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煉提高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4日】前一段時間,同修甲突然找到我,訴說她對同修乙的不滿,說她不注意安全,還列舉了這方面的例子,言語急切不安。

我對甲乙兩同修都不太了解,只是一起做過一點事,對她們都很信任,一種大法弟子之間天然的信任。但我知道,一個修煉的人,如果執著心很強,帶著情緒講別人如何如何的時候,實際上就是魔性的表現,是在幫助邪惡散布不正的因素。在聽她講話的時候,我告誡自己:要冷靜,千萬不能被情緒所帶動;要理智,不能激化矛盾;發正念,鏟除不正的物質和邪惡的干擾。

甲漸漸平靜下來。我說:「別著急,只要大家都在學法,都找自己,就沒問題。」我問自己:為甚麼讓我聽到這件事呢?我有甚麼執著要去的呢?一時想不透,也許是看我聽到別人鬧矛盾時自己動不動心、怎麼動心吧,那我就把握好自己:不為所動,讓我的思想發出正念,抑制一切不正的因素,強大正的因素。如果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看到、聽到別人的矛盾時都能跳出事情本身,從大法的整體出發,用強大的正念對待問題,所有矛盾都能化解。我當時心態很好。

第二天,恰巧見到乙,還沒等我開口,乙把她和甲鬧矛盾的事又學說了一遍。乙說:「我知道我錯了,應該向內找。」我善意地告訴她應該注意安全,甲的建議也有一定道理。她表示接受。我覺得很好,矛盾解決了。

不想,過了兩天,甲又跟我說起這事,情緒更急,擔心更重,還特別提到涉及我的安全。幾乎同時,乙也找到我,談起她對甲的擔心,擔心她學法不夠、會出問題,勸我不要和她接觸。我的心開始難受,多多少少被那種不正的物質帶動了,好像真的不安全了,思想順著人的邏輯想下去,越想越不安,越想越害怕。身體也開始難受,感冒的症狀,咳嗽得厲害。家裏的電飯鍋壞了,煮出來的飯糊了;電話線也壞了,別人的電話打不進來。一時間好像環境很緊張。

我知道是我心裏有問題了,修得太不紮實,真正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時候,就動心了。這個「私」真是又狡猾又頑固,它能擴大人的各種執著心,邪惡看到了,也會加強它,使人陷入它的包圍,如果意志不強,真有可能被它窒息。

我明白了為甚麼讓我知道甲乙的矛盾:能夠不捲入其中,正念對待是對修煉人最基本的要求;而真正去掉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執著心──「私」和「怕」,在這其中使自己提高上來,是更重要的。能夠時刻在法上,用正念看待、對待一切,保持強大的正念,金剛不動,才是最安全的。只有修煉人自己真正做到才能保護自己,師父的法身、無數的正神才會保護修煉人,護法神才會起作用。怎麼能指望用人的辦法解決問題呢?如果每一個修煉人都能夠做好,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那就不會有甚麼安全問題,也就不用在這方面操心了。所以學好法是最重要的。

我還意識到自己主意識不夠強,表現為輕信、順從、不能堅持自己的正確見解。正因為這樣,本來是甲乙二人的矛盾,卻把我夾在中間,都以所謂安全為藉口,掩蓋她們真正的執著。而我如果能夠始終保持正念,破除邪惡的干擾,同時以寬容、慈悲之心幫助同修,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了。

只有大法能改變一切。我於是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轉法輪》第六講「主意識要強」一節背下來,又把「道法」、「理性」反覆讀了十遍。內心感到輕鬆、透亮。到晚上發正念的時候,真感到「唯我獨尊的氣勢」,身體輕飄飄的,威力強大。甚麼「問題」呀、「矛盾」呀早已煙消雲散,那一切不過是提高心性、強大正念的階梯。

個人的提高不是目的,整體的昇華才是關鍵。我必須以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出覺者的心態:「他們是甚麼心態呢?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地去想別的生命。」「而且呢,哪塊有不足,還要無條件地默默地給予補充,使它更圓滿。」(《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費了不少周折才找到甲,我希望我們三人坐下來誠心地談談,可惜沒能聯繫上乙。我不再計較甲的情緒、態度、說話的語氣和她個人的認識,也不在事情本身繞圈子,我心平氣和地告訴甲我學法的感受,誠懇地講我做得不好的地方。結果氣氛非常祥和。我真切地體會到:寬容是一種美好的境界。甲乙同修都在學法,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會真正修自己,大家都能站在法上看問題,以大法弟子的心態對待一切,就都能像師父希望的那樣,在矛盾中修煉提高上去,更好地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