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日】 看到江澤民與華萊士先生的對話,作為一名法輪功事件的知情者,我感到難受;尤其看到江氏在法輪功問題上親自信口雌黃、無中生有,讓全世界恥笑,我真為中國感到羞恥!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江澤民竟然想推卸責任,說甚麼「政治局常委都要舉手同意」等,為他自己鎮壓法輪功這件愚蠢的事開脫歷史罪責。在此我要對其猛喝一聲:江總書記,你推卸不了歷史責任!先不講蒼天有眼,天網恢恢,你近幾年膨脹起來的獨裁專制、暴政作風,你周圍的每一個人都深有感觸。尤其是4.25中南海事件前後,你的言行足以說明你就是鎮壓法輪功的總導演、總後台,豈能一推了之!且看如下內幕幾則:

1.98年下半年,以喬石同志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由於報告中提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訓,令江大為不悅,當即批示(大意):寫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並把報告往羅幹那兒一推。從骨子裏想利用法輪功事件撈取政治資本的羅幹,自然心領神會,以法輪功「有國內外政治背景」為由,與連襟何祚庥一起策劃了「天津事件」、「中南海事件」……

2.中南海事件當天,當「兩辦」負責人及羅幹等向江澤民彙報法輪功學員上訪經過的情況時,江氏迫不及待地揮舞雙手,大叫「滅掉,滅掉,堅決滅掉!」這種赤裸裸的暴君形像,令在場人員包括羅幹都感到吃驚。

3.「4.25」中南海事件中,朱鎔基總理以他的胸懷和誠意使事情得以圓滿解決,眼見朱鎔基總理即將得到的世界讚譽、萬古流芳,江澤民妒火中燒,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在討論「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常委會上,老朱剛說了一句:「讓他們煉吧」,江氏就惡狠狠地指著他叫:「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曾受「右派」之冤的朱總理似乎明白了甚麼,從此不再對法輪功的事說一個字,散會時,與在場的工作人員一一握手、道別。

4.由於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澤民又模仿毛主席寫大字報「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多次以個人名義作「批示」,把法輪功問題定性於「與黨爭奪群眾」、「亡黨亡國」的高度;並在「兩辦」代表黨和政府向全世界莊嚴承諾「煉功自由」、「從來沒取締氣功」的同時,在全黨傳達江的批示、講話和「共產黨員、共青團員不准煉法輪功」的通知,令眾人同時或在相近時間傳達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令他們在這個世界面前出醜、難堪……

5.「7.20」大鎮壓後,出乎江澤民的意料:法輪功學員生死都不怕,天天上訪;全世界正義與民主的國家都譴責中國踐踏人權,非法鎮壓;為此,江澤民竟然在10月份赤膊上陣,公開暴露國家最高機密,「黨大於法」,「人治代法治」,由你這位中共總書記凌駕於法律之上、全國人大之前給法輪功定了「邪教」,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醜化了中華文明的形像……

6.儘管江澤民和始作俑者羅幹費盡心機,幕後台前一手操勞,鎮壓卻越來越不得人心,越來越艱難。令江惱火的是,除山東、遼寧等少數省外,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對鎮壓的指令陽奉陰違,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廣東,到去年底竟然有「法輪功絕大多數是好人」,「在廣東不判一個」等說法。連被選為接班人的胡錦濤、李長春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似乎不願和江一樣被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因而江澤民於今年二月廣東南巡,親臨督戰,又是批評廣東對法輪功「鎮壓不力」、「軟弱」;又是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又是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等等;在江澤民和羅幹的高壓下,廣東終於在今年二月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第一批被勞教的學員中竟有胡錦濤的大學同班同學!知情者說:你這是一石二鳥,既給廣東省鎮壓法輪功開了先例(胡錦濤的同學都判了,誰還不能判?),又給胡錦濤套上了「出賣同學」、「不仁不義」的恥辱牌,做暴君也要找一批人陪綁啊。

7.江澤民想推卸責任的又一表演是對日本首相說你在4.25前「完全不知法輪功是甚麼」,可竟在另一場對香港等境外媒體說起你的一位做高級會計師的同學「生病都不吃藥了」(中央機關很多人都知道他在99年4月25日前曾幾次給你寫信談法輪功),所以你這種自相矛盾的謊言只能是不打自招。

江總書記,上述情況是否還似曾相識?大家都知道,你就是鎮壓法輪功的總導演兼名演員,你的歷史責任是推卸不了的。

(本文首發於2000年9月14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9/28/8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