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三千里進京上訪的湖南大法弟子談江××迫害的實質


【明慧網2003年10月3日】(一)江××對我個人的迫害(明慧網曾有報導)

我在沒有一分錢的情況下,經三千多里,徒步走到北京上訪請願。可是和所有的同修一樣得到的卻是江××集團的拳打腳踢,我不但被關過牢房一年之久,受盡了中國現代監獄之苦,還逼家中出款八千多元,妻子被逼喝農藥,害得老母親神經錯亂,兒媳改嫁,就是因為江××不讓我修煉真善忍大法做好人。

當我一學法輪大法的時候,我就覺得那是我生命的根本。要想成為得道者,只有同化大法別無選擇。為了使更多的人受益,我開始向親朋好友洪法、講真相,那是我應該做的,也是義不容辭的事。

二年後,我被惡警發現,他們前來抄家抓人。我及我的家人受到江氏集團的嚴重迫害。我不能再被他們迫害了,我用正念從派出所裏走了出來,經受流浪之苦。現在是有家難歸,有農難服,田地荒蕪,老母親、妻子、兒子孤苦伶仃,可我卻因為自己正在受迫害之中,愛莫能助。

(二)江××對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經歷的這樣一想起就叫人落淚的冤枉事,只是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冰山一角。我們縣就有兩位同修(管朝生、匡素娥)在受了極大的冤枉後,被惡警活活打死。還有被非法關押三四年的,受盡各種酷刑的,還很多。

從最近明慧網了解到全國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有據可查的已達793人,而實際數目遠已超過此數。判刑、勞教的關滿了全國大大小小的牢房,使千千萬萬的美好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特別是對大法弟子的施行的各種酷刑,和大法弟子被上刑時的慘叫聲,讓人悲痛萬分。「而且整個這場迫害都是由謊言、誣陷、最不可告人的卑鄙手段構成的,是不敢見人的,世人明白了真象之後都會感到震驚……」(《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無論迫害之巨,面積之廣,用心之毒,表現之邪惡都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都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三)江××對全人類的迫害

這麼荒唐可笑的罪行江××怎麼能幹了四年之久呢?究其原因是江××在製造和利用著一套東西,就是××黨史的強制手段一言堂和無神論謊言,及其造出來的變異思想。

人們曾經信仰佛、道、神,相信善惡有報。××黨專政以後說是迷信要打倒它,不要相信幹壞事、說假壞話、沒天理、無良心會遭到惡報,這不是說在沒有人看見的情況下,幹了壞事得到所謂的「好處」,滿足了自己的私慾是誰也管不了的嗎?幹壞事就要爭鬥,它就宣揚鬥爭哲學,說要戰天鬥地與天地人鬥。嚴重的破壞了人類道德。早在毛的一代裏,用嚴格的強制手段,鬥倒了富人,自己還有些約束,把人管得很嚴,亂不起來,到鄧上台後,講改革開放,讓少數人先富起來,把人放鬆了,這下可亂起來了,那些受無神論教育出來的人在無約束的情況下,利用著觀念形成的壞思想,使人們一切向錢看。出自於江的邪惡本性鑽進××黨,因為它比甚麼人都邪,所以它爬的比甚麼都快,又因為它比甚麼都惡,又在六四期間密謀策劃出那樣的毒招,鎮壓學生有功、踏著學生鮮血爬上了共產黨頭子的位置,江上台後增強了毛的強制,利用著鄧的改革,張著大臭嘴到處謊言惑眾,甚麼三講四講,為人民利益減輕負擔。很多人都知道是騙人的假話,但它在謊言的掩護下,背著人大搞權錢交易,把不學無術的兒子江綿恆,去充當科學院副院長,還開個跨國公司。江本人大肆貪污腐敗,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那些各使門道向錢看的紛紛仿效使盡解數。那些流浪於社會的年輕人拿著刀子打打殺殺。怎麼辦?江使出絕招,增加200萬警察,維持社會治安。既鞏固了它的統治,又加強了原來的強制手段,這一下更「穩」了,只准自己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毛的一言堂,打地主鬥富人,十次路線鬥爭、三反五反、總路線大躍進。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坐牢、槍斃、冤死了多少人?累死了多少人,60年代又餓死了多少人?人死了抬出去埋了完事。最可怕的是講真話打成反革命的就會累及子孫後代前程,連婚嫁都相當困難,那個可怕的程度,老年人都記憶猶新!

我對小時候的事記得很清楚,我的正直的伯伯張禾,土改時住在殺禾衝,有點錢,劃為富農,管制勞動,60年累死在禾田裏。慈祥的舅舅有點地,劃為地主,只有聽命,沒有說話的權利,開大會時他就被指定在一個圈子裏站著;非常誠實、不苟言笑的堂伯伯張廣從不幹壞事。60年,別人餓了,背著人抓起大食堂的生穀、生米、生菜往肚子裏吞,他一家都不那麼做,每天就吃那2兩米,風都吹得倒,還要幹活!到60年底一家六口只剩下兩個人過年,記得堂伯母是因為掃了點食堂穀倉下老鼠扒出來的一點穀,她聽人說要開鬥爭大會鬥她,千人百眾的多可怕呀,她被嚇得當晚上吊走了。還有很多前輩老師,還有為一句話為一個字而引起被打被鬥的各地都有。就是當時的國家主席,不出幾天,就把他變成叛徒、內奸、工賊甚麼的。然後又平反,把中國人的思想變得像瘋了一樣,從思想上毒害了中國人民,它奪去了很多人的命。

正如我們師父所說,「××黨從來沒有向人民認過錯。無論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回頭它都講我黨一貫正確;(眾笑)它的政權多麼危機的時候,它都講形勢一片大好。」(《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這邊在埋著冤死的人,那邊在高歌「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偉大的黨史、光榮的黨、正確的黨……」,60年餓死了幾千萬人。各種大小會議都講:「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我黨戰勝了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那個時候我們聽了心裏很不是味,但還是有很多人違心地鸚鵡學舌。

江的一言堂,因為它掌握了權力,說甚麼,算甚麼,你不同意嗎?要你的命,誰不要自己的命呀?宣傳鼓動人們追求看得見的利益,江特意用這些東西破壞人類的美好道德,安排和造出了今天人類社會的變異思想──××黨的頭子怎麼說,你就怎麼做,否則,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叫你永世不得翻身,從此和苦難聯在一起,到死的時候,子孫都怨恨你。

50年的整治關押打罰建高台、鬥地主分家財;趕戴高帽子的「牛鬼蛇神」遊街示眾等,紅色暴動終於造出了這樣的理使人們堅信。只要和共產黨頭子不保持一致就錯了,是危險人物,從此以後沒有人看得起你,這是××黨用強制手段一言堂,和無神論謊言結合起來,用好人的鮮血和生命造出來的。很多有識之士看到了這一點,只是我們學大法後看得更明白了。

當年法輪大法傳遍全國又傳向世界,修煉者有上億之眾。嫉妒心極強的江××看到之後,竟下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等滅絕政策。自此,全國各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如狂風暴雨般激烈。99年7月20日,江把修煉法輪功的群眾當成敵人打,宣傳機器妄圖煽動全世界人民對真善忍產生仇恨,

「當然了,不是說大法弟子的肉身是金鋼鐵鑄的,是因為惡人根本就無法理解修煉人的,它們所有在歷史上積累的整人的招也只能對常人有效。而對修煉人,對放棄世間執著的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管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我們不參與政治,但我甚麼都知道,當然,你迫害大法徒我才講它為甚麼。」(《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和解法》)

所以我今天起訴江××是因為他迫害了大法和大法弟子,還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我告訴人們真相,這是做人的基本人權。

如今,大法正在洪傳,全世界已有六十多個國家億萬人在學法,可是江一夥還在喪心病狂地造謠、誣陷,在中國大地上用各種方法抓關打罰大法弟子。江澤民仇恨真善忍,影響惡毒,它已毒害了全世界人民!它犯了群體滅絕罪,又犯了反人類罪,江××罪大惡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