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了

|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柏林牆倒了……

目睹了希特勒縱火國會、嫁禍政敵,目睹了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被迫害致死,目睹了斯大林獨裁蘇俄、迫害自己的人民,目睹了東歐共產國家的成立和滅亡……,離柏林牆150米外、柏林最具聲名的艾德隆五星級大酒店卻依然像歷史見證一般地屹立著,迎接著來往的世界要人,其中包括一些最臭名昭著的獨裁者。

2002年4月8日下午三時,愛德隆大酒店鋪上了紅地毯。門外來了幾十個德國摩托騎警,穿著煞白的制服,像送葬隊一樣,領著幾輛黑色高級轎車,經過零零散散的一幫搖著紅旗的中國學生。江澤民灰土著臉從車裏出來,兩臂無力地耷拉在身前,在一幫保鏢的簇擁下,無力地挪著身體進了酒店,完全失去了「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活力」。酒店門內門外都有幾雙犀利的目光盯住他。

傍晚六時,他又出現在一樓參加接見僑團的宴會。在舒適酒店的休息似乎對他的身體沒有任何幫助,這回不但臉色發灰,還要兩人攙扶著走動。宴會廳外依然有幾雙銳利的目光盯著他。沒過20分鐘,他堅持不住,又由人攙著回房了。在五樓的總統套間裏,整晚都可以聽到大街上遠處傳來的法輪功煉功音樂。

次日早九點一刻,驅散了所有在大廳(Lobby Lounge)裏喝咖啡的酒店客人和一兩個穿著黃色法輪功煉功服的人,保安人員又神色緊張地把江澤民簇擁著出來了。一位女士在他身邊不遠處突然喊了一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必下無生之門。」中國記者正在前邊攝像,他們誰也沒敢吭聲,只一個保鏢衝上去捂那女士的嘴。她扯下保鏢的手又喊:「法輪大法好!」幾人同時在大廳裏不同處響應:「法輪大法好!」沒走幾步,在遠處酒吧裏坐著的一位男士又喊「法輪大法好!」,又有幾人回應。江澤民好不容易走到酒店門口,又有一個女孩衝上去說「迫害法輪功必下無生之門」。剛坐進車裏,又有一位女士在酒店門口試圖打橫幅,雖被保鏢檔住,但遠處街中間的法輪功橫幅卻醒目地高舉著。

在總統府,與德國總統一握手,江澤民擠足了笑容正要做秀,記者也正要按快門,人群中一個小姐用中文喊到:「停止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的笑容在閃光燈下僵住了。記者們全都扭頭看過去,頓時一陣騷動,大多數人雖然聽不懂中文,但可以明白「法輪功」。

江澤民一天都灰土著臉,所到之處盡是法輪功。德國方面已經用了是其他國家總統兩倍的戒嚴,還是達不到他的要求。也許對太多無辜中國人的迫害使他過於神經質,一個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小姑娘就足以把他嚇得夠嗆。酒店裏來了很多德國國家警察特工,不許非代表團的中國面孔出入,他們完全把酒店接管過來,戒備森嚴。一個五星級酒店顧不上名聲,不得不驅趕中國面孔的酒店客人。看來他們受到的壓力不小,不然不會做這麼砸牌子的事。看來江澤民可以靠合同與大宗生意來指使大德意志國民為他服務了,這些工作人員也說:「就在柏林牆150米外,我們當然知道怎麼回事,我可以有我的個人觀點,但我要執行命令。」

傍晚從樓上下來到了大廳裏,江澤民似乎終於見到民眾的一個「好臉」:一位很有貴族氣質的白人男士在幾步外揮手用中文說:「你好。」喜歡做秀的江澤民高興地舉起手也揮著說:「你好。」這位白人男士揮手接著說:「法輪大法好。」江澤民揮著的手尷尬地放不下來,凝著臉硬把頭轉開,今天他真是倒霉透頂了……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這一切發生在這兒。150米外的柏林牆被憤怒的人民拆除了,在前東德境內的艾德隆大酒店又重新裝修,繼續自1907年開始的生意。希特勒沒了,斯大林也不在了。柏林人在幾經滄桑後肯定地望著艾德隆點頭:這個獨裁者也一樣,終究會走的。柏林牆都倒了,在中國人心中的牆早晚也要塌的,歷史不都給了答案了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2/2091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2/2091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