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己和為他──由寫體會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6日】最近看了明慧網上的一篇文章,說「如果不把自己的體悟寫下來,或者不同其他的弟子們交流切磋,不拿出來,其實是很自私的」。這使我心頭一震,因為這觸到了我的痛處。

回想一下自己,在寫體會與不寫體會,寫完體會投稿與不投稿的過程中,總是暴露了自己的許多執著心。這裏不是說要大家都去投稿,我只是說從這件事情上暴露了自己的許多執著與觀念,因為我們是修煉的人,這不就是通過這種形式暴露我們的執著,去我們的執著嗎?

自己在下面也寫了一些體會,最大障礙我不能投稿的就是擔心不能發表,而不能發表說明自己的體會寫得不好,悟的不正[編者註﹕有這樣的因素,但其實也有其它情況。比如有些修煉話題的文章,雖然也能起到督促大家整體提高的作用,但因為太專,如果面向全社會很多不理解修煉、甚至對修煉有誤解、有敵意的人拿出來探討,那部份人會用有色眼鏡去看待,可能反而會增加他們的誤解,不利於救度世人,因此也會不公開採用。],從而說明自己沒有修好,而自己又不敢去面對這個現實。為了掩蓋這一點,那只有不投稿,這樣還能給自己一點安慰,這不是在自欺欺人麼?拿投稿當作自己修的好與不好的一種檢驗,而不是真正地站在正法與修煉的角度去對待,心裏只關心自己修的好與壞,說白了就是擔心自己能不能圓滿,這不就是自私麼?自己並沒有真正地對大法,對眾生,對自己負起責任來。

當自己寫到這兒時,一個念頭又冒了出來:「哎呀,這麼自私的念頭,別人看了會不會笑話我呀,還是別寫了,自己知道就行了。」我想是我觸動了那顆私心,它想通過干擾來達到它繼續存在的目的,它決不是我覺悟的本性──真正的自我。真正的自己是不會去掩蓋執著的。有執著為甚麼不敢去承認,為甚麼不敢將不好暴露出來呢?想一想,是誰最怕曝光呢?是誰在極力掩蓋邪惡呢?有時候我會想,當自己不願向內找時,就是在給邪惡物質提供滋生和苟延的空間了。

自欺欺人的觀念不僅表現在寫體會上,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也暴露了出來。我是通過網絡去講真象的,這段時間發現自己只是在講,而不去考慮能否講清,不考慮如何能更好地使別人能接受,有時還擔心別人回信。若回信是支持大法的,自己樂滋滋的,若回信是攻擊大法的,自己便很難受,心想不如不回信。可是我們講真象不就是為了使不了解大法的人能了解大法麼?怎麼能這麼不負責任呢?這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大法弟子在做,是抱著常人的心希望從大法中得到甚麼,希望自己所做的能從大法中換取甚麼,而不是真正站在慈悲的角度上對待這一切,將個人的圓滿當成了最高目標,心中想的只是個人的圓滿,認為自己做一些夠圓滿的就行了,而沒有將自己按照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去要求,而師父告訴我們:「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面對自己這麼一大堆私心雜念,有時真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和害怕,有時會想,自己還是個修煉的人麼?記得網上一個學員講:不要怕雜念多。是啊,怕執著也是執著啊,將執著暴露出來總比掩藏著好,也不要為了面子,為了自己心裏的安慰而自欺欺人的掩蓋執著,這只會放縱邪惡而放大執著。當我寫到這兒時,腦中突然冒出兩個字「勇猛」,全身感到一震,身體一陣發熱,我想在這一瞬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變化。──是啊,常人總是將自己看作一朵花,完美無比,而我們作為修煉的人,就要敢於向內找,敢於清除自身存在的問題,在去執著上做到勇猛精進。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經文《正神》共勉,互相鼓勵,互相提醒,發揮大法弟子整體的強大威力。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