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回顧:再談江澤民無法推卸的歷史責任

【明慧網2003年7月20日】自九九年七月起,在江澤民的親自策劃和推動下,他的幫兇和爪牙們在全國範圍展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謠言中傷的後面跟著的是盜用強大的國家機器散布和製造更多的謠言。大批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認為國家領導受了矇蔽,本著最大的信任,前往北京上訪,說明真相。然而江澤民卻命令屬下對這些善良的群眾大打出手,亂加逮捕,肆意迫害。

據不完全統計,一年多來,50,000名法輪功修煉者被捕和被監禁;10,000多人未經法律程序送進勞改營;約600人被送入精神病院,並被強迫注射對神經和心理系統有害的藥物和電擊;500多人被判刑,最長達18年;把包括趙金華、陳子秀等90多名法輪功弟子抓去活活打死;上百萬的法輪功書籍、錄像帶、錄音帶被沒收和燒毀;更有無數的法輪功修煉者遭到執法人員的毒打和體罰,億萬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牽連。

此間江澤民指使各地公安對法輪功學員濫用酷刑達四十種以上:手指釘竹籤;用煙熏,用火燒;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坐「噴氣式」;強迫孕婦墮胎;脫光衣服用刑;聞臭糞;冬天用冰水澆,雪地裏長時間受凍;打耳光,打眼睛,打得喪失聽覺和視力;扭斷胳膊,打斷鼻樑,打掉牙齒,打得頭破血流,體無完膚,打斷脊椎;用木棍,電棍,狼牙棒,鋼絲鞭,皮帶打;打胸部,踢下身;從頭頂和肛門通電;一隻手從肩上往下,另一隻手從背後向上長時間銬在一起,銬子深深吃進肉和筋骨裏,痛得死去活來;手和腳銬在一起,兩個人,多個人銬在一起,互相拉扯,銬子越來越緊;雙手雙腳張開,綁成十字形;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准大小便;上死刑犯的地牢刑具;放蛇和蠍子咬;指使流氓,妓女,盜竊犯,殺人犯,牢頭,獄霸毆打學員;警察吊打學員,經常把學員打的昏死若干次;逼迫成千上萬的學員絕食;有的因強行被灌濃鹽窒息而死;把正常人成批地強行送進精神病院,注射有害中樞神經的毒藥,把正常人整成目光呆滯,反應遲鈍的人;警察還把包括山東趙金華、陳子秀等五十多人抓去活活打死;株連九族,把死者親屬、知情者、同情者抓去勞教勞改。真是罪行累累,罄竹難書,滅絕人性,令人髮指。而這些事實正是發生在江澤民聲稱的「以法治國」的「人權最好時期」。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記者華萊士,兩千年八月十五日在北戴河對江澤民進行了一次不同尋常的採訪。其間,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大法的問題上竟然想推卸責任,說甚麼「政治局常委都要舉手同意」等,為他自己鎮壓法輪功這件愚蠢的事開脫歷史罪責。但,且看如下內幕幾則:

1.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由於報告中提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訓,令江大為不悅,當即批示(大意):寫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並把報告往羅幹那兒一推。從骨子裏想利用法輪功事件撈取政治資本的羅幹,自然心領神會,以法輪功「有國內外政治背景」為由,與連襟(連橋)何祚庥一起策劃了「天津事件」無理抓、打法輪大法學員,迫使學員到中南海向政府領導反映情況,希望問題得到公正解決,從而發生了「中南海事件」為其加害法輪大法找到藉口。

2.中南海事件當天,當「兩辦」負責人及羅幹等向江澤民彙報法輪功學員上訪經過的情況時,江氏迫不及待地揮舞雙手,大叫「滅掉,滅掉,堅決滅掉!」這種毫無理性判斷的盲目的赤裸裸的暴君形像,令在場人員包括羅幹都感到吃驚。

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採訪時,江澤民說法輪功是X教。國內喉舌奉命立即跟上,《人民日報》以「文革式」的無理取鬧口吻,發表「法輪功就是X教」的特約評論員文章。「人大」更是加班加點,趕快臨時來立個連定義都未搞清楚的甚麼「X教法」,為江澤民的非法行為建立所謂的依據,披上現代法制的皇帝新裝。

短短幾十天,就把法輪功從定為「非法組織」升級到誣蔑為「X教」,個中究竟,被到美國加州訪問的科痞何XX亮了個精光。何說,打成「非法組織」了,法輪功仍不服,那就只好打成X教。原來,人家邪不邪並不重要,也不需要知道,只因不服,就可以變著花兒地搬弄名目來整你。何XX這番說詞要說洩露國家機密倒也算不上,因為江澤民早就在「兩會」期間,對代表們一番「語重心長」說,「這法輪功不批不知道,這一批,……呀!」江澤民的本意可能是為了開導代表們的心中迷茫,豈不知暴露了真情。原來意欲鎮壓法輪功時,只是為了消除自己心中假設的政敵,卻並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怎麼樣!不知道好壞,如何取締、批判呢?哀哉!只好依靠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來為自己辯護。人大通過的有關「邪教」的法律,只列出他們認為的邪教的特徵,並沒有指出誰是邪教。甚麼「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編造邪說;斂取錢財;秘密結社;危害社會」等等,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來去自由、沒有花名冊、不收錢財、沒有宗教形式,根本就不具備邪教特徵。江澤民找不到有力的證據,只好靠造謠和暴力!

3.1999年4月25日的中南海事件,大法修煉人的自覺,高尚,寬以待人,相信依賴政府,和國家總理的理性、寬容、理解的及時正確處理,開了共和國成立以來和平、理性的先河,雙方在國際上贏得了極高度的評價和尊敬。這本來是中國人民道德回升,無私無我的偉大壯舉,是中國政府用實際行動檢驗自身的法治改革,法律健全成就,進一步改革、發展、強大的偉大步驟,也是跟上世界局勢,逐步走向更加和平,尊重人權,自強自尊,從內部向好的方向發展進步的跨越。但在討論「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常委會上,朱總理剛說了一句:「讓他們煉吧」,江氏就惡狠狠地指著他叫:「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曾受「右派」之冤的朱總理似乎明白了甚麼,從此不再對法輪功的事說一個字。

4.由於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澤民又模仿毛主席寫大字報「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多次以個人名義作「批示」,把法輪功問題定性於「與黨爭奪群眾」、「亡黨亡國」的高度;並在「兩辦」代表黨和政府向全世界莊嚴承諾「煉功自由」、「從來沒取締氣功」的同時,在全黨傳達江的批示、講話和「共產黨員、共青團員不准煉法輪功」的通知,令眾人同時或在相近時間傳達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從而開始在全世界範圍內對法輪大法的造謠、污衊、歪曲和迫害……
   
5.「7.20」大鎮壓後,出乎江澤民的意料:法輪功學員生死都不怕,每天都有學員上訪;全世界正義與民主的國家都譴責中國踐踏人權,非法鎮壓;為此,江澤民竟然在10月份赤膊上陣,公開暴露國家最高機密,「黨大於法」,「人治代替法治」,由你這位中共總書記凌駕於法律之上、全國人大之前給法輪功定了「邪教」,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醜化了中華民族的形像……

6.儘管江澤民和始作俑者羅幹費盡心機,幕後台前一手操勞,鎮壓卻越來越不得人心,越來越艱難。令江惱火的是,除山東、遼寧等少數省外,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對鎮壓的指令陽奉陰違,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廣東,到去年底竟然有「法輪功絕大多數是好人」,「在廣東不判一個」等說法。連被選為接班人的胡錦濤、李長春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似乎不願和江一樣被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因而江澤民於今年二月廣東南巡,親臨督戰,又是批評廣東對法輪功「鎮壓不力」、「軟弱」;又是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又是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等等;在江澤民和羅幹的高壓下,廣東終於在今年二月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第一批被勞教的學員中竟有胡錦濤的大學同班同學!知情者說:你這是一石二鳥,既給廣東省鎮壓法輪功開了先例(胡錦濤的同學都判了,誰還不能判?),又給胡錦濤套上了「出賣同學」、「不仁不義」的恥辱牌,做暴君也要找一批人陪綁啊。

7.江澤民想推卸責任的又一表演是對日本首相說在4.25前「完全不知法輪功是甚麼」,可另一次竟然對香港等境外新聞媒體說起自己的一位做高級會計師的同學「生病都不吃藥了」(中央機關很多人都知道江澤民的這位同學在99年4月25日前曾幾次給江寫信談法輪功的實際情況),所以江澤民這種自相矛盾的謊言只能說是不打自招。

96年《光明日報》事件;98年北京電視台事件;98年下半年,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國家體委官方估計法輪功學員有7千萬至1億人。試問江澤民身為一國之君,對這麼大一件事,居然從不知曉,豈不有玩忽職守之嫌?

8. 江澤民接受美國CBS「60分鐘」記者華萊士採訪,誣蔑說法輪功的創始人自稱為「釋迦牟尼轉世、耶穌轉世」。妄想以此引起宗教界和西方不明真相的人士的反感,達到其險惡目的。然而看過法輪功創始人所有著作和講法錄像的人,沒有一處能找到所謂的「釋迦牟尼轉世、耶穌轉世」的話。倒是李洪志先生在99年7月22日的「我的一點聲明」中說過這樣的話:「我也從來沒說過我是釋迦牟尼」,在98年10月17日給學員講法時明確地說:「我不是耶穌」。江澤民一見對方無動於衷,又說,法輪功使數千人自殺了。得!中國官方傾國傾力才捏造出致傷致殘致死的1400例,怎麼江澤民私自掌握的自殺人數就逾數千?難怪在向國人轉播這趟節目時,因離譜得太出奇,誣蔑法輪功這一段不得不被刪去,沒撈著粉墨登場作秀的風頭。

那麼江澤民一意孤行地鎮壓法輪大法到底是為甚麼呢?請看江澤民之惡言:「中央鑑於蘇聯社會主義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訓,一直決心對各種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信仰和理論進行批判,奪回並鞏固無產階級的思想陣地,在意識形態領域進行一次消毒,法輪功鼓吹「真、善、忍」,給了我們動手「消毒」的機會。」「相比之下,其他氣功組織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很可能在全國引起劇烈動盪,甚至於製造暗殺、毒氣、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動,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對社會穩定起破壞作用,起不到懲戒的效果,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它氣功組織。」「我們對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絕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加緊各方面的工作……特別行動小組要繼續加強行動,設計多種預案,保證刺殺行動萬無一失……」(──摘自江澤民之「談話」)

冤有頭,債有主,江澤民對法輪功修煉群眾犯下的滔天罪行,就是其個人的罪過。籠統地說「政府」是不準確的,對政府中那些愛憎分明,在法輪功問題上分清了善惡,堅持了正確態度的領導人和廣大善良的工作人員來說,也是有欠公正的。

廣大法輪功學員一多年來忍辱負重,承受無盡的人間苦難,一而再,再而三地等待,一再給江澤民機會,等待其能認識修煉人的大善大忍,糾正其錯誤。可是江澤民是邪惡的,它以為只要擁有權力與陰謀,便可四海之內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它以為只要心腸足夠狠、手段足夠辣,便可讓所有人屈從於它的淫威,敢怒不敢言。江澤民是愚蠢的,它不懂得「回頭是岸」,不懂得懸崖勒馬,不懂得珍惜偉大宇宙留給它的萬古難逢的機緣。而如它一樣的邪惡敗類終究也只不過在一番小丑式的表演後即將成為江氏的陪葬。揭穿江澤民的邪惡是因為宇宙中再不會有它的任何位置;揭穿江澤民的邪惡是願天下的好人,願做好人的人不會因它的邪惡而是非不分,從而給自己生命的永遠造成無可彌補的損失。

願所有善良的人們用你們的良知、正直和正義感支持我們!願所有善念尚存的人們分清正邪、明辨善惡,給你們自己一個光明的未來!




參考資料:大法弟子一身正氣坦然陳言 江澤民東躲西藏不肯直面

聯合國千年高峰會議期間,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彙集紐約,舉行了一系列的和平請願弘法活動,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弘法效果。法輪功學員除了向美國人民、向各國首腦及各種媒體弘法外,還抓住一切機會向中國政府官員(包括主張鎮壓的中國國家主席)展示法輪大法真相。

從江澤民一到紐約的那一天起,在各國首腦下榻的渥爾道夫酒店,在中國聯合國使團駐地,在所有有他參加活動的地點,都能看到身著黃T恤,手持橫幅標語牌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為了躲避法輪功學員,中國官員使盡了渾身解數。

據報導,該主席下飛機後去酒店的行車路線是分裝在幾隻信封內的,到接近轉彎處才能拆開,權充「錦囊妙計」,真可謂費盡心機。即使這樣,和平誠摯的法輪功學員還是著實讓他「驚」了幾下。

8日中午,江氏就要離開午餐會時,與一位法輪功學員邂逅。學員見狀不禁大聲說:「江主席,請釋放法輪功學員。」

8日晚上,江氏從紐約林肯中心聽完音樂會從後門出來,準備和從前門出去的車隊到某處匯合。然而,在他車隊的第一個轉彎處,只見法輪功學員迎面高高舉起一面橫幅,上寫:「煉法輪功是一種權利」。

今天在江氏離開紐約之前,法輪功學員得知他在35街的中國駐聯合國使團內,立即有數十名學員前往,有的在街對面煉功,有的舉著「停止鎮壓法輪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等標語牌,以期表達學員的心願。然而,中國使團官員又使出「聲東擊西」的伎倆,車隊虛張聲勢從正門出發,而江澤民乘車從側門溜了出來。

可是沒想到,江澤民的車一出來,正遇到四位法輪功學員打著一面橫幅,上面用英文寫著金光閃閃的「法輪大法」。等車一轉到第一大道和35街處,法輪功學員舉著標語牌及煉功的場面又出現在江澤民眼前。

筆者當時頗為不解:天時地利都有了,為何不敢順勢聽一聽和平群眾的心裏話呢?一個十幾億人口大國的主席,鎮壓法輪功時是那樣地凶殘狠毒,而面對坦誠真摯的法輪功學員卻如此心虛怯場。江氏內心深處那個令他對法輪功又懼又恨和感到「必須鎮壓」的真正理由究竟是甚麼?(2000年9月9日明慧網)

(本文首發於2000年12月9日)

(英文版相關文章: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11/22/608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12/13/4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