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歷史上的因果故事在告訴人們甚麼(三)

【明慧網2002年5月9日】
魏輝俊

北齊的陽翟太守張善,刻薄殘酷而又貪婪,他的壞名聲流傳很廣,蘭台遣御史魏輝俊到郡上治理,發現張善貪贓枉法的事情很多,論罪該死。於是就把張善押到獄中。但張善買通了上下,反過來誣陷輝俊為了收刮民財才把張善押進獄中。文宣帝很氣憤。認為法紀被歪曲了,派尚書令左丞盧斐複查這個案子。盧斐就接受了皇上的旨意,構成了輝俊的罪狀後上奏。然後文宣帝下旨在州府處斬。輝俊對令史留下遺言說:「我的情況你都看得清清楚楚,現在這件事,又能怎樣呢,你給我準備一百番紙,二管筆,一錠墨,讓我帶在身上隨著我屍體,如果天地真有神靈,我一定要報復盧斐。」令史也很哀悼,給他收屍安葬並備了紙筆等。十五天以後,張善得了病,只說磕頭,沒出十天就死了。才過了兩個月,盧斐出使魏國犯了譏駁犯上的罪,被魏國收押並奏明齊國,文宣帝用毒酒殺了他。

梁武帝

梁武帝蕭衍殺了齊主東昏侯,取代他的王位。被殺死的人很多。東昏侯死的那一天,侯景出生了。後來侯景在梁作亂,攻佔建業,武帝被囚禁餓死。簡文幽禁被壓死,梁武帝的宗族子弟幾乎無人倖免。當時的人都說侯景是東昏侯的後身。

蕭 續

梁廬陵王蕭續任荊州刺史,那時有武寧太守張延康,很擅長騎馬射箭,別人都很佩服,調令下達將要還京。廬陵王要他為自己辦事,但延康心裏想要進京更上一級官職,辭別蕭續不肯留下。蕭續就收集延康在任郡太守期間的罪過,押進監獄,派使者啟奏申報,想讓朝廷下令在州郡處決延康。梁王平素很了解延康,再加上懷疑廬陵王訴奏不真實,就下敕令送到京都來。廬陵王既懷恨延康,又害怕延康申訴之後得到昭雪,翻案後自己獲罪。於是沒有宣讀敕令,派獄卒勸說延康:「如果知道王爺要殺害你,為甚麼不脫身到京申理?如果能去的話,我該為你找方便。」延康認為獄卒說得有理,於是在夜間逃跑了。廬陵王派了遊軍在路上設下埋伏,在城下把延康刺死。然後上表奏延康從獄中逃跑後格鬥而死。還有個枝江縣令吳某,將要回到揚州,也被廬陵王要求留下,但吳某也不肯留,廬陵就派人在道上襲擊殺死了他,全家幾十口也一起被沉到江裏淹死。幾年以後廬陵王得了病,他日夜常常見到張、吳二人,他只是說:「饒了我,饒了我。」不久就死了。

張 絢

梁武昌太守張絢,有一天外出乘船,有一個僕人,力氣太小使他不大滿意,張絢就親自打他,一棍子下去把僕人的胳膊打折了,看情形也不能好了,張絢就把他推入江裏。不一會兒,看到這個人從水裏出來,對絢拍著手說:「我的過錯是不該死的,你殘酷地把我殺了,現在我來報仇。」立刻就跳到張絢的嘴裏,因此張絢得了病,沒幾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