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12歲美國女孩給布什總統的信:希望您能幫助(譯文)

|

【明慧網2002年9月3日】親愛的布什總統:

我給您寫這封信的目的是想向您描述一下我的北京之旅,並告訴您中國主席江XX的真面目是甚麼樣。

我叫克利斯汀.林,生長在美國。我家住在加州,我的媽媽也是美國公民。我十歲那年到北京旅行。當時是2000年的暑假,我和媽媽在6月6日搭乘飛機到北京。我們打算先到首都旅遊幾天,參觀一些名勝古蹟,然後去另一個城市看望我的祖父和祖母。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從沒想到的。6月13日,我們去當地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家裏作客時,突然被警察打斷。他們猛烈地砸門,叫我們都出來。當我明白怎麼回事時,人已經在監獄裏了。原因呢?據警察講,因為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三個以上的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就算犯法。所以,我一個10歲的女孩子被關在監獄裏,不知會發生甚麼。其實我們甚麼也沒做,我們只是在家裏聊天。

警察把我們關在一個又小又髒的屋子裏,對我們喊叫,說我們違反了所謂的法律。在夜裏11點鐘,警察把我們拉出去審問,午夜時分,他們審完大人,開始審問我。他們不停地問我從哪裏來,我沒有告訴他們我是從美國來的。因為他們一旦知道會馬上把我們送回去,我還想看望在另一個城市的祖父母,媽媽早已買好了機票。我們又沒做錯甚麼,為何把我們關在那裏?

那天晚上我們睡在地上。

第二天,是北京當年最熱的幾天之一,我們想方設法從洗手間把我們帶的水瓶灌滿,那也是我們僅有的食物。即使這樣的權利也被剝奪。我們上廁所時,他們不讓我們關門,我們被剝奪了隱私權。

他們把我和媽媽分開,後來我透過帶鐵欄杆的門看到媽媽被戴上手銬。這不公平,媽媽沒做任何壞事,和她在一起被虐待的法輪功叔叔阿姨們也沒做錯任何事。我忍住眼淚。

那天下午,天氣像蒸籠一樣炎熱。我難受極了,頭暈疲憊,可能是因為炎熱及屋裏的煙味(在屋裏還有犯人)。媽媽要求把我送醫院,主要是為了離開那些煙。過了一會兒,警察同意我們在一個守衛的監視下步行到附近的一家醫院。

警察後來知道了我們來自美國,告訴我們必須回美,沒有選擇。我們說我們手裏還有到廣東的飛機票,警察不讓我們去,要求我們立即回美。因為我們的機票不能改,警察強制我們買了另外的機票回美。就這樣,我們帶著被註銷簽證的護照回到美國,並被要求10年內不能回中國。

他們遣送了我這個10歲的孩子和我的媽媽,我們都是美國公民。他們浪費了我們的錢,時間,假期以及剝奪了我們和親人的團聚權利。他們把我們關在監獄而沒有任何實際理由。我們沒犯任何罪,我們只不過是修煉法輪功。他們侵犯了美國公民的權利以及基本人權。他們做這些是因為獨裁者江XX要對法輪功「肉體上滅絕,經濟上拖垮」。

最近獨裁者江XX就要來訪問美國。我想向您提出一個請求:請您要求江澤民停止這場血腥的對無辜百姓的迫害。我們的經歷只是眾多外國法輪功學員被中國警察粗暴對待案例中的一例。在中國各地,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虐待或謀殺。我們應盡最大努力去終止這場一直在發生的大屠殺。希望您能幫助。

此致
敬禮!
克利斯汀.林
2002年8月25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