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自身空間場的重要性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15日】修煉前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即使是坐著的時候也容易感到疲倦,因此總是無法端端正正地坐著,需要將背倚靠在椅背上或牆上。修煉後,身體狀況早已明顯改善了,但是這個習慣卻像一個無形的觀念跟著我,使我即使沒有很疲倦的感覺,坐著的時候依然不能端正坐著,時常會懶散地半躺著。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來看,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應該是很基本的要求,但是我一直都忽略這個問題,使得長期養成的習慣在修煉後仍然時常左右著我的舉止。

隨著修煉的時間增長,我開始意識到應該要端正地坐著,但往往都只限於學法的時候。在日常生活中就比較沒有留意,譬如回到家中,常常會舒舒服服地倒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雖然這個小小的生活細節隱藏著我的許多執著心,比如怕吃苦,求安逸,無法專注等等,然而我卻一直沒有認識到。

有一天,我感覺到有點兒精神不濟,身體有幾個部位同時都感到有點兒疼痛,心裏想可能是消業吧,反正是好事,也沒在意。可是,後來忽然想到如果每一次都把身體的不舒服當作消業,那麼不就在這一個點上一直停留在消業的層次嗎?也許此時的狀態是師父要讓我悟到其中蘊含的更深的法理!不過由於當時精神真的有點兒差了,我就想先清理一下自己的空間場,也許思想中有不好的東西在干擾我,才讓我感覺不舒服。當我靜下心清理自身空間場以後,我漸漸地恢復了精神,思想變得清晰了。這時我發現剛剛我是用一種不太端正的姿勢坐著,看起來很沒精神,於是趕緊端正坐姿。然後我的精神恢復到很好的狀態,身上的疼痛也逐漸消失。

透過這件事情我體悟到,當一個人的思想中有不純淨的念頭時,他的一言一行都會反映出來。以前每當我承受了一些精神上及身體上的痛苦,造成自己很疲倦與精神不濟的時候,心中總覺得很痛苦,總覺得為甚麼我又陷於魔難之中,為甚麼過關總是那麼難?然而我並沒有想到這些干擾與魔性完全是和自己的執著心息息相關的。也就是說,如果我能保持自身空間場的純淨,其實除了自身需要消掉的一部份業力以外,外來的舊勢力的干擾所帶來的黑色物質或髒東西,是完全無法強加在我身上的。

師父在「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說:「另外我們學員以後在集體煉功或者再有像我們這樣的大會也可以採取靜下來五分鐘,坐在那兒結印,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這樣想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五分鐘就管用。」而且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明白地告訴我們:「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因此,我體悟到不管做哪一種大法工作遇到干擾時,應該都要儘量地清理掉自身空間場內的干擾,然後再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邪惡時才會有效,否則邪惡所發出的不好的東西都將藉由我們自身正念比較不足之處使我們所發的正念威力減弱。

由於在人世間養成的許多思考與做事方式,使得我們常常不假思索地利用常人的思考方式想問題,往往都要等事情發生了比較嚴重的困難時,才會認真地去想為甚麼會遇到這件事?要如何解決?但是,學了法之後我們都知道,其實很多現象並不是常人這層的因果關係而已。比如我是因為自身空間場有不正的東西,才會造成身體狀況很差,根本原因並不是消業。可是每當我們遇到自己狀態很不好的情況時,往往都會想:「是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事情,而造成邪惡的干擾?」雖然之後很專注地對於干擾這件正法工作的邪惡發正念,但是由於沒有真正找到干擾的原因,發正念的效果當然就有限了。其實,在正法的最後的這段時間裏,我體悟到我們應該要以法的標準時時刻刻要求自己,主動地以法的各層標準要求自己,不能再消極地等著考驗來到才去悟如何過關,才去悟該怎麼達到法的標準了。否則,消極的對待過關的方式是很難真正在法上認識法的。

以上個人體悟,請不吝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2/2012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