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的超科學


【明慧網2001年12月3日】當我正在念小學一年級時,就喜歡看各種連環畫,以及許多神話故事,書中許多神奇的故事深深地吸引著我,使我認為虛幻比現實更美麗。那時我家有30多幅古代2米多長的中國畫,文革中被抄走,上面畫著孔子、關雲長、岳飛等其他不認識的人,有時會看到畫上的人走下來。我也從沒覺得奇怪,因為書中就是這麼描繪的。那時特別喜歡幻想,我在家裏的水缸裏總是養著幾隻田螺,放學回來總是看看他們是否像神話故事裏描寫的那樣變成田螺姑娘。

到了小學四,五年級就開始看古典小說,看《知識就是力量》和其他科學雜誌。當時科學家就對XX主義的美好遠景描寫道:「將來可以在工廠裏生產麵包,只要把木屑的分子加工變成麵包的分子就可以,加上香料就和麵包一樣好吃。」對科學家的大膽幻想以及武俠小說中描寫的神奇現象我從沒懷疑過,心裏充滿幻想,想著將來有一天長大後一定要去拜訪世外高人,這一幻想一擱就是30年。

直到1995年,我才去拜訪民間的一位70多歲的老婦人,她是閉門不出,在家修煉並幫一些人治病(我是由一位熟悉的醫生帶去的,事先未打招呼),到她家時,我以為主人不在,因為她看上去只有50來歲,滿頭烏髮,神采奕奕,她說:「昨晚已知道你來了。」這時屋裏已坐著四個人,雙手結印,眼睛微閉。老婦人說:「這些人都是來治病的,這個是長腦瘤,這個是鼻痘瘤,那是子宮癌,那個是腦血栓,他們都是不願到醫院挨手術刀就來這兒了。」老婦人說她並不馬上給他們動手治病,而是讓他們靜坐結印,靜下心來,天天給他們講佛家因果關係的故事,有時個把月才動手治,有時看出病人心沒動,就叫病人回到醫院去看。有一天來了一位年輕人,一進門雙手就發麻,原來這個人是個屠夫,殺了無數的家禽牲畜山珍水族生物,全身帶著的都是不好的靈體。那人說他全身難受,醫院查不出甚麼病,今天慕名來這裏看看。老婦人觀察了一下說:「你回去吧,這裏也治不了,以後可不能再殺生了。」這年輕人就走了。

兩個星期後,老婦人開始為一個女工抓子宮瘤,用了一種特殊的手法,一下子就把瘤抓在手裏,然後喃喃自語說了幾句。老婦人對女工說:「好了,你回去吧。」女工走後,我問老婦人:「這個瘤怎麼就隨意搞走了?您剛才對那抓出來的靈體說了甚麼?」老婦人說:「抓走瘤是有條件的,就是病人心裏要有一輩子的懺悔,懺悔過去所做的壞事,保證今後不做壞事,不搬弄是非,我對靈體說讓它去某個地方,對它也要慈悲,它來到人身上都有因果關係,把它請出來後也得讓它有個去處。」這時我全明白了。一個小時後,那個女工打電話來哭著對老婦人表示感謝,說瘤已摘掉了。原來這天醫院的醫療隊定期來工廠對女工進行健康普查,醫生用攜帶式B超機查出這女工的子宮瘤已消失。

當天老婦人把一個東西放進我的丹田,說:「今後你也可以去抓瘤了。」

我走後又去一個名山拜訪高人,這次去的目的主要是解開特異功能的謎。

小時候看到的科學雜誌上講到60年代時,蘇聯曾對人體特異功能進行研究,曾出現過轟動世界的思維傳感功能的試驗,由於這試驗方法不對頭,不是站在人體內在潛能的基點上,當然這試驗以失敗告終,其後,我大哥也進行多年的科學試驗,想製造出一種腦電波接收機,還幻想今後的電視機不用螢光屏,只用三稜鏡就可以顯像。

當我在山上向那位高人詢問有關特異功能的種種現象時,那位高人用示範顯示給我看,瞬間的時間,讓我破了懸在心上30多年之久的謎,讓我真正領悟了老子的「足不出戶,知天下事」的真正內涵,讓我在那個層次上一下明白了現代科學在人體這個小宇宙領域裏顯得多麼渺小,簡單低能。

那些用科學手段來實驗思維傳感或用科技的方法來發明腦電波接收機是一種不可取的笨方法,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現在科學家在世界幾個重要地點設置了接收外星球的電波信號的儀器,時刻等待著捕獲外來的電波信號,然而多少年過去了,科學家們仍一無所獲。但是來歷不明的神秘飛行器仍無數次的飛行在我們地球上空。它們時刻在注視著地球的一切,時常擄走一些地球人作解剖研究。現在的科學家想像不到外星人操縱的飛行器是使用怎樣的通信系統,其實在飛碟內部裝置設備較為簡單,根本就沒有地球人飛機上那些裝置的密密麻麻的儀表儀器,飛碟內部裝置除了吸收宇宙能源的設備就是一些定方位的羅盤,還有一些解剖實驗的儀器設備。外星人的通訊設備早已超出地球人的想像,他們使用的是思維傳感,這種思維傳感就如地球上的傳真機那樣,可以在天目的系統把文字或圖象輸送出去,不受條件及空間的限制,外星人的地面控制站也是以思維傳感功能收到信息的接收設備,因此地球人無論怎麼監聽接收太空的電波信號都是一種幼稚的舉動。

修煉界的這種思維傳感功能是妙不可言的,它不僅能傳遞文字數據還能傳遞圖象,而且它是一種修煉到某一層次的體現,天目裏的顯像是彩色連續性的,比看電影、電視劇更精彩,想看甚麼有甚麼,有人說慧能六祖沒上過學卻能寫下那麼好的《六祖壇經》,其實那不是想出來的,是他修到那個層次,宇宙的佛法就在那一層次顯現給他看的,他就寫下來了。佛法必須是修煉的人才能領悟所在層次的法理。

1996年我有幸得到《轉法輪》一書,我一口氣看完了書,知道了這是一本天書,《論語》開頭就寫道:「「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

《轉法輪》一書闡述了宇宙的最高真理,他以博大精深的闡述揭示了宇宙的奧秘。那些人間的特異功能。科學上的奧秘幻想在這部偉大佛法面前都是小能小術,渺小而又幼稚,但是人體特異功能畢竟是佛法在人的肉身這一層次的體現,他已經遠遠超出了現代科學所認識的範疇。例如科學家李政道在目前舉行的《物理的挑戰》大型學術報告會上提出了21世紀科技所面臨的四大問題。這四大問題分別是:為甚麼一些物理現象在理論上對稱?但實踐結果不對稱,為甚麼一半的基本粒子不能單獨存在而且看不見?為甚麼全宇宙90%以上的物質是暗物質,為甚麼每個類星體的能量竟然是太陽能量的10的15次方?還有未來5年,中國科學院將投入七千萬元研究生態系統對二氧化碳的作用。為破解全球關注的「二氧化碳失蹤之謎」作重點研究。

其實科學上的一切所謂的尖端項目難題,用佛法來分析三言兩語就解釋了,只是人類迷的太深,鑽進了外星人所帶來僵化科學的思維框框裏拔也拔不出。外星人帶給人類的科學只是非常低淺的部份。越是高級的真理越是簡單,大道至簡,用佛法可以破地球上的一切之謎,世上沒有解不開的謎與懸案,但是佛法是指導人修煉用的。

可以預見,在新的人類時期,人類會有一條嶄新的科學道路、嶄新的思維。現在的許許多多科學上的笨方法、落後的思維、愚蠢的定理、錯誤的理論將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