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獄中大法弟子的家書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30日】兩位老人好!孩子們好!全家都好吧。7月2號我收到了你們的來信,當晚給你們寫了回信,我感覺好像你們沒收到我的信。下面我簡單地說一下我這的情況。

我住的屋16、7平米,住21人,一人不到一平米,每天幹12小時活,抬著幾十斤重的版給毛毯印花,走來走去,幹不好還要被打。一日三餐都是饅頭和只有幾片菜葉的鹽水,難以抵擋飢餓。在這個16、7米長,不足4米寬的小院裏關押著200多人。前幾天有幾人暈倒了,可能是因為天熱、營養不良、幹活時間長、休息不好等原因造成的吧。還有很多人鬧肚子,一批一批的,也不准休息。去年,這裏100多人為勞教所盈利60萬元。自古剋扣囚糧犯死罪,因為他落井下石,更壞。我說這些是想告訴你們不要相信江澤民等一夥政治流氓的宣傳,他們能把白的說成黑的,能把沒影的事編成故事。99年5月底,有人在公園門口賣污衊師父和大法的標語,當時我花了500元把所有的標語都買了下來將它們銷毀。可是後來報紙報導這件事情時就變成了我「毫不客氣地搶走了那些標語。」所以不要相信這些宣傳,等真相大白的時候它們都是要被打下地獄的。不要對大法有抵觸思想,我不希望看到我的親人和所有善良的人相信這些邪惡的謊言。當然,路在自己腳下,我只能說這個道理,請相信我,我是得法之人。

寫「三書」是可以早回家的,但是那是要胡說八道的,是要把白的說成黑的,還要罵師父、罵大法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我師父教我做好人的道理,我會越做越好,做一個真正的修煉的人,我寧死也不會為了自己的安逸罵師父、罵大法。就像文化大革命,有人為了自己的私利批鬥自己的父母,難道他父母生他養他錯了嗎?這種隨風倒的勢利小人是萬人恨、萬人罵的。誰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那種為了自己的安逸連父母都批鬥的受人唾罵的勢力小人。

不多寫了,因為不方便。讓全家人看這封信。

    致
禮!

建波
2001年7月21日夜

附註﹕ 此大法弟子在得大法前是個連警察都敢揍的小惡霸,曾因打架鬥毆等罪三次進看守所。是大法使他改頭換面,從新做人。得法後他積極弘法,自己拿出錢來買了大量的書籍和複製師父的講法錄像、錄音帶送給農村的學員,製作弘法橫幅等等做了許多大法工作。我第一次看見他是在本市的一次上千人的法會上,他淚流滿面地講述著自己得法後的巨大變化。我還記得他的體會題目是「師父救了我,堅修報師恩」,他的體會感動了在場的所有學員。99年7月大法遭破壞後,他轉讓了他們全家賴以生存且生意紅火的商店,帶著愛人和年僅10歲的兒子進京護法。因為受到通緝只好住在北京郊區的山上,直到99年10月28日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抓。在看守所50天的關押期間因不放棄煉功和背頌「洪吟」被「上大板」(一種酷刑)7、8天,其餘的40多天一直是被銬在炕沿上。後被非法勞教。剛進勞教所時,因拒絕寫保證書被強迫每天幹活(手工縫製足球)19個小時以上。在勞教所為了爭取合法的煉功環境,他被管教用木棍抽打得遍體鱗傷。又為保護一本《轉法輪》絕食20多天,期間多次被強行灌食。他對大法的堅定終於征服了邪惡,管教只好把大法書歸還給他了。在勞教所裏他是唯一可以公開學法煉功的人。因他不配合勞教所的洗腦,被視為表現不好,不許家人看視,所以大概有一年多了我們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看到這封家書,我們才知道他的下落。在他的信中我們看到,在飽受了600多個日日夜夜的痛苦魔難中,我們依然看到了他那顆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和對眾生的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