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歷史上的因果故事在告訴人們甚麼(四)

【明慧網2002年5月10日】
弘 氏

梁武帝想在文皇帝的陵墓上修建寺廟,沒找到好的木材,他就宣詔有司,讓他們加緊採訪。這之前有個曲阿人姓弘,家中很富有,就和他的親族人攜帶了很多財貨到湘州作買賣。經過一年多營造了一排木筏,總長有一千多步,都是上好的木材,又粗又好,是世上少有的。做生意回到南津,南津校尉孟少卿看他的木筏很好,就對照皇上的旨意加以丈量。當時弘氏賣的衣服布疋綢緞等還剩了一些,孟少卿就誣陷他這些財物是攔路搶劫所得到的,並說他的木筏太大,不是商人所應該有的。斷定案情應該處死,沒收他的財物充公修寺廟用。上奏以後立即施行。弘氏臨刑那天,告訴他的妻和子,可以把黃紙和筆墨放到棺材裏,死後如果有知,一定上天陳訴。又寫了數十張少卿姓名吞下去。經過一個月,少卿在室內端坐,就看見弘氏來到,開始時少卿還很強硬躲避他,後來就懇切服從了,只是說饒命請求恩典。嘔吐鮮血而死。那些獄官以及主書舍人,還有那些對這個案子簽名上奏的人,都一個接一個死去。沒到一年,這些人都死光了,那座寺廟剛剛完工,就遭天火燒了,連一點兒殘餘都沒有,埋在地下的木柱子也入地成灰了。

京兆獄卒

隋煬帝大業年間,京兆有個獄卒,不知道他叫甚麼名了,這個人殘酷凶暴地對待囚犯,囚犯們不能忍受這種痛苦,而獄卒卻以此遊戲為樂。後來他生了一個兒子,腮下肩上好像有肉枷,沒有脖子,都好幾歲也不能行走而死。

婁師德

婁師德以殿中的身份任河源軍使。唐永和年中,在白羊澗打敗吐蕃的軍隊。對敵八次有七次勝利,出類拔萃被眾人讚美。授官左驍騎郎將。高宗下了手詔說:「卿有文武才幹,所以授卿武職,不要推辭呀。」婁師德很受重用,皇帝多次升遷他並採納他的意見。婁臨死那幾天,睡覺和辦事都不安寧,無緣無故就吃驚地說:「拍我背的是誰?」侍奉他的人說:「甚麼也沒看見啊!」於是他就自言自語,好像和誰爭論甚麼,又說:「我的壽命應該是八十歲,現在就逼我走是甚麼原因?」後來又自己說以前作官的時候誤殺了二人,減壽十年。從說話的語氣上看好像是屈服了。不一會兒就斷氣了。憑婁公這樣明達寬恕還不免犯錯誤,當政的人還不應該更謹慎嗎?

周 興

唐朝秋官侍郎周興同來俊臣共同審理案件。來俊臣另外奉旨隨時可以審判周興。周興不知道這件事。等到他們兩個人一同吃飯時,俊臣對周興說:「現在有些囚犯不承認罪行,你看怎麼辦呢?」周興說:「這好辦,拿來一口大甕,在四面燒上炭火烤,讓犯人進入甕裏,甚麼事敢不說?」然後就找了一口大甕,用火圍上甕。俊臣起來對周興說:「宮內有人狀告老兄,我奉命調查,請兄進到這個甕裏吧!」周興又驚惶又害怕連忙磕頭,把罪行全都招認了。後來判死刑,流放到嶺南。被他所破敗的人家,流放嶺南的很多,周興最終被仇家所殺。傳曰:「多行無禮必然要牽扯自己。」可信啊!

張楚金

唐朝張楚金當秋官侍郎。他上奏說:「反叛的人如果有敕令可以免死,但其家口就要被處死刑或絞或斬,或者發配沒收入官當奴婢。並把這話寫入法律條文。後來張楚金被人虛構造反,拿著敕令免於死罪,但他家男子十五歲以上都被斬首,妻和子發配沒收。有見識的人說:制定了法令卻使自己致死,真是所說的報應啊。

張和思

北齊張和思,審獄中的囚犯,不問善惡貴賤,一定要使囚犯遭受枷鎖刑具的懲罰。囚犯痛苦到了極點。每當看到他,就嚇得膽破魂飛。給他起外號叫活著的魔鬼。張和思的妻子前後生了男女四人,臨產前就悶絕的只想去死,所生下的男女,都用肉包裹著,手腳都有肉鏈子束縛著,連著肉拘繫著一起落地。後來張和思做縣令,因為犯法被用杖刑打死。

竇軌

唐洛州都督國公竇軌,是太穆皇后的叔伯哥哥。他性情剛烈十分厲害,並且喜歡殺人。做益州行台僕射,殺死了許多將士,並且殺害了行台尚書韋雲起。貞觀二年,他在洛陽病得厲害,忽然說:「有人給我送瓜來。」左右的人告訴他說:「冬月沒有瓜。」竇軌說:「確實是一盤好瓜,為甚麼說沒有呢?」不一會又驚恐地看著說:「不是瓜,都是人頭。」竇軌說:「是跟我要命來了。」又說:「快扶我起來見韋尚書。」說完就死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