹽水和豆奶後死亡。

*趙冬梅,女,28歲,山西省臨汾市法輪功學員。2000年12月27日在臨汾市看守所被強制灌食,致使食物嗆入氣管死亡。

*孫桂蘭,女,46歲,陝西省寶雞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10月9日,被寶雞市60軍醫院強行灌食,皮管插入氣管窒息死亡。

*劉曉玲,女,37歲,黑龍江省肇東市五站鎮法輪功學員,於5月13日被肇東市看守所強行灌食致死。

*吳寶旺,男,36歲,黑龍江省雙城市青嶺鄉法輪功學員。2002年5月17日左右被雙城看守所強迫灌濃鹽水後昏迷不醒,於當天去世。

*劉桂英,女,43歲,黑龍江省密山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10月24日被密山市看守所野蠻灌食致死。

*李慧文,男,32歲,山西省陽泉礦務局醫生。2003年2月26日被太原新店勞教所野蠻灌食致死。

*譚成強,男,43歲,黑龍江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法輪功學員。2003年7月19日,被雙城市第二看守所野蠻灌食,造成肺軟水、腐爛不治死亡。

*李瑋紅,女,上海市法輪功學員。李瑋紅2000年底被浙江溫州警察強行插管灌辣椒水,痛得她在地上打滾,導致她食道、肝、腸胃等器官嚴重受傷。李瑋紅後來被非法判刑1年,保外就醫,在上海靜安區中心醫院住院,醫生開刀後發現她腸胃都爛了。2003年4月19日李瑋紅死亡。

*郭美松,女,38歲,家住黑龍江省雞西。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被非法關押,由於被長期暴虐灌食致使肺部潰爛,於2003年5月8日去世。

* * * * * * *

由以上部份被灌食致死的案例中可見,野蠻灌食作為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在四年迫害中,被全國持續而廣泛地使用。從案發時間上看,自2000年2月至2003年5月都有發生;從案發地點上看,遍及全國各勞教系統甚至醫院。

法輪功自1992年在中國傳出,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短短幾年數千萬人身心獲益。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使數千萬修煉者道德回升,對整個社會的精神面貌起到了積極的改善作用,這使江××一夥的「假惡鬥」暴露無遺。江××對法輪功的妒嫉與日俱增,並在1999年7月開始了全面鎮壓,而迫害中採用的一切手段都是為逼迫修煉人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讓人屈服於江××集團的精神控制。

這場持續了四年的迫害還在繼續著,明慧網上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還在不斷上升。那決不僅僅是一個個生命被迫從地球上的消失,那是對人類道德的一次次踐踏。在對這樣一批因信仰「真、善、忍」而走上道德回歸之路的中國公民進行的迫害中,虐殺的不僅僅是人們的血肉之身,還有社會穩定、國家昌盛的根本──道德與人心。面對一場對人類道德的全面挑戰,我們每個人都有機會做出自己良知的選擇。

(明慧記者黎鳴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