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給長春親戚的信

【明慧網2002年4月14日】

姑姑、姑夫:

你們好!五一在老家相聚,能與二位堂弟在老家第一次見面,實乃人生一大幸事。只可惜時間短促,你們旅行的日程又安排的很緊,未能好好聊聊,不無遺憾!

你們臨走那天,我與姑姑談到法輪功這件事。原想你們在長春更了解實情,不料一溝通看法竟差距很大。

這幾個月以來,我總在琢磨這件事:若是其他甚麼事情,聊聊天雖觀點相左,也就過去了,無須再談。可法輪功這件事可不同。以我三年來的修煉體會,以及三十歲的人生歷程中的見識和閱歷,我以內心最深處的聲音告訴您──姑姑:法輪大法(法輪功)是佛法;這關乎到一個人現在和未來的幸福。因此,我思慮再三,決定將我的一些看法寫出來,供您參考。同時也希望您能將內心想法坦然告知,以便溝通。

我想,你們對我、對法輪大法弟子可能心存很多疑惑:為甚麼這些人會對法輪功如此堅信?世上哪有神、佛啊?在哪兒啊?為甚麼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北京上訪?為甚麼獨裁者如此迫害這些人還是不屈不撓?為甚麼……為甚麼……

其實,任何一件事情的存在,都有其背後的原因。

的確,從我們小時候懵懂記事以來,哪個人敢直言不諱的講誰誰誰是佛,誰誰誰在普渡眾生?這會引起多大的社會反響。因為,從我們上學時起,教科書給我們的就是無神論,達爾文更是說人是從猴子進化而來;「文革」中對神鬼之事更是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即使歷史上確有神佛,確有普渡眾生的事,那也是佛教、道教這些歷史上流傳下來的事情;……所以,人們對法輪功這件事就有各種各樣的不同看法,就有這樣、那樣的疑惑、不理解。

我是在父親去世後不久一個偶然的機會得遇法輪功的。父親的去世,使我在痛定思痛之餘開始思考人生──人來在世上到底為甚麼活著?除了學習、工作、掙錢以及娶妻生子、孝敬父母等等這些人之常情之外,為甚麼內心深處還總是心有不甘(一個人的生命到終點的時候就像父親這樣說走就走了?一生吃了那麼多苦,還沒享幾天福呢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歷程?甚麼是痛苦甚麼是幸福?人死了到底有沒有靈魂?……)當時我覺得父親的去世在向我啟示著甚麼,我感覺到了應該重新審視自己的時候了。腦子經常問自己:急欲掙到很多錢真的就那麼重要嗎?父親重病在身需要人扶一把,需要人端一杯水的時候,我在哪呢?世上還有沒有更值得珍惜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我得以拜讀到《轉法輪》。一個星期下來,我的內心受到極大的震撼。書裏從全新的視角給人展示了一個嶄新的世界觀、人生觀。當時我的感覺是:難道自己白活了三十歲?不行,我要修煉了,這才是我要走的人生的路。

當然,你們可能會問:會不會是當時悲痛之餘,無法排除心裏的憂傷而找到了一種心靈的慰藉?我可以告訴你們:不是。我自小就屬於那種理智佔主導型的性格,尤其在人生觀、世界觀這種大是大非面前、更是很少摻雜感情成分。

當時雖然決定要修煉了,但對書裏講的也不是全信,最多能信70%,畢竟從小學到大學腦子裏裝的都是無神論的東西。有幾個月的時間,有時望著藍藍的天空在問自己:難道天上真的有神、有佛、有道?當時相信有佛、道、神,並不是天目看到了甚麼,更多的是覺得書上講的有道理,以事實為根據。當然,經過這些年的修煉實踐,現在是堅信不移的了。

說到此,我想起了很多人心中存有的疑問:法輪功既然這麼好,為甚麼當權者還要迫害?電視上為甚麼出了那麼多殺人、自焚的事情?其實在1999年7月22日當權者鋪天蓋地陷害法輪功之後一段時間,我的內心是非常痛苦的,經過一番辨識,我發現媒介宣傳的是假的──全是栽贓陷害。

舉幾例說明:

在99年7月22日下午看到誹謗法輪功的新聞時,當時非常震驚──怎麼成了這樣?可是看到電視上說甚麼世界末日、地球要爆炸,我就覺得不符合實際情況──任何一本法輪功的書裏都沒有這樣講;當時中央台的依據是我們老師在一次講法中的錄像回放。剛好那次講法錄像我看過,中央台竟然掐頭去尾只放了中間幾句話──不了解的人看了就以為是我們老師的意思。其實是這樣的,我們老師講:世界上很多宗教、很多預言書都講到了世界末日、人類大劫難,可是我告訴大家,那個所謂的大劫難已經不存在了、沒有了。本意是說沒有甚麼大劫難了、甚麼世界末日了,可中央台把我們老師引用其他宗教的話剪輯斷章取義,變成我們老師說有世界末日等。當時我心裏吃驚不小:這麼大的嚴肅的事情,怎麼可以完全顛倒事實、誤導百姓呢?

去年春節的「自焚」事件,影響太大了。當時我在保定岳父家。晚上新聞聯播播出後,家人自然要勸──說你看都煉成這樣了,趕緊別煉了吧!可是我心裏清楚真正按照「真、善、忍」修煉做好人的法輪功弟子,是絕對不會「自焚」的。(我們老師在書裏一再講:煉功人絕對不能殺生、自殺也是殺生,自殺是有罪的)。於是告訴家人:那個不會是法輪功弟子。家裏人說:怎麼不是,電視都演出來了。第二天去火車站買票,趕緊買了張報紙急欲想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報紙上登的自焚者之一王進東和電視上播出的王進東不是同一個人!電視上的魁梧、大臉盤,報紙上的瘦小,骨架子小。當時想會不會是火燒了以後把人燒腫了,可是又一琢磨不對勁──如果燒腫成那個樣子,那肯定就昏過去了最起碼不會坐在地上那麼大勁喊口號!這件事給我的印象太深了。後來看碟片「自焚真象疑點分析」,心裏更明白了:堂堂中央台竟然像拍電影一樣以一個自導自演的假事件在矇騙全國千千萬萬的善良老百姓!

當然以上僅列舉了2個事例,但由於親身經歷,故而現在仍然心有隱痛。今寄去一張碟片,裏面有:天安門「自焚」真象疑點分析、1999年4月25日萬人依法上訪真象、1400例真象、法輪功弟子被迫害真象等等。願你們能不帶任何觀念的看一看,以便得出客觀、公正的結論。那麼事實真象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其實,從99年7月20日開始獨裁者操縱的警察就綁架了很多人,勞教、判刑,以至到了2001年就有相當多的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勞教所、看守所等,很多人受盡折磨。全國現在有老百姓被迫害致死的就有340多人,內部統計達1600人;被關、被判、被勞教的達10萬人之多,我就是其中一員。2000年6月14日早上我在環城公園煉功,被三個便衣警察帶走,後判10天拘禁被關在看守所。現在僅北門外女子監獄就劫持了四、五百人,還不要說其他的看守所、勞教所。

那麼是這些人有政治企圖、想推翻政府嗎?完全沒有。我所接觸的法輪功弟子都是從做好人開始,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的善良百姓。至多是去北京上訪,說明冤情。99年7月20日之後的一段時間我真的無法理解這些迫害的事情,曾想直接寫信正告獨裁者。當時我嫂子說:「你太天真了。」從後來事情的演變看,的確如此。人被抓、被送進監獄,不斷有人被迫害致死,誹謗定性也步步升級。隨之,我也逐漸看清這場運動的實質:江澤民及羅幹少數幾人,出於對自己權力不穩的莫名恐懼,僅僅因為煉法輪功的人數太多了,感到了所謂的威脅,從而對眾多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弟子下手。不許上訪、不許講真象。另一方面,也是法輪功所提倡的「真、善、忍」觸及到了江澤民維持政權所依賴的「假、惡、暴」,使他們幾乎是神經過敏的恐懼。

寫到這兒,姑姑可能會像五.一見面時那樣勸我:既然形勢這樣嚴酷,那你就不要煉了吧;萬一被抓進去,妻子、孩子怎麼辦?再說,你給我們講了這麼多,我們也不信神、我們也不想煉,有甚麼用?

在某種程度上講,我的確是冒了一定風險在修煉、在給人講真相;但三年多的修煉使我確實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確是千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我自己在受益,卻還有許許多多的無辜百姓被獨裁者操縱的喉舌媒體所愚弄。

歷史上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曾遭到迫害,耶穌被釘在了十字架上。今天,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同樣犯下了天大的罪業;反過來說,一個人對法輪大法的哪怕一句公道話都會給他(她)帶來莫大的福分,更奠定了自己生命未來的基礎和位置。

退一萬步講,即使不講佛法,我們目前這個腐敗盛行、弱肉強食,各種矛盾日益激化的社會,多麼需要「真、善、忍」!那些至今仍被關在監獄倍受折磨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弟子多麼需要人們的聲援和支持!

侄:唯爾
2002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