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道已在道中」─ 寫給丈夫和女兒


【明慧網2003年1月23日】

親愛的女兒、丈夫你們好!

再過一個多月,就是我喜獲大法五週年的紀念日了。是法輪大法讓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讓我遠離了病魔,從此獲得了新生,也讓你們告別了焦慮,不安,提心吊膽的日子。我身心驚人的變化,在單位,在宿舍,乃至在親朋好友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動,不久後,90多歲的婆婆也有緣走入了大法。從此幸福、歡樂、祥和陪伴著整個家庭,此刻千言萬語、萬語千言用盡天上人間的所有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們的感激之情。

而今天,在這個大喜的日子裏,我也要對你們真誠地說上一句「謝謝」。因為五年來,在修煉的路上,是你們給了我和婆婆莫大的支持,才能使我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義無反顧地走到今天,更使我感到驕傲的是:你們始終和我們真修弟子一樣面對惡魔江XX腥風血雨的迫害,毫不畏懼,堅定地維護著真善忍。對前來我家學法,切磋,取送材料的每一位真修弟子都給予了熱情的接待和無私的幫助,你們的言行,深深地感動著我們的同修,也激勵著我們在修煉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

女兒:記得嗎?每次在我們家開小型法會的時候,你的爸爸都會風趣地說:「今天我又身兼數職,既是警衛,又是司爐工還要當大廚師,我們家又要來各路神仙啦。」看著他那驕傲的樣子,我們都會大笑不止,接著他就開始把屋子打掃乾淨,把茶水沏好,到了中午他會默默地為我們準備好最好的飯菜並說:「大家這麼老遠來了,難得湊在一起,一定要吃飽、吃好,下午好繼續切磋。」每到這時我的同修們都非常感動,感謝你們為我們大法弟子提供了這麼好的學法環境,他們真的認為你們很了不起,同時又為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而感到不安,這一點我是非常理解的,但我會勸我的同修:「現在是非常時期,咱們這些人中,只有我家才適合大家開法會,並請同修不要把心過多地去想這些小事,因為我們決不是常人的那種在一起吃吃喝喝,我們的目的是為了更加精進!」我們的法會一開就是一天,同修們在這麼好的環境中暢所欲言,比學、比修,在這盆清水中不斷洗去我們在常人中不好的思想,觀念和行為,更堅定著我們助師世間行的正念。而每到這時我也為有你們這樣的親人而感到自豪!此刻我真正讀懂了你們的內心世界:你們正是用這種方式在表達著對我們偉大師尊和大法的感激之情……

丈夫:我曾記得有一次,我出去發真相材料,那天的氣溫高達38──39度,我早上5:30分出發,直到下午3:30分才到家整整走了10多個小時,你們真的很擔心,但我沒想到,你見面的第一句話竟說:「你那麼早走了,老不回來,我一直都在為你發正念呢!」這時一股熱流湧上了我的心頭!

我還記得:有一次你說要去另一棟樓裏去玩牌,我就告訴你:「聽說XX家反對大法,他們是被江澤民矇蔽上當受騙的人,必須讓他們知道真相,你把真相材料插到他們家門上吧!」這時,你就會毫不猶豫的出色完成任務。

女兒:你是否記得99年7.20以後,當時我們還沒有自己的資料點,我們的經文和材料經常是你冒著風險偷偷地為我們印,那時你真的沒有害怕過,但後來在江XX「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瘋狂鎮壓下,迫害在逐步升級,許多大法弟子被逼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尤其當你看到被酷刑摧殘的大法弟子的那些照片後,你眼含熱淚,心中充滿了恐懼,就怕媽媽遭遇不測,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但我又怎能忘記,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使命就是捍衛大法,在任何情況下,我決不會放棄我的信仰!所以在7.20三週年的前夕,為了向那些部門講清真相,為老師、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給國家安全局、北京市公安局、北京電視台、安定醫院、積水潭醫院、XX軍作戰指揮學院(因為我們親屬有在此單位,那裏非常邪惡)等等,十幾個部門寫信寄真相材料,當你看到這些,你真的很害怕,忙說:「媽媽,您千萬不要往這些機要機關寫信,他們的監測手段都非常現代化,一查指紋就查出來了。」當時我聽了真的有點生氣,就厲聲說道:「我的命是師父大法給的,真有一天把生命獻出去我決不會後悔!」當時我的態度確實很嚴厲,這時我看到你眼裏滾動的淚珠。聽了我們的對話,你爸爸走過來說:「閨女,別怕我來寫。」說著拿起了筆。再後來,你輕輕地靠近我,柔聲地對我說:「媽媽,您千萬別生氣,其實我也挺支持大法的,但我真的怕您出事,您看江澤民他們多狠呀!」我說:「那就更應該揭露他們才對!」這時你含著淚說:「那您們都不怕,我也不怕,我也幫您寫吧!」說著你也拿起了筆,這時,我的鼻子有些發酸,只說了一句「這就對了。」

親愛的女兒:今天在這裏我想鄭重地對你說一聲「對不起」。因為當時我確實缺少了一些理智與理解,更缺少了一份慈悲的心。我們大法弟子,可以為了正法講真相放棄自己的一切,我卻忽視了你們畢竟不是修煉人,對法的理解不可能和大法弟子一樣,這時,我們應該是慈悲的,善意的體諒和溝通,可我卻沒做好……

但媽媽絕對沒有忘記:今年「十一」前你拿著200元錢,高高興興地對我說:「媽媽給大法做貢獻吧!這個月我發錢多。」那時你知道我心裏有多高興嗎?後來由於你工作出色又長了工資,你對我說:「媽媽,每月我拿出50元為大法做貢獻。」

尤其使我不能忘記的是:每當我心性關過的不好的時候,你和你的爸爸都會毫不客氣的批出我的不足,並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我,讓我「內求」讓我修「大忍之心」,這時我就會無言以對,非常的內疚……之後,我就會冷靜下來,認真拜讀師父的書,我知道我有許多的執著沒有去,確實修的也不夠精進,但我相信,在你們的幫助、監督下,我會努力去修,這樣才無愧於大法弟子的光榮稱號。

每當我想起這一切,我真的很自豪,很感動,我深深的體悟到,我們偉大的師尊所講的「不修道,已在道中」的法理。這就是你們──真正的大法弟子的親人,其實你們的言行早已為你們的未來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我更堅信,我們偉大的師尊會把美好的未來帶給你們!

大陸大法弟子寫於2002年聖誕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