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大法弟子新聞寫作的基本要求(5)

兼揭露謊言和謊言宣傳在迫害中的作用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六、大陸信息的確認與講清真象的責任

1、言論環境的殘酷與信息傳播的重要

新聞撰稿是與記者及媒體的社會責任直接相聯的。為了保證新聞寫作的真實、客觀,新聞報導的內容都需要經過核實。而且越是敏感的、重大的、可能在社會上引起廣泛反響的內容,越要認真核實。失真的報導傳達的是錯誤信息,不但影響撰稿人和媒體的信譽,也會在社會上、人群中造成不易消除的負面影響。

在正常的社會環境中,信息的核實有很多渠道和方法。這是非常必要的,不但與記者、編輯的工作態度、工作經驗有關,也已在操作制度上形成一定的保障。但是大法弟子鑑於當前的特殊環境很難享用正常的信息操作方式。目前,報導關於法輪功的大陸消息時面臨許多特殊的困難,要充份了解這些困難才能想出好的辦法克服它們,所以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大陸社會環境的一些重要特徵。

(1)大陸大法弟子身處迫害之中

一九九九年迫害公開化以來,大法弟子在中國大陸失去了基本人權,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為鎮壓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恐怖組織「610辦公室」對廣大法輪功學員實行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在嚴重的迫害中,大陸法輪功學員不但被逼迫放棄信仰,而且沒有言論自由。因為堅持讚美「真善忍」、敢於講出自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而身心受益的真實故事的人們,往往都受到很殘酷的迫害,很多人被送入洗腦班、被關入勞教所,有的還被判了重刑。

(2)謊言和謊言宣傳在迫害中的作用

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有一個突出特徵就是處處充滿謊言。迫害的理由是謊言,維持迫害靠的是謊言,掩蓋迫害還是靠的謊言。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成為全中國人的精神災難,所以我們大法弟子的揭露謊言、傳播真象,對制止迫害、減少損失不但必要而且非常緊迫,這至少是我們作為炎黃子孫和中國公民對社會的責任所決定的。

本來迫害的起因是江澤民個人對權力的偏執、對當時的國務院總理的不滿,以及對法輪功創始人的長期妒嫉,在九九年「四二五」看到萬名法輪功學員大上訪時體現出的理性和冷靜而按捺不住地爆發造成的,但江氏卻對各級政府官員和社會大眾聲稱是因為法輪功背後有甚麼「黨內高手」和「國際反華勢力」。其實法輪功修煉是不看你在常人中的社會階層及社會地位的,無論是誰,想修煉就要開始按照「真善忍」做人,逐漸放下對常人名利的追求,並配合習煉對身體健康非常有益的五套功法。想利用大法修煉得到常人中好處的人只能是水中撈月,因為正像天鵝不會和烏鴉爭食死屍一樣,修煉人追求的是超出常人社會道德水平的精神境界。

然而這種本是陳詞濫調的謊言對很多飽受政治運動之苦、卻又不能正面吸取教訓的各級領導幹部及社會人士起到了制約作用,因為這些人普遍有講政治、怕政治、怕帶政治帽子的弱點,以及想優先保全自己的特點。本來知道法輪功對個人和社會都是有益無害的,而且自己可能也在煉功,可一聽說法輪功問題被上綱到「政治高度」,就害怕了,改口了,不敢再說實話,更不敢堅持良心和原則了。後來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和栽到法輪功頭上的所謂「京城血案」等,都是在人們不願附和迫害時拋出的。

這一系列謊言都是作為鎮壓的「理由」而製作和宣傳的,對蠱惑人心和支撐迫害的繼續進行,都曾起到很關鍵的作用。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為澄清事實、揭穿這些謊言付出了艱辛的努力,這是後話。關於江澤民及其「610辦公室」如何用謊言掩蓋迫害,本文也因為篇幅問題,暫時不表。

(3)對法輪功信息的嚴密封鎖

近些年來大陸的社會環境,較文革時期和改革開放初期都有很大變化。一些物質生活得到改善的人們,感覺輿論環境也比過去好多了。如果從事情的表面來看,從言論自由的具體細節來看,而不看現在大陸社會信息封鎖和言論自由的根本方針,這個結論倒也不為過。但是如果不是割裂地看問題,不是從個人基點出發,而是從整個社會的本質和種種社會弊端甚至腐爛現象的整體來看,就會發現「好多了」的結論是非常片面而不具代表性的。

舉例說,大陸社會現在的確可以罵娼罵賭罵江澤民,但是在公開場合發表關於正面談論法輪功和多黨制這兩個話題,可能馬上就面臨政治犯待遇。當然,也可能給你強加個刑事犯罪的案子。江澤民搞害人運動,不但充份接管了共產黨幾十年來整人運動的經驗和手段,而且還搞出「與時俱進」的花樣,這些從「610」辦公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對法輪功不講法律」的口頭傳達和看後要收回的秘密「文件」,以及大陸各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採用的近百種酷刑上可略見一斑。現在大陸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比起當年風行一時的紅色宣傳片中國民黨渣滓洞的手段,也是大有過之而絕無不及。

最近,年約六旬的中國河北省文聯作家趙立山在被勞教所非法關押了兩年之後,又被非法秘密判處有期徒刑十年,轉入保定監獄。趙立山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他身體狀況十分不好,還出現偏癱症狀住進醫院,深感人生無常。修煉後體驗到無病一身輕,自然認為法輪大法好。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之後,他堅持說真話、實話,犯了江氏在法輪功問題上必須封鎖信息、只能跟「上邊」保持一致講假話的「忌諱」,加上一些想利用這場迫害升官發財的貪官落井下石,趙立山現在不但被判十年的冤獄徒刑,而且被折磨得血壓不穩,面部蒼白浮腫,家人探視也被禁止。趙立山們的「罪過」在於他們找到的幸福生活和人生價值是從法輪功的「真善忍」修煉中找到的,而不是被江氏的「三個代表」賦予的;在於他們不肯為江澤民的整人運動作假證,不願恩將仇報。

一個社會如果把「真善忍」和願意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公民當仇敵,那這個社會不是在自己反自己、自己毀壞自己的根基嗎?

巧得很,不久前湖北杜導斌也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拘捕。三十九歲的杜導斌是多個網路和雜誌社的專欄作家和長期撰稿人,在網上言論很多,但被捕發生在他發表了題為「良心不許我再沉默」的文章之後不久。杜導斌在文中例舉了江××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大量事實,從「610辦公室」層層施壓地方官,不惜採用一切手段禁絕法輪功上訪,否則將被「立即就地免職」,到 「610」殺人如麻,各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他將這場發生在中國的野蠻迫害比作納粹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日本「七三一」部隊的虐殺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杜導斌感嘆道:「法輪功弟子──也是我們的同胞,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裏所遭受的迫害慘不忍睹,已經超過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極限!讓我感到無地自容的是,這些殘酷得令人髮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杜導斌並在文章的結尾說道:「我要大聲向大陸的知識界和網民們呼籲,中國善良的還緘默著的人們,你們醒醒吧,就在你們保持緘默時,納粹的幽靈回來了,佔據了我們的國家政權,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殘殺你們的同胞!該出手了!該救救他們了!用你們的聲音支持那些和我們擁有同等國民權利的不幸的人們吧!向那個巨大的怪獸勇敢地說出‘不’字吧,冤獄已經到了必須結束的時候。」

值得一提的是,杜導斌只是一位良心人士,並非法輪功學員,但因其看清了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真象,向公眾勇敢地傳達了有關信息,就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大家想想,人各有志,法輪功本身都不想要甚麼政權,也不想把中國人民的財產都變成自家海外銀行的存款;多年來,法輪功學員無非是呼籲歸還中國公民煉功自由、信仰自由的權利,揭露違背憲法的迫害;怎麼第三者幫助呼籲一下就是「煽動顛覆」了呢?莫非以普通黨員之身把持著國家軍權、鉗制國家機器和濫用國家資源做出迫害法輪功行為的江氏不是在顛覆國家,抵抗迫害的反倒能把國家「顛覆」了?如果能把邪的「顛」成正的,惡的「顛」成善的,以本人之見,顛倒一下還真是一件益國益民的大好事呢。

為甚麼有必要了解和談論法輪功真象?為甚麼江澤民那麼怕人們在公開場合談論和肯定法輪功?為甚麼要對法輪功的信息實行特別的嚴密封鎖?有些專家和有心人已經在思考這些問題並開始發現,這些無論對中國社會的現狀還是前途都有著深刻的影響,迴避這些問題造成的危害也是深入千家萬戶的。更多討論因超出了本文的範圍,故而到此為止。希望所提供材料,對新近開始加入突破信息封鎖努力的大陸同修們了解這一工作的嚴肅性有所幫助。

(4)中共特務的干擾破壞

在對法輪功的嚴密信息封鎖中,除了控制網路、控制媒體、控制大法弟子的信息渠道之外,採用特務攪混水、送假消息或者真假信息混合的假消息,也是江氏流氓集團常用的手段之一。

例如,為了有意陷害海外大法弟子,江澤民一夥派一些中共特務在香港等地像大陸內地推銷拉客一樣,以講真象為名圍住大陸遊客,其實甚麼真象也沒想講,只是為了製造一種不良氣氛,好讓已經受過謊言污染的大陸遊客進而產生誤會、真以為那些人是法輪功學員、從而更加反感法輪功。還有的大陸特務冒充法輪功學員發資料和聯絡事情,這些人不但自己幹,還花經費雇當地人做樣子,主要是為了告訴大陸遊客自己是被雇來發資料的,以便誤導大陸遊客,特別是因公出差偶爾來到海外的大陸幹部,讓他們誤解法輪功、繼續受大陸官方謊言的矇騙,以便鎮壓繼續維持。還有的中共特務給非華語人士發中文明慧的文章想在西方人士與明慧網之間製造糾紛;有的中共網特給明慧網發假嚴正聲明,暗藏咒罵詞語企圖蒙混過關;有的特務專門挑大法書籍和明慧網上針對大法弟子的非常專門的內容,斷章取義地拿出來歪解,想給世人造成古怪印象,為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與誣蔑行為製造藉口;在大陸、香港、美國等地,都有專門負責做這些事的中方特務被法輪功學員發現和揭穿。明慧網的志願工作人員們幾年來每天都在信息處理和文章篩選的過程中清理著邪惡扔來的垃圾。更多細節恕不贅述。

2、大陸大法弟子在新聞報導中的責任

正法修煉的重要使命之一是揭露邪惡。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大陸,迫害也主要發生在中國大陸,那麼揭露邪惡的重擔大陸大法弟子應該是責無旁貸的。特別是第一手資料的收集、核實與傳送,只有大陸大法弟子才能做。

在信息嚴密封鎖的情況下,勞教所、監獄、看守所內的消息傳出來很不容易,在大批大法同修被抓、被關、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被逼得流離失所、失去基本經濟來源的情況下,和平環境中的每一件平常工序都可能變成一件艱難甚至需要冒著生命危險才能做成的事。但是因為大法弟子責任重大,我們仍然要儘量克服困難,在內容的核實上和語言描述的準確性方面儘量把好關。不了解的可以不寫或者註明缺欠甚麼、簡要說明當時的情況,但不是第一手資料的文字都要對新聞六大要素和其他重要事實、細節進行確認,不能把主觀猜測和模糊記憶當成事實,更不能憑感情添枝加葉、甚至用文字改變了人們對一個事情的真實狀態或結論的印象。否則會授邪惡以柄,被它們利用來以點代面、斷章取義地攻擊大法和大法網站,迷惑學法不深的學員和不明真象、不夠理智的世人。堅持核實不是對前道工序的同修不信任,而是為了共同杜絕干擾、攜手把信息傳遞和報導工作做好。如果我們對於核實工作沒有這樣嚴肅的責任意識,那麼很容易被舊勢力的黑手鑽空子,起到邪惡想起而起不到的破壞作用。

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沒有這個迫害的大環境,沒有邪惡的信息封鎖,信息收集和信息核實過程中的障礙根本都不會存在;而且我們大法弟子只是義務為同修、為社會做信息和報導工作的。雖然我們有高度負責的精神,有堅韌的意志和刻苦的努力,克服了種種世人想像不到的艱辛,但畢竟總難度是超常的,與和平時期的常人工作截然不同。所以反過來說,如果一件事在報導過程中主要情況都抓準了,整體印象是對的,那麼偶爾發生的細節未能核實準確的情況,我們也不必過於自責,大法弟子既不執著於成績也不執著於錯誤,摔了跟頭得趕快爬起來,以對同修負責和對世人負責的態度,查明情況之後儘快更正就是了。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