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歷史上的因果故事在告訴人們甚麼(十)

【明慧網2002年5月24日】
趙 安

蜀時有個人叫郭景章,是個強橫的人。因為喝醉了,用酒壺打貧民趙安,酒壺嘴進入腦袋裏而死去。趙安有一個兒子,郭景章就送給他很多錢,隨後隱瞞了這件事,沒有人知道。後來景章腦袋上忽然生了瘡,深有三四分,能看見骨頭,流膿流血不斷,有的時候看見趙安,直到瘡透過喉口,就死了。(出《儆誡錄》)

王簡易

唐朝洪州司馬王簡易,曾得急病,腹中有個塊狀的東西很大,隨著呼吸上下,敲擊著內臟。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一天晚上,那個塊狀物向上搗心,一下子昏迷過去,過了幾刻鐘王簡易才明白過來,就對自己的妻子說:當初我夢見一個鬼使,自稱叫丁郢。他手裏拿著冥府的公文說:「我奉城隍神的命令來追王簡易。」我就隨著使者走,大約走了十多里,才到城隍廟。廟門前邊的人看看我說:「王君在人世做了很多好事,不應該身亡,為甚麼竟到這地方來了呢?」不一會兒見到城隍神,我告訴他說:「我還不應該死。」並且乞求放我回來。城隍神命左右的人拿生死簿書來,檢看完畢,對簡易說:「還應該活五年,暫且放回去。」

到了五年以後,腹內的塊狀物又上去搗心,徘徊一會兒王簡易醒了,說:「剛才到冥府,被小奴告了,看言詞和臉色是不能解開仇冤了。」簡易的妻子問小奴是甚麼人。簡易說:「我過去用的僮僕,正青少年時期,偶爾因為我管教他,就導致死亡,現在我腹中的塊狀東西,就是小奴作的鬼。剛才又看見前任州牧鐘初,戴著大鐵枷,穿著黃布衫,手腳倒戴著刑具,冥司正在審問他無理殺人的事,每個條款都追問得急迫。」妻子又追問他說;「小奴是個庸下的人,怎麼敢這樣?」簡易說:「人世間是分貴賤的,冥府裏全都一樣。」妻子又問陰間甚麼罪最重。簡易說:「沒有比殺人更重的了。」說完就死了。(出《報應錄》)

李彥光

李彥光當了秦內外都指揮使,是主帥中書令李崇委任他的。李彥光專事生殺,酷毒暴虐,而貪污賄賂,遭到他屈害的人很多。他的部將有個姓樊的,有一匹很駿的騾子,彥光就派人傳達他想要那匹騾子的意思。樊很吝惜不給,因此積蓄了怨恨。李彥光憑別的事陷害囚禁了樊某。偽造了一些罪狀,趁主帥酒醉時呈上,主帥也沒有再詳細調查。李彥光就假托主帥的命令斬樊。樊臨刑時說:「死了如果沒有感覺則算罷了,死了如果還有感覺,我就該馬上報復。」等他死還未到十多天,李彥光就得病了,樊就現了形,晝夜都不離去,或者從屋上來,或者從牆壁裏來,拿著棍子上前,親自鞭打。左右的人不管長幼都四散奔逃,這時就聽到判決罪行的聲音,不能忍受。李彥光只是稱死罪。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才死。從這以後持權的人很多都以這件事作為警戒。(出《玉堂閒話》)

侯 溫

梁朝與河北互相對峙的時候,有一個偏將叫侯溫,軍中號稱饒勇將軍。當時賀瑰是統帥,他專斷獨行而又嫉妒賢能,找事害了侯溫。以後賀瑰得病臥床,在要死的時候,他的侍從們只聽到他一連幾天呼叫侯九,有很多祈禱請求的話,狠狠地苛責自己,有一個侍者見到一個男人從牆裏出來,把賀瑰拽到地上,侍者驚呼,左右的侍從們都來看,但賀瑰已死了。當年漢朝的竇嬰、灌夫都被武安侯田鼢陷害而死,等到鼢得了病,巫師見了鬼,見竇、灌二人夾著打他。鼢竟被打死。事情與此相類似。(出《玉堂閒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