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父母、兄弟、姐妹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這是我的一封家書,我想同樣把它獻給天下所有的父母、兄弟、姐妹,希望你們能夠認真思索這一關係到你未來永遠的問題。為了安全,請原諒我隱去了真實姓名。

媽媽、各位兄嫂、姐姐、姐夫、還有孩子們:

你們好!

自從家裏有了電話,我就沒有給家裏動筆寫過信。而現在我越來越感到事關重大,非寫信不能明志。

20幾天前,看到一個同修說到他的一件事情,他姨無兒無女,對他百般寵愛,要求他放棄法輪功修煉,從物質上滿足他的一切,他沒有答應,他姨很生氣。可過一段時間,他姨患腦溢血死在自己的屋裏。樣子很難看,全身紫青,捲在一起,等他們發現已經兩三天了。這時他的天目看到姨很懊喪地走到他面前說:你怎麼就不把法輪功給我說清楚呢?他有點急了,我怎麼就沒跟你說清楚!此事對我震撼極大,我對家裏的人,也算是用心良苦,先是大華、勇,後是我姐,以及大家,還有我最愛的媽媽,我心急如焚,可沒辦法。大上個星期和三哥通一次電話,他也說我"沒費甚麼勁",看來真的是我的問題了。思忖多日,我想我還是應為你們盡一點責任,能否明白,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我是95年初開始修法輪大法的。在這之前我學過其它的功法,已經有一些像"宇宙語"之類的小技了。但依然得病,每年要花國家一千大幾。而我自從修大法以來再沒花國家一分錢,身體康健、好於我歷史上任何一個年代。

幾年來,我的變化太大了,我的身體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六年來,我解決了修煉中的很多問題,明白了無數個"為甚麼",我幸福,我激動,我無以言表。可人類的語言太無能,我無法讓你們一下子就明白。如果能那樣,人類就100%地修煉法輪大法了。可我們這茬人類確實是衝這大法來的。紫童(我的兒子)就是來得這部大法的,當時他常住院,我要每天為他的身體健康擔心,因為他,我常常不能正常上班。奇怪的是,在我得法將近一年的96年春天,他連續住院,高燒不退,醫院沒有甚麼好辦法,也說不清楚。我思想鬥爭很激烈,當時我對法輪大法已有很深的理解,但我擔心他還很小,無法理解深奧的大法內涵,因為大法看似淺白,實質博大精深,所以我並沒有給他聽大法。有一天我終於鼓足了勇氣給他聽大法。早上剛一出院,可他9點多鐘就又發燒,我心裏急得團團轉。10點鐘,給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奇怪!我心裏高興的不得了,小小的他居然全神貫注地聽,逐漸神清氣爽,中午基本痊癒,下午就歡蹦亂跳的了。從此他成為一名地道的大法小弟子,再沒吃過一片藥,你們看見了,都誇他長得壯實。

幾年來,我家裏很少有蚊子,有了蚊子專咬雨青(我妻。在我和兒子修大法前蚊子咬我倆,從來不咬她),師父也幾次在夢中點化她,她不悟。但她在思考,觀察我倆地變化,她知道我比以前對她更好,而紫童也主動按大法要求去做,比別的孩子顯得要大,而且懂事,沒有一點嬌生慣養的習氣。在去年10月的一次試驗中,她的眼睛被酸燒傷,在家躺了兩個多月,中間有幾次反覆,她終於明白應該得法了。當她讀完大法後,眼睛全部康復,由於她沒有我當初的感性認識階段,她一上來就進步得很快。今年回家的時候,你們都看到了,她的眼睛一點毛病也沒了。我講這些都是我們親身經歷的表面現象,沒有講別人的更神奇的故事。有些故事說白了就是現代的真實神話。意思是告訴你們:我的媽媽、姐姐、哥哥、我的親人。法輪大法對我全家恩重如山,師父對我關懷備至,我們不能恩將仇報,以怨報德。我想師父對我這麼好,你們雖然還不能完全理解,但最起碼你們應該替我感到高興,應該禮貌地謝謝人家,同時你們的態度能定下你們的未來,這是真的。

法輪大法太大了,我師父太高了。你們無法想像一個人誹謗大法、辱罵師尊,他的將來會非常可悲,那又能怨誰呢?老子講:"道,可道,非常道"。要是誰都能認識"道",他就不這麼珍貴了。我給你們講這些,你們不可能全明白,但我希望你們牢牢地記住"真、善、忍"這三個字,你雖然看不見,可他會照樣起作用。這些都是天機,按理說常人是不允許知道的,我是真心地希望你們好。

至於目前的形勢,真正修煉的人都十分清楚,因為師尊在從前的講法中都講給了我們。只要你們了解一下歷史,像耶穌,在他傳法時也是經歷一個人間"浩劫"的,而我師父在末法時期不是僅僅傳法度人,他是在正法,這是更大的天象。現在這個宇宙中,除了地球表面(分子一層)已經全是新的了,法正人間不會很久遠,但也不是明天的事兒。你們也不用為我擔心,真正修煉的人是有福報的,不應該有的麻煩就不會有,看似嚇人,實際上它動不了你。

"正法"這是史無前例的,師父要在這個過程中看一切生命的心性標準,以便挽救更多的人。因此你們雖不修煉,但也在其中,你們的態度就是你們的未來。目前在國內遭打壓,而在國外卻蓬勃發展,現已傳遍英、法、美等近40個國家。

其實,你們應該冷靜地想一想。幾千年來,地球上的修煉從未間斷過,包括牛頓這樣的科學家,他們最後也走向了"神學";今天的知識分子更是數不勝數。今天的科學發現足以改變我們的教科書,如去年報導的"正物質、反物質",它們把自己放到對方的環境中都會解體,你們相信嗎?它是客觀存在,不管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它都存在,並按照自己的特性制約著一切。你過去形成的觀念是真理嗎?人類說沒有神,神就不存在嗎?

篇幅所限,我無法給你們談的太多,我只是在盡我應盡的義務。願你們身心健康,全家幸福,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同時,請你們放心,我會把我的小家庭建設得更好,生活更幸福,紫童更加茁壯。有大法在,我一定會做得更好。

另外,關於報紙電視的宣傳,希望你們動腦筋。看似無所謂,其實它在帶你叩響地獄之門。因為心裏想甚麼、相信甚麼就是你的"心性"標準。也就是選擇"正"還是選擇"邪",這是大是大非問題。法輪大法是修佛的。兩年來,大法弟子忘我的、自願的、全面的講清真相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挽救那些被矇蔽的生命。

最後,我有幾點希望:

1、請給媽媽多念幾遍這封信,一定要讓她明白我講的意思。我是受益者。她應該從心裏謝謝人家。這叫"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其實,何止全家。
2、如有可能,請家中每個人都看我的信,並且要看明白。
3、我們現在地球上的人類,都是在久遠年代以前冒天膽下來得法的,機緣實在難得,且一去不復返。有可能都要看一遍《轉法輪》(師父有18本書),相信你們不會白看的。
4、不要跟別人一樣誹謗大法,你們的生命承擔不起。
5、傳統的道德規範請不要丟盡,那是上蒼給人規定的行為規範。否則,雖有人的形體,但不是真正的"人"。只有遵守這些道德規範:如孝敬老人、親近手足、愛護妻兒子女、善待他人等,人們才能活得幸福、才有意思。否則,物質再豐富,"心"必苦不堪言。

別不多說,有問題可給我寫信討論。

珍重,珍重,再珍重!


媽媽的兒子
你們的親人 袁啟書
2001年11月30日

人只有親自下到水裏,才能真正找到浮力的感覺,身在法中才知道法輪大法好。

雨青筆
2001年12月1日

師父教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相信法輪功是正法。

紫童字
2001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