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女大法弟子的家書:縣看守所警察對我灌酒、熏煙、電擊和毒打

【明慧網2002年6月25日】註﹕這是一封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的女大法弟子寫給家人的信。這是她被非法關押半年以來想方設法帶出來的。我看完後眼裏噙滿淚水。她對大法的堅定,面對迫害時的堅貞不屈,不僅震懾了邪惡,而且影響了家人,家人因此而改變了對大法的錯誤看法,認清了江澤民邪惡集團的造謠欺騙的伎倆。她母親說:「如果不是孩子把真實情況寫給我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它們[江澤民集團]這麼沒人性。」


親人們:

自從我被抓一別已三月,我知道你們都會掛記我、擔心我的情況。今天我才寫信,是因為環境約束的關係以及我怕過早地把我受迫害的情況寫給你們,怕你們看後受不了,過不好年。我此時的心情也無法表達;你們一定很想我,其實我何嘗不想和家人團聚呢?

那天晚上我被抓走以後,下半夜三點左右被關押到縣看守所。從那天開始我就不吃飯,以抗議他們對我的無理關押。在第六天時他們讓人給我灌食,從鼻孔往胃裏下管。晚上七點鐘又被公安局的人帶回局內進行審訊,逼問我大法書籍和其他資料是哪裏來的。開始由四個警察來向我進攻逼問。我回答材料是撿來的。他們不信,又見我不怕他們,就用一瓶60度小燒白酒灌我,先由幾個人把我按倒在大鐵椅子上,手腳都被銬住,一個按住頭,一個一隻手抓頭髮、一隻手按住鼻子,不讓我呼吸,當我吸氣時就往嘴裏灌,再吸氣又灌。最後他們見我喘不過氣來才放手。過一會兒他們看我緩過來了就點著許多支煙,放在我臉邊的左右和前邊,幾乎挨上肉的地方烤著我,我受不了時一動就把下巴燒了。這樣來回進行了數次,中間他們累了,就休息半小時。後來他們在屋裏都呆不了了,因為全是煙。我頭暈頭脹,神志有些模糊。可下半夜他們見煙和白酒用盡了,又要給我灌啤酒。其中一個警察說她喝不少了,不要弄得不行了。我隱隱約約地聽他們說「小事」,他們見我一低頭或一閉眼睛就用冷水沖一衝。我六七天沒吃飯了,灌進去的酒在胃裏燒得很厲害,直吐,加上很冷,全身不停的哆嗦,他們說我是裝的,又用電棍過了十幾次,這樣一直到凌晨3點左右才把我扔到地上。我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後來他們把我扔在一個破床上。天快要亮時,他們又都回來了,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我又被弄到鐵椅子上,銬上了,警察又用電棍在我身上、手上、臉上等處過了個遍。這一夜我是多麼難過啊!你們知道嗎?

第二天早上,他們把屋子收拾得乾淨整齊。我知道他們不想讓人看見,怕被曝光。魔鬼不都是這樣做事嗎?接著他們開始又一輪慘無人道的迫害。他們往我的頭上、臉上澆酒,拿來新充電的電棍分別在每個指頭上、臉上、嘴上都過了一遍。惡警嘴裏還講著:「你比江姐還厲害,還剛強嗎?」最後沒辦法了,就說:「你說不煉了行不?」我知道大法是多麼神聖偉大,一個「不」字對我來說意味著甚麼。你們能明白嗎?能理解我為甚麼這樣堅持真理嗎?當時我告訴惡警,你們對我經過一夜的迫害,法輪功我非煉不可了。他奇怪問我為甚麼?我告訴他,我在家煉功煉得甚麼病都好了,這次你們迫害、折磨得心臟病發作了,原來的腦震盪也出來了。為甚麼對我下這麼大的功夫?你們警察都用強迫的方法讓人屈打成招嗎?

看到這兒我想你們該明白我為甚麼被折磨得那樣還說「煉」。如果一個人要死了的時候,一個醫生把她從死亡中救了回來,你該怎樣對待這個醫生呢?你還能昧著良心說法輪功不好嗎?

八點鐘他們下班了,把我交給了下一班的人。第二班的人拿一個不乾膠帶把我嘴粘住,把煙點著插入我的鼻孔內,這根沒有了就換另一根,只有他們問我話時才打開嘴上的膠帶,不配合他們就打嘴巴子,又用皮帶往臉上抽,一連氣就抽我半小時。還有把我鞋脫了,一個腿放在椅子上,他們去壓,問甚麼感覺。又用小棒敲我的腳面,又用毛筆來刷腳心……等缺德辦法來折磨我。那天打我最狠的那個人出去後,回來說頭痛的厲害,也就沒有再打我,就躺著問我話,我看一定是他作惡現世現報了。

下午近四點,他們把我從公安局四樓弄回看守所。我當時鞋都穿不上了,腳也不能走了,加上七天絕食後走路很費勁。我堅持下到二樓,他們就像做賊一樣把我扔到車裏,(也許怕被別人看見我被迫害後的樣子)送回看守所。回去後,全監號的同修看到我這樣都哭了。這一夜誰都沒睡覺,她們照看了我一宿,我也發抖了一宿,但是第二天早上我奇蹟般的感覺一身輕,只有腳不太方便走路,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我。同監號幾個人開始絕食了,抗議非法關押和迫害,接著我們十幾個人絕食了,他們強行下管灌食。

我被第四次灌食時,灌食管一下插入我的氣管內,臉很快變成了紫色。護士和幫著灌食的犯人嚇壞了。那天出了四個事故(出心臟病的、抽了的等),後來他們不灌食了,逼著喝水吃飯。

不是我不要家,都這時候了,家裏的人該清醒一點兒了吧!那些刑具對我不起作用,因為我相信大法,相信「真善忍」的法理。不管你們相不相信那些真相材料,但你們能相信我吧!我們按照真善忍做事沒有錯。他們這樣迫害我們,他們是怕被曝光的,紙是包不住火的。我所有的親人們:千萬不要反對大法,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是這世上最好的,越來越被更多的人所認識,現在還有開始學的。

我們這裏挺殘酷的,他們不讓我們有筆有紙,這信是我在被窩裏寫的,多次才寫到這。有些事不敢寫出來,怕你們受不了,為我擔心。

兒子:媽媽不在時你一定要聽話,一定要好好學習,做媽媽的好兒子,媽媽是好人。不是媽媽不要你,媽媽是被壞人迫害的,媽媽相信你一定會有出息的。你現在雖然苦點,但不會太長時間,在不久的將來,你一定會為有我這樣的媽媽而感到幸福、驕傲!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4/23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