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聞綜述:現代醫學對治癒愛滋病仍無能為力


【明慧網2002年7月26日】6月28日的《科學》雜誌刊登了一系列文章探討關於愛滋病治療研究的現狀,總的格調是比較悲觀的。

自從在美國發現第一個愛滋病病例到現在已21年了,有2000萬人被這種疾病奪取了生命。雖然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和社會的關注,但是治療愛滋病的研究進展甚微。許多人已經將愛滋病同黑死病相提並論,認為最終愛滋病的死亡人數將超過黑死病。

為甚麼愛滋病治療的努力收效甚微?

目前治療愛滋病主要有兩條途徑,一是化學合成的藥物。二是發展抗病毒疫苗。

藥物

醫學上認為導致愛滋病的是一種叫HIV的逆轉錄病毒。現在的化學合成藥物都是以阻斷HIV逆轉錄複製為目的的。目前在美國有16種抗逆轉錄藥物(抑制劑)在臨床上使用。這些藥不僅昂貴,而且其中任何一種都不能將患者體內的病毒全部清除,因為HIV會很快發生突變從而使藥物失效。如果幾種藥聯合使用,也就是前幾年名躁一時的雞尾酒療法,在短期內可以使患者體內病毒大幅度下降,但同樣不能清除全部病毒,只能使病毒隱藏潛伏起來。停止用藥病毒還可能複製,因此病人必須終生與藥為伴。而這樣的長期用藥又帶來兩種後果:一是藥物的毒副作用,二是病毒突變導致的抗藥性使藥物失效。

病人往往難以承受長期服用抗愛滋病藥物引起的副作用(還不包括經濟負擔)。除了噁心、貧血之外,還有骨質脆化、心臟病、和類似糖尿病的症狀。再加上心理壓力,病人不堪重負。每當病人們問這些藥究竟有甚麼好處時,醫護人員真是無從回答。科羅拉多健康中心愛滋病門診的羅伯特.斯庫雷說,「病人一下子服多種藥,而每一種都有副作用。」[1]

更可怕的是抗藥性的產生。愛滋病毒很聰明,它們會很快發生突變而躲開任何一種藥物的攻擊。人類再一次陷入了與疾病的賽跑。一旦一種由多種藥物組合而成的處方失效,病人就必須換用其他藥物,但是這個「失效」周期是越來越短了。這樣下去人終將輸給病毒。多種藥物的同時服用並沒有清除病毒,只是在培養抗所有藥的毒株。可是除此之外,人們還能做甚麼呢?

由於價格昂貴,目前的藥物還不能為更多的人所使用,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但是也有人認為即使能降低價格給更多的人使用,唯一可預見的結果就是使這些藥物更快地失效。許多科學家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雖然還會有新藥被開發出來,但是走開發抗病毒藥物的路不是長遠之計。西班牙巴薩羅納大學的研究人員何賽.蓋特爾說,「對於抗逆轉錄藥物的研究,我們的努力已經到頂了。」[2]於是更多的科學家把希望寄託在疫苗的開發方面。

疫苗

原理看上去很簡單,用HIV病毒表面蛋白的某一部份作抗原,刺激機體產生抗體來中和入侵的病毒。發展最快的據稱是VenGex公司研製的一種疫苗,目前已開始人體實驗。但諾貝爾獎得主戴維.巴爾的摩在《科學》雜誌上撰文認為:「很少有專家認為這種疫苗能夠獲得成功。」[3]

疫苗在動物(猴子)上的實驗並不成功。說到猴子,倒是個有趣的話題。雖然人們把愛滋病的起源歸咎於非洲的猴子,但是非洲的猴子並不會得愛滋病。即使它們感染了高劑量的猴免疫缺陷病毒SIV,也生活得很好。老天爺似乎只跟人類開玩笑。

研究人員只得用亞洲的猴子作實驗。亞洲的猴子可以被感染並出現類似愛滋病的症狀。初期的研究似乎很有希望,疫苗對於一種基因工程製造的人猴嵌合病毒有一定的控制能力,但當研究人員用真正的猴免疫病毒SIV感染時,病毒在被短暫抑制後又迅速增殖起來。總體來講疫苗的猴子實驗還不能給研究人員帶來信心。從事愛滋病研究的迪斯沃希爾斯稱他對目前臨床實驗中的疫苗都不抱希望。「愛滋病疫苗研究還沒有突破性進展,」他說,「即使將來能出現有效的疫苗,也是我們運氣好蒙上的。」[4]

控制愛滋病只能靠預防,這牽扯到社會、經濟和生活方式等諸多方面,而根本上還是生活方式問題。對於個人而言,愛滋病是可以「預防」的。而愛滋病作為一種「不治之症」,所引出的問題卻深刻而又實際──人類應檢點自己的行為,單靠現代醫學對愛滋病的治療是行不通的。

參考資料:

[1] Science, June 28, 2002 Vol 296 2320-24
[2] Science, June 28, 2002 Vol 296 2322
[3] Science, June 28, 2002 Vol 296 2297
[4] Science, June 28, 2002 Vol 296 2325-26

(原載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