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和妹妹


【明慧網2003年1月20日】弟弟在當兵期間受一言堂灌輸,誤認為大陸媒體的灌輸是正確的,當時被矇蔽很深。我被開除學籍時,弟弟得知後千里迢迢請假探親回來。在見到幾年不見的弟弟時,我發現他完全變了,變得官腔官調,假大空,一思一念都是喉舌媒體灌輸的江山一派大好,認為鎮壓有理。在他回家的這一段時間內,他想利用他從部隊裏知道的「內部情報」來證明鎮壓有理。由於弟弟中毒很深,加上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有限,弟弟的狹隘、偏激觀念一時還不容易轉變,所以他沒有能夠所謂的「轉化」我,可我也沒能把他的狹隘觀念改變過來,就這樣弟弟回了部隊。

半年多後,弟弟退伍回來,這時弟弟還是那樣,可是在我們長時間的接觸生活在一起後,弟弟親眼見到了我的變化和大法改變人心的威力,加上我一點點地講給他真相,後來他變了,覺悟了。他再也不說我了,而且越來越理解和支持我。

他開車拉送乘客,經常利用乘客聊天時間講自焚、殺人等真相。他以非修煉人的角度講述真相,乘客很容易接受。弟弟還利用他的車來幫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而且完全是出自於內心的行為。一次因一大法弟子家屬舉報,把不修煉的弟弟和妹妹舉報了出來,這樣弟弟妹妹和我都被惡警抓了起來,單獨關押,惡警對弟弟、妹妹分別實行欺騙,恐嚇而且對弟弟動刑,打弟弟。在這樣的情況下,弟弟不但沒有出賣其他大法弟子,還堅決抵制邪惡。惡警狠狠地打弟弟,讓弟弟罵師父,弟弟當時心想,我怎麼也不能罵李老師呀。由於惡警的逼迫,弟弟拐著彎兒罵了惡警一句,惡警一聽不對,馬上問他罵誰呢,弟弟還是拐著彎地罵惡警。

妹妹在惡警和公安局長的恐嚇中更是堅強不屈,惡警和公安局長在恐嚇中逼問一些情況,妹妹心中十分有數,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得很好,一點也不上邪惡的圈套。最後公安局長讓妹妹在所謂的問話記錄上簽名,這時妹妹很理智,拿過問話記錄先仔細地看了一遍,一看有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原話就堅決拒簽,無論惡徒怎麼罵怎麼恐嚇,妹妹就是不簽,邪惡在無奈中草草收場。

另外不修煉的妹妹根據自己的條件給大法弟子提供一些方便。我和其他同修對她說,這是功德無量的事。可是妹妹卻很平淡地說,我給大法提供一點方便不是為了積功德,而是我覺得這是做人應該的本分,我具備這個條件我就應該自然而然地那樣做。

看到覺悟的弟弟和妹妹,我真為他們高興。同時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責任,我應該做的更好,更正,使人們能夠通過我來感受到大法的威嚴、偉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