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XX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對全人類良知的迫害


【明慧網2003年10月22日】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不同於歷史上的任何一種迫害,它是針對全人類的良知的一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江××採用了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種種酷刑和卑鄙手段來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通過威逼和經濟利益的誘餌脅迫官員、警察出賣良知共同犯罪;以威脅利誘和株連九族脅迫全社會背叛自己的良知協從犯罪;甚至以出賣國土和中國的巨大市場換取國際社會對中國正在發生的群體滅絕罪行保持沉默,個別國家甚至助紂為虐。

整個迫害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江××利用整個國家宣傳機器編造謊言和誣蔑法輪功的新聞報導、電影、電視連續劇及文章,甚至炮製第二個「國會縱火案」──「天安門自焚」案來詆毀、妖魔化法輪功,在全國乃至全世界範圍(通過收買海外媒體)進行鋪天蓋地的洗腦運動,企圖「從名譽上搞臭」法輪功,在國民之間和海外華僑之間煽動仇恨,使人們(政府官員、公檢法系統、海外領使館、單位、甚至親友)在他們的工作職權範圍和生活環境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參與犯罪。

●通過施行集古今中外之大成的種種酷刑,以超過人們承受極限的卑鄙手段摧毀人們的意志和精神,使其放棄信仰和良知。

●通過精神病院注射破壞神經系統藥物和電休克使人們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背叛自己的信仰和良知,那些不是出自內心放棄者在清醒後的痛不欲生和自責有時會伴隨終生。

●通過洗腦班的暴力、酷刑、剝奪睡眠和歪曲詆毀法輪功的電視節目,長期洗腦和叛徒、邪悟者的圍攻下,一些法理不清和意志薄弱者被強行「轉化」。從林澄濤的妻子被暴力「轉化」後寫信給她丈夫的勞改隊隊長,出主意如何用酷刑迫使丈夫轉化,勞改隊隊長強迫林澄濤反覆閱讀妻子的信,導致精神崩潰中看到了「轉化」使人性扭曲,良知泯滅,甚至對自己深愛的親人下毒手的人間悲劇。

●對女修煉者採用強暴,種種性迫害的卑鄙下流手段,對女性最珍視的貞操進行粗暴踐踏來達到迫使她們放棄信仰和良知的罪惡目的。

●以株連九族的方式迫使其親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出賣良知,被迫離婚,將親人趕出家門,甚至協同(配合)政府官員和警察、欺騙甚至押送自己的親人到洗腦班和精神病院。

●以下崗的威脅和高額獎金的誘惑,使不少官員和警察為了自己的一己利益,而不惜以善良人群的痛苦和生命作為代價,構成他們升官發財的階梯,使整個國家的職能部門淪為江××迫害法輪功的私人工具。

●對法輪功學員「從經濟上截斷」,使廣大的法輪功學員失業,遭受巨額罰款、財產被剝奪、喪失生活條件,迫使一些不堅定者放棄了自己的信仰。同時地方官員、610官員和警察通過積極參與迫害而獲取高額獎金,或通過掠奪法輪功學員的財產而一飽私囊,從而把迫害善良人群作為生財之道,更進一步泯滅了他們的良知,使他們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對外國政府以經濟利益,甚至以出賣領土作為交換,使一些國家背叛了良知和所恪守的西方價值觀(尊重天賦人權及信仰自由),對中國正在發生的群體滅絕罪行保持沉默,甚至個別國家協從犯罪。

●中國的巨大市場的經濟誘餌對外國公司有巨大的吸引力,雖然中國正發生群體滅絕的罪行,他們卻放棄良知,說服自己的政府保持沉默,甚至現在個別外國公司也讓自己的員工簽署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否則即遭解雇。

●江以「悶聲發大財」的信條,對海外媒體採取邀請總編輯、編輯和記者到中國參觀,投資某些媒體等拉攏手段,以敢於直言和揭醜的「無冕之王」---海外媒體對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僅進行了非常有限的報導。對海外華人媒體則採用收購、投資或派駐相關人員到媒體工作的方式,使這些媒體逐漸變成江氏集團在海外的代言人。對一些敢於發表迫害真相的媒體如BBC則採用封其網,或揚言停止其在中國發行刊物等威脅手段,使海外媒體禁聲。

●江××之子江綿恆把持著中國的網絡系統,在中國除數萬網特虎視眈眈地監視著中國網民外,網吧的網主們被迫「自律」,安裝過濾敏感文件的軟件,有時還違心地告發「違規」者,甚至海外互聯網如Yahoo和Hotmail不得不違背自己的良知進行「自律」。致使那些使用被監視的互聯網的持不同政見者和法輪功學員遭逮捕。

●江××還通過中國領使館以到中國投資的優惠條件,贊助社區、校園活動的方式拉攏收買海外某些華人社團僑領、學生組織領袖,致使某些人出賣良知,對法輪功學員參加社區、校園活動橫加阻攔,甚至個別地區還大打出手。

● ……

太多太多數不勝數的良知迫害正在中國大地和全球範圍內發生著。

師尊告誡我們「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少世人被毒害了;有多少眾生因為世人被毒害了,從而造成其連繫著的龐大的天體的解體。」「其實常人在這場迫害中受到的迫害是更嚴重的。在這種毒害的謊言宣傳下,造成有許多人已經不可能再救要了。而這個不能救要了的人,對於他來源之處,支撐他的生命的不同高層更大的、眾多的生命群體也隨之要解體。」(《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法輪功學員全世界的和平請願,講真相和對江羅集團的起訴,不僅僅是希望停止這場血腥的迫害,他們也在挽救那些良知尚未泯滅的官員、警察和各界參加迫害的人士,在此過程中,他們遵從「真、善、忍」,以和平理性的行動,自己的巨大承受,甚至自己的生命來喚醒全人類的正義、道德和良知,使他們有資格和有希望進入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