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河勞教所惡警的醜態百出


【明慧網2003年1月15日】2002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五大隊突然宣布緊急集合,連病號都必須出來參加,到門廳裏開會。一進大廳,發現全隊十八名幹警全副武裝,還出現了許多生面孔,原來是護衛隊的人,有的手裏拿著電棍,手銬腳鐐,黑著臉站在大廳四週,剛好把學員團團圍住,場面像演戲時布置成的刑場。副大隊長岳清金宣布開會,他一反平時的口若懸河,這次緊張得嗓子發乾,多次把字念錯。

岳清金宣布對遊兆和給記過處分理由是所謂遊兆和頂撞隊長、辱罵隊長、擾亂「課堂」紀律,然而具體發生的事卻隻字不提。同時,規定這次開會,學員要嚴格按照勞教人員行為規範和紀律做,否則依處罰規定處理,大有「電棍手銬要試一試」的勁頭。楊保利大隊長借題發揮一通。主要意思是:法輪功學員「越來越不服管教,幹甚麼的都有,有的還敢煉功……」,最後虛張聲勢地說「不要拿翻板來嚇唬我們,我們不怕」。他們一貫逼著法輪功學員假轉化,不敢收學員推翻四書(「保證書」、「悔過書」等)的聲明,在「上級」的高壓下組織沒日沒夜「攻堅」,他們心裏害怕。接下去讓學員發言,是提前安排好的那幾個邪悟最厲害和已經走向反面的人站起來說話。可是他們也不知所云,只是輕描淡寫幾句。當一個沒經過提前安排的學員要說點想法時,兩個隊長幾乎同時大吼著制止,「不許說」,「你別說了」,看樣子再說就要上電棍,氣急敗壞的醜態十分可笑。之後,慣常要補充和發揮一通的岳清金副大隊長卻即宣布散會,這場像演戲一樣的布景,渲染氣氛的道具才撤下,整個過程實在是惡警覺得高度緊張,學員覺得滑稽可笑。

這次「處分」的因由要從九月份說起。九月初,岳清金從社會上請來四名曾在團河勞教所背叛信仰的猶大來五大隊「座談」。這幾個人亂講一通後,被學員提問題時問得張口結舌,尤其是遊兆和教授提問題時反駁這四個人,有理有據,頭腦清晰,令隊長十分尷尬,惱火。晚上,惡警以遊兆和被非法勞教的妻子被迫害致死一事來強迫遊兆和接受法輪功對身體健康沒作用。對此,遊兆和拍案而起,痛斥隊長沒有人性。結果第二天,遊兆和被拉出去剪草,在太陽底下冒著大汗推剪草機,隊長在旁邊看守,就剪班級窗前那塊草坪,明顯是給法輪功學員看看跟隊長頂著幹的結果。之後遊兆和又作為所謂的「轉化不徹底」的「典型」被送到西樓繼續反省。

十二月初,郭金河去西樓給這幾個人「上課」,由於回答不了大法學員的質問,他不許當場舉手提問,誰有問題只能寫條。付金玉給他寫了一個條「如果隊長真的錯了,你們將怎麼辦?請鄭重考慮一下」。郭金河立即說:「第一銷毀轉化的,第二是消毀隊長,因為轉化的人寫了四書而隊長甚麼也沒寫。」遊兆和當時又一次站起來摔杯而去,說「我不聽你胡說」。在騷擾遊兆和時,郭大隊長還信口開河地說:「如果全國十一億人煉功,一億人不煉,……。毛主席講過,這是一場轉化與反轉化的鬥爭。」遊兆和當場指出:「你這是以莫須有的罪名推想。毛主席甚麼時候講過這樣的話?你不要又給毛主席造謠。」這之後,郭大隊長拿遊兆和當典型,向其他學員說:「你看遊兆和哪像個修煉的人,甚麼也忍不住,還罵人,摔杯子!」學員反問他:「這不是你希望的嗎?他已經轉化了,能不能罵人不曾經是你們考察轉化徹底不徹底的標誌嗎?」郭大隊長頓時啞口無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