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醫院暴行:強行灌食、晝夜戴銬


【明慧網2003年11月3日】園林,女,北京大學研究生部工作,因印製大法真象傳單被抓(共四人被抓),她被抓後即絕食抗議,2002年4月被送到沙灘北京公安醫院十病區(管制病區)強行插管灌食。她拒不服從,要求無條件釋放。每當她被強行灌食後就趴在床邊用倒流方法使灌入的食物從鼻管裏流出,並將此法教給同修。一次被一值班的又高又瘦的男青年惡警發現,就命灌食者要重新給她灌食,要灌一滿盆流食以示懲罰,這一滿盆大大超出她的胃容量,惡警在旁邊親眼看守灌食。

在這裏管制的病房裏每個人的一隻腳都要被鎖銬在床上,只有早晨上廁所時才給打開,回來後,好幾個惡警值班時都逼大法弟子自己給自己戴上腳銬。園林這一屋裏4個人,有安徽合肥來的王廣英56歲、齊秉淑62歲,全都拒絕自己給自己戴腳銬,因為她們都認為自己沒有罪,是非法關押,決不自己戴銬。結果值班的惡警們尤其是那個長得一臉橫肉、胖身體、身高1.65米以上、凸眼睛的班長(據說是班長)歹毒至極,他見這些人全都不聽他的指使,就暴跳如雷惡狠狠地說:「你們不自己銬上,我就銬你們三天三夜!」氣兇兇地就把這屋裏的人都給銬上一隻腳,而且又多加了兩個手上銬子,使人平躺在床上,雙手如投降的姿勢一樣上舉分銬在床上,整整的銬了三天三夜。在這三天三夜中,園林她們抱著救度眾生的願望對他們講真象,勸他們不要行惡,結果他們還是孤注一擲,繼續行惡。在這三天三夜中她們不能翻身,不能側身,死板板地躺在床上,全身酸痛,手腕被卡緊翻動不了,越動銬的越緊,手被銬得麻木、死疼,夜裏無法睡覺痛苦萬分,但是她們始終堅信大法,不畏百般摧殘。銬了三天三夜之後,又是在第二次上廁所回來後,她們仍不自銬,結果又第二次如同第一次一樣的姿勢又被銬了三天三夜,園林是第三次受到同樣的銬法。

在這裏不許說話設有監控,但是這四位大法弟子照樣學背新經文、《洪吟》及師父的《也三言兩語》等,堅定修煉,並且還學唱讚頌大法的歌曲《普度》,歌中唱到:「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途,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為了唱得更準確,她們利用上廁所時間,暗暗告訴別的屋同修寫下此歌的曲調,同修在第二天就利用手捲紙在上面刻了窟窿眼傳遞了過來。她們一直保留存好,直到送到勞教所被搜身時,全都給惡警撕碎了。然而,大法弟子在嚴刑之下不畏邪惡、堅信大法、讚詠大法,永保對師父的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