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對丈夫說一聲
謝謝你在我的正法之路上給我的支持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丈夫目前還沒有修煉,他在一家公司開車,為人老實、厚道。就是有個最大的「毛病」,每天回家談起身邊腐敗的事就罵罵嘰嘰的。丈夫每天下班就回家,遇到單位出去吃、喝的事,他就找藉口拒絕,甚麼跳舞、唱歌他看不慣,撲克、麻將更是一竅不通。天長日久單位同事都說:「現在出力幹活不願意去,這吃、喝、玩、樂還有不去的?!真怪啊!」

別看丈夫在吃喝上「怪」,要是做起大法的事來,那可不含糊。記得2000年春節剛過,同修給了我幾張真相傳單,讓我投到報箱裏,因為當時有怕心,所以拿著傳單在屋裏轉來轉去,丈夫見問:「有事嗎?怎麼來回轉悠?」我就把送傳單的事告訴了他,他卻說:「就這點事,我陪你去。」就這樣在丈夫的支持下,我邁出了正法路上的第一步。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深入,我們的真相資料越做越多,面積也越來越大。一天我同丈夫商量,讓他拉我到遠一點的地方去發資料,丈夫馬上答應了。晚飯後,(白天我們都上班)我們來到了很遠的一個小區,我讓丈夫在車上等著,他卻說:「還是我陪你吧。」我們一個樓一個樓從頂層往下發,每到一層丈夫就說:「這門上來一張,餵!這個門上沒有,牆上貼一張。」開始我不吱聲,心想:還用你說,一戶也拉不下。誰知道他說個不停,越說聲越大,我的怕心出來了,就忍不住說:「你別說話行不行?當心裏面的人聽到。」不料他竟大聲說:「看把你嚇的,沒人聽到。」我立刻悟到這是師父用丈夫的口來幫我去除怕心。很快我們把幾百份真相資料發完了。回家的路上,我對丈夫說:「以後出來,你能不能不說話?」可丈夫卻說:「不說話能去你的怕心嗎?」說完我倆都會意的笑了。我在心裏默默地說:「謝謝你,老公。」

2000年冬天,我們這裏雪很多,也很大。真相資料的需求量特別多。為保證安全,每次只能我一個人換三次車去取資料。本想求丈夫幫忙,又怕他不理解,所以只好我一人忙乎。一天,他看到家裏放了好多真相資料,就問:「誰送的?」我說:「我去拿的。」他說:「你越做膽越大啦!這麼多,你怎麼拿來的。」我說:「又背又提,你放心吧,再大的困難也難不倒大法弟子。」丈夫說:「那倒是。不過,以後這事就交給我吧。」打那以後,真相資料大多都是丈夫幫我拉回來,不論雨裏、雪裏他從無怨言。

2001年5月,我們要做些條幅,準備在5.13掛出去。於是在我家拉上了繩子,一邊往布條上印標語,一邊晾乾。丈夫下班進門一看,滿屋到處都是紅紅綠綠的條幅,立刻明白了,馬上說:你們忙,我來做飯。不一會兒熱呼呼的飯菜擺上了桌子。說心裏話,當時在同修面前我還真為有這樣的丈夫起了一陣歡喜心呢!那天,我們做了上千個條幅,直到深夜,同修們都離去了,丈夫又把弄在門上、牆上、地板上的油漆擦淨,直到很晚很晚。

「天安門自焚」事件後,我拿了各種真相光盤給丈夫看,從那以後,無論在單位,還是朋友相聚,丈夫總是抓住一切時機毫無顧忌地向他們講真相。從「天安門自焚」到1400例、從法輪功在中國遭到的迫害到大法弘傳世界,只要他在真相光盤中看到的,他都講。有時單位沒活,小年輕坐在一起閒聊。丈夫看到後就說:餵!別閒聊,過來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小年輕一聽要講故事,都圍攏過來。丈夫就給他們講一段「紅眼石獅的傳說」、上海重慶大橋橋柱上九條鱷魚的來歷,或者善惡有報的事例。只要在真相傳單上看到的他都講,小年輕每次聽後總是說:再講一個,再講一個。每當丈夫回家把他在外面講真相的事學給我聽時,我真的非常高興,此時我總是對他說:老公,你修煉吧。可他卻說:我不修道,已在道中了。

有段時間,我們這兒資料點被破壞,很長時間沒有真相資料。我們決定自己動手製作。丈夫很喜歡畫畫,只是沒有用武之地。這回他這兩下子可派上了用場。他幫我們繪製了法輪圖形,幫我們寫了各種美術體的大法標語如「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真、善、忍」等,我就用剪紙的形式把它剪下來,就這樣每天晚飯後,我們一家三口(女兒雖不修煉,也經常幫我做真相,發傳單)圍坐在一起,做著各自負責的工作。丈夫負責剪法輪圖形的大、中圓和卍字符,我負責刻各種標語的字和其它一些細小的活,女兒負責將我刻好的字貼到已裁好的膠塑紙上。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我們製作的法輪圖形和各種粘貼達2萬張。

看到丈夫做的這一切,我忍不住又對丈夫說:老公,修煉吧!丈夫笑笑說:「我是下批大法的精英。哎!要不我到你的世界做眾生吧,咱倆又能在一起了。」我不知道他究竟怎麼想的,可是無論怎樣,我都要對他說一聲:老公謝謝你!謝謝你在我正法路上給我的支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