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友人問

【明慧網2002年2月15日】向友人介紹法輪功,發現人們對法輪功的不能理解有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被各種固有觀念障礙著,包括從宗教中得來的認識概念。

也有人對法輪功的看法不是建立在本人直接了解的基礎上,而是在不知不覺中接受和相信了他人道聽途說的、或不負責任的評論。

下面是對友人提出幾個問題的回答。把它寫出來,是因為希望親友們能在對法輪功的看法上能不受大陸媒體的造謠和誤導所欺騙,能有一個正面的認識。

友:對我來說,任何宗教或特異功能都必須是有證有據。我們知道猶太教、基督教等都是由人(即世上的人)創造出來。這些宗教的共同缺憾就是沒有去證明神、真我或未來世界的存在。撇除這些證據,那些教主和我、你或他都是同等地位的普通人。

答:首先,法輪功不是宗教是修煉。法輪功沒有宗教儀式,沒有崇拜。當然宗教也是修煉的一種形式,但修煉卻不一定需要宗教的形式。耶穌在世時沒有基督教、天主教,釋迦牟尼在世時也沒有佛教,正如你說「教」是由人創造出來的。再說經過兩千多年的流傳,時至今日宗教中很多東西已經面目皆非,與真正修煉差距甚大,所以請毋將法輪功與宗教相提並論。而且法輪功與過去的任何一種修煉都有著根本的不同,歷史意義非常重大。

至於說證據,修煉界講明白道理之後產生信念,還要再通過實踐,即「修」在先,然後才能夠「證悟」,最後達到「開悟」,以至修成一個「覺者」(一個覺悟了的生命,古印度語即佛)。先有修才有證。「證」是修煉者自己的證悟,而非像上中學那樣在試驗室裏作試驗的「證」。

如果有人問為甚麼不能像中學物理化學課那樣來證明呀,那我們反問一聲:為甚麼相對論和高能物理不在課堂上作試驗來證明呢?不同的學科有不同的驗證方法。越高深的學問離日常生活越遠,就越不能在課室中用簡單的試驗來證明。現在科學家們在研究人的大腦,思維,以至生命的轉生,其它空間的存在等,他們作的試驗能一樣嗎?

現代實證科學是以研究人類所接觸到的最表面物質為起點的,所以它的基礎學問是很接近於日常生活經驗的;然而當科學越來越進步,研究對像越來越深入時(即研究的物質趨向於比表面接觸到的物質更微觀或更洪觀時),人們自然就會發現試驗方法越來越和日常生活經驗脫節。人體修煉是更高的科學,驗證的方法當然就更不一樣了。

而且證據不是沒有,難道耶穌和釋迦牟尼不是證據嗎?只是歷史久遠了,現有些人硬是不承認耶穌和釋迦牟尼曾有其人了,也不承認歷史上對他們事蹟的記載了而已。(不承認的人多數是連了解都不肯去了解,就主觀斷定的。)

其實證據還有很多,在西方有很多對特異功能、轉世等方面的研究,做研究的人很多是非常嚴肅、非常具有公信力的學者。但人腦接收資料和信息是經過過濾的,當人的頭腦被某種固有的觀念框死了的時候,不符合自己觀念的證據就都不肯接受,或接收不到了。

友:感性可以取代理性嗎?對於真、善、忍的追求,就像十誡一樣,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但是它們不能取代證實真我或神的存在的先決性。

答:感性決對不可以取代理性,正因如此我才學煉法輪功,因為我和千千萬萬法輪功的真修者們一樣,都是經過理性的分析,判斷,然後再加上修煉中的切身體會和驗證,才樹立起堅定的信念的。

反過來講,不修煉的人主觀認為有信仰的人「不理性」,這結論本身難道不也是屬於「感性」的嗎?不是人的感覺認為信仰「不理性」嗎?

以前我也是無神論者,曾和你的想法一樣。我們不是不問證據,而是從理解到相信,再通過修行而將來達到開悟。

友:人民應否站出來支持受壓的法輪功人士?對於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人士,我的看法是他們有別於因爭取民主運動而受鎮壓的民運人士。民運人士是為全國人的長遠利益而受苦,而法輪功人是為其個人的信仰而受苦。

答:法輪功修煉者不向邪惡低頭,不屈不撓地向世人講清大法好的真相,他們為的不止是個人的堅持原則和信仰,而是更多的人。特別是中國人(因其受邪惡欺騙最深)。宇宙給與人類的是真善忍的法理,只有當人人心中真正有了真善忍,人類才能有永久的平安和幸福。

民運人士我也敬佩,但如果道德不回升,民主運動能解決人類的根本問題嗎?「長遠利益」能有多長遠?

法輪功是在為眾生的更長遠利益受苦。雖然這一點不了解法輪功內涵的人現在無法看得到,但卻是千真萬確的。(只要能用開闊的思想看完法輪功所有的書和李老師的文章的人就能明白。)

就算是站在人的基點上,用人類哲學的角度去看問題,世界上很多人士也已經看到了法輪功運動的深遠意義,所以法輪功被數百位教授、議員等提名候選諾貝爾和平獎。

另外,個人的體會告訴我,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受的苦難,是一個「為我」的生命所無法承受得了的。當然這裏面也包括一個生命的對自己負責的「為我」,但還有更多。

友:當然宗教自由亦應該爭取,但其重要性因其先決性條件不存在而顯得薄弱。

答:為甚麼「爭取宗教自由」的重要性就「顯得薄弱」?除去各宗教具體內涵的表面,從實質上看:-「宗教」是信仰,信仰是一種思維活動,那麼沒有了宗教自由不就等於是沒有了思想自由嗎?沒有了思想自由的「自由」還稱得上甚麼「自由」?!千萬別讓對宗教的偏見把自己搞糊塗了啊!

甚麼是「不存在」的「先決性條件」?上面講過法輪功修煉者所承受的不止是為了自己的信仰,但是除此不談,即使只是為了個人的信仰,一個覺悟了的生命立心向善向上有甚麼不好?

如果一個孩子自發地努力學習,立志要上大學,作一個有知識的,對自己負責的生命,大概沒人會因為孩子希望的是個人的提高而覺得不能接受,或認為不值得支持吧?

同樣的,一個修煉的人致力於提高自己,向善向上,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立志要「返本歸真」,為甚麼就不被接受?為甚麼就不值得支持?是否是讓對宗教的偏見影響了邏輯的思考?是不是因為自己心中認定這所「更高的大學」不存在,和不可能存在,就不能容忍他人相信她的存在?(但她卻是真實存在的!)

友:記得早前你介紹過的一篇文章,內容論及殉道的問題。它說在中國的法輪功人士就像基督教早期的殉道者。最後羅馬的統治者因信奉了基督教而把它發揚光大。我們亦只能等待中國的統治者信奉法輪功而使其發揚光大。

答:歷史的教訓是:每當一個真正的覺者在世傳道過後,人們把他的教導「發揚光大」的時候,就已經是人在開創宗教的時候了。晚矣!(失去了最好的一個機會)

友:真實存在的事物會否讓全世界的人抗拒相信嗎?--就像地圓說和日心說,它們最後都給證實而為全人類相信。我相信法輪功(假設它是真實事物)最後都得到證實而為全人類相信。

答:忽略了重要的一點:地圓說和日心說都經歷過全世界的人都「抗拒相信」的時期。問題在於我們是跟在別人後面,不敢向前邁出一步呢,還是做個勇於探討真理的人?

一個生命需要對自己負責,應該自己去分辨一個事物是否真實。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就一定正確嗎?那麼全世界的人不都曾經相信過地心說嗎?如果用相信的人數多少來決定一件事物的真實與否定的話,那麼法輪功在短短幾年內有一億人學,這又說明了甚麼呢?如果惡勢力沒有造謠迫害,學的人數還會更多。

友:你會像哥倫布一樣努力去證實法輪功的真實嗎?

答:很高興你問這個問題,因為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我可以問心無愧地回答你說:是,我正在努力。

真正的科學精神,是追求真理的精神。正是這種對真理的追求促使我了解法輪功,進而決定修煉法輪功的。現在人們對照教科書,裏面沒有的內容就說是不科學,那才是膚淺和愚昧呢。如果以為教科書甚麼都有,甚麼都正確,就等於以為人類已經掌握了全宇宙的知識,甚麼都知道了,那麼科學也就不用再發展,人類也無法再進步了。

最近看的一本書講得好: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史,是一部不斷把自己從偏見中解放出來的歷史。
-我們的祖先認為大地是平的,半球形的天空扣在它上面。
-托勒密幫助我們從這種偏見中解放出來,給了我們一個圓的地球,日月星辰環繞著它。
-哥白尼幫助我們從托勒密的偏見中解放出來,給了我們一個太陽系。地球和行星圍著它旋轉,軌道都是圓的。
-牛頓又幫助我們從哥白尼的偏見中解放出來,給了我們一個橢圓的軌道和萬有引力。
-愛因斯坦又幫助我們從牛頓的偏見中解放出來,給了我們一個彎曲的四維時空。

可是連愛因斯坦都並沒有把自己看成權威。他對後人的期望是能夠永遠保持探索精神,不被生活的偏見所矇蔽。他曾寫下:「一隻盲目的甲蟲,在球面上爬行,它意識不到它走過的路是彎曲的。」愛因斯坦告訴我們的是一個重要的真理:人類永遠生活在偏見的束縛中,而可怕的是我們自己常常總不能意識到這一點。

愛因斯坦擁有真正開闊的思想,和真正科學的精神。他是有遠見的-現在狹義相對論中「光速不變」這一理論正在被科學的新發現所質疑。(牛頓的萬有引力理論也正受到衝擊。)

人類生活的空間是一個迷的空間,當我們輕言他人「迷信」時,更可怕的卻是自己正在「信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