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大法弟子家書:惡警的酷刑無法動搖我的正念

【明慧網2002年8月13日】

想念的爸爸媽媽:你們好!

一晃已經離家一年多了,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你們及所有的親人──

在我沒有學法以前甚麼樣和我學法以後的變化,你們也都知道。我是個有思想有智慧的人,我深深知道這個法是甚麼,為甚麼那麼多大法弟子在酷刑的折磨下仍然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因為這是宇宙的大法,佛法的根本,宇宙的真理。

在這十惡俱全的惡毒之時世,也唯有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最正的。而這些拿著人民俸祿的公檢法,淨抓好人,是非顛倒、善惡不分!

我沒有做錯甚麼,我只是做了一個真正的人應該做的事情。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動用一切滅絕人性的辦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死傷人數不計其數。這不和當年耶穌傳法時,釋迦牟尼佛傳法時遭受的迫害同樣嗎?但是迫害耶穌、釋迦牟尼及他們的眾弟子的兇手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儘管法輪功也遭受著迫害,但陰雲即將過去,春天即將來臨,我的師父說:「嚴寒盡逝已見春」(《劫》)。我一定會迎來真理再現的那一天!邪不壓正,真理必將戰勝邪惡!

爸媽:你們也不要再為我擔心,也不要為我花費一些冤枉錢請律師,因江澤民不讓律師受理法輪功的案件。它們壓制著人們不敢公開為大法及大法弟子說公道話。我要為自己辯護,我沒有罪!我學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這是我的個人信仰,對我的審判是觸犯天法,天理難容。

我在吉林省某市做著正法講清真相的事情,不慎於2002年3月24日被公安局非法抓捕,現關在某市。我行走在街上被一個叫王毅的惡警抓捕後,關在屋裏,其中一個人拿著書正好打在我的左眼上,當時被打出血,隨後左眼也睜不開了,他們又帶我上醫院檢查。由於當時疼痛難忍,很難睜開眼睛。隨後,又把我押回來坐老虎凳上,戴上手銬。開始使用各種嚴酷狠毒的手段折磨我,頭上蒙上塑料袋捂過不下十幾次想憋死我,又用塑料袋套在我腦袋上只露鼻子的地方,裏邊點著一把香煙和香熏我,然後又用電棍電我的頭、手、腳及我的全身,猛打我的頭,又用香燒我的手、腳,又用涼水從頭上澆到下邊,開著電風扇、開窗、開門凍我……如今儘管眼睛已復明,但頭部被他們打的還是有些疼痛,嗓子剛剛能發出聲音,手腳被燒的傷痕累累。像我這樣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千千萬……(如果我有甚麼意外都是他們害的)現我被劫持在看守所。他們中有一個人說:「你誰也別怨,怨自己點低。」我說:「我也不怨自己,怨的是沒有跟你們講真相,真正讓你們明白真相,就像農夫跟蛇的故事,我們救你們,你們卻替往地獄拉你們的人賣命,恩將仇報!」他們也明白大法好,可是為了他們自己暫時的工作出賣自己的良知與善良的本性,真是可悲!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在救度著被謊言矇蔽的眾生,扭轉他們對大法的惡念以使其將來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目前國外已有六十多個國家都在支持並修煉法輪功,而且人數在成倍增長,中國江澤民政府無論怎樣迫害,最終將以失敗告終,真相必大白於天下。

希望親人真正明白江澤民集團邪惡的本質,它們迫害的是真正的好人,等待它們的是入無生之門。

現在很多的善良的人都在覺醒,希望家裏親人扶持正義,站在真理的一邊,共同抵制對真善忍的迫害。

此致
深深的敬禮!

2002年4月3日 小雲(化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0/25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