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細菌的最後一道防線被擊破

美國發現首例耐萬古黴素的金葡菌感染


【明慧網2002年8月13日】臨床上讓醫務人員最頭痛的問題之一恐怕就是細菌的耐藥,人類自從有了青黴素,有了抗生素的概念,人們研製了一代又一代的抗生素不斷地在投放市場,但是醫務人員逐漸發現抗生素研製的速度趕不上細菌耐藥的速度。萬古黴素是抵抗耐藥細菌的最後一道防線,不幸的是這最後一道防線被金黃色葡萄球菌擊潰。

據八月一日第418期《自然》雜誌報導(1),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於2002年7月公布了首例對萬古黴素耐藥的葡萄球菌感染病例,醫學專家們估計更多的耐萬古黴素的葡萄球菌的感染病例會爆發。這次的耐藥葡萄球菌是從一個病人的足部潰瘍以及導管中發現的,葡萄球菌是導致嚴重的醫院內感染和手術後感染的元凶之一。而發現耐萬古黴素的葡萄球菌感染在世界上是首例,萬古黴素是常常在美西林耐藥後治療耐藥細菌的抗生素。感染的這位病人正在接受其他治療,專家們擔心會出現更多的類似病例。CDC研究細菌的負責人 Fred Turnover說:「我們肯定會看到更多的由耐萬古黴素的葡萄球菌的感染病例。」

據報導,早在1987年研究人員就預言將來會出現耐萬古黴素的葡萄球菌感染,那時候已經發現了一種腸道細菌具有耐萬古黴素的能力,而這種細菌可以將這種耐藥性傳給葡萄球菌,這兩種細菌常常合併感染。後來世界上陸陸續續地出現了部份耐萬古黴素的細菌感染,但是它們耐藥的機制是增厚細菌的胞膜,而不是獲得耐藥基因,後來人們對這種耐藥性的戒心逐漸減退。不幸的是,這次提取出來的葡萄球菌正是從那種腸道細菌中得到的耐藥基因,因為這種腸道細菌擅長轉移基因給其它細菌。

在細菌學裏,如果細菌可以在含有每毫升32毫克萬古黴素的濃度下存活,被認為是完全耐藥,因為更高的濃度對人的毒性也很大,而這次培養出來的細菌可以存活在比這個濃度高30倍的條件下。雖然耐萬古黴素的葡萄球菌不像五年以前那麼可怕,臨床上可以用另外兩種藥物Linezolid和quinupristin來抑制這種細菌,但是不幸的是對這兩種藥物的耐藥菌已經出現了。倫敦蓋斯和聖托馬斯醫院的臨床微生物家Gary French說:「實在是太令人擔憂了。」

細菌-抗生素-耐藥-新抗生素-又耐藥,人們一直被動地被細菌、病毒追逐著,本來人的機體中的免疫系統是最好的天然防禦系統,但是從1959年發現的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病例以來,這防禦系統本身就成為病毒攻擊的對像了,雖然科學很發達了,但是人類確實生存在一個危機四起的大環境中。讓我們看一看世界衛生組織官方網站上的一首有趣的詩吧(2):

在公元前2000年的時候,人們說:來,吃這個根吧
到了公元1000年的時候,祈禱的人說:吃那個根是不信上帝的人
公元1850年的人們說:那個祈禱的人是個迷信的人,來,還是喝了這碗湯藥吧
公元1920年的人們說:那碗湯藥是蛇油,來,把這片藥給吃了吧
公元1945年的人說:那片藥沒有效果,來,把這青黴素吃了吧
公元1955年的人說:哎呀,細菌突變了,來,改吃四環素吧
1960年至1999年的人們說:(39年人們年年都在大喊哎呀……) 來,改吃更強力的抗生素吧
2000年的人們說:細菌勝利了,還是來吃這個根吧。

讀者朋友,您看完了之後有甚麼感想呢?

參考文獻

1. Helen Pearson 'Superbug' hurdles key drug barrier
Nature418, 469 (01 Aug 2002) DOI: 10.1038/418469bNews
2. www.who.int/infectious-disease-report/2000/ch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