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從不反對人類的科學


【明慧網2001年9月5日】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是中國古老的身心修煉方法。法輪大法自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傳出以來,他的奇特功效和深奧法理吸引了上億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們加入了大法修煉之中,其中有很多是做科學研究的和在科學上有成就的人。法輪功從不反對科學,法輪大法有其完善的一套理論,而科學也有科學的理論。人類的科學在人類進入文明後才出現,他是人類文明下的產物,而不是科學在最先為人類帶來文明。在最初為人類帶來文明的是人的道德和原始宗教,如果沒有這兩者,也就沒有文明的人類和人類的科學了。科學在得到大力發展的同時人類的道德也隨之下滑,科學在為人類解決一些問題的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問題,這是科學的不圓滿。

人類都渴望得到真正的美好,而科學做不到,科學不能滿足人類對宇宙真理的追求,所以使很多有成就的科學家走進了宗教和大法修煉中來。科學的理論只能滿足一些知識面窄,少於追求的常人的簡單頭腦。這種人對科學的迷信維護和攻擊其它理論學說的行為都來源於其人潛意識中被感情支配的衝動。這些人不曾為探討科學付出過精神而盲迷科學,是因為他們的求生本能指使他們投靠人多勢眾和有力量的一方。他們是為生存,不被攻擊,而不是證實科學。

西方科學的理論和觀念傳至中國的時候正是中國處於兵荒馬亂的年代,中國人民沒有過在一個在穩定的社會條件下的健康地了解認識科學的過程,相反是由一個極端到另一極端的暴力革命過程,根本原因是一開始科學就被中國的政治利用,因為要用一件思想武器去打擊舊政權,其黨就盜用了科學理論來作為其黨的思想信仰。這些政治人物不是科學家,不會投身科學研究,他們只研究怎樣利用科學去煽動無知的民眾去打擊其它信仰的人。這個被權力慾望支配大腦的當權者更妄想症地把一切有思想信仰的人們都判斷為有政治目的的,所以動用了整個國家的機構,用盡最流氓手段去迫害這些無辜的人們。

大家知道在西方發達國家和世界其它國家中,「迷信」一詞和它指的東面是不存在的,這些國家的人民頭腦中也沒有這個觀念的。科學源自西方學術,西方政權從未利用科學來打擊西方宗教,而西方科學發達,同時思想信仰也自由,這是科學和宗教同時受到尊重的結果。相反在科技落後的中國,政治利用科學來打擊其它思想信仰,這正是同時地消耗和毀滅兩者,這是最可怕的。"迷信"一詞為甚麼中國才有,就是因為它是中共式的政治下的產物,是政治帽子,是為了打擊人用的名詞,決不是科學用詞,你翻遍所有科學理論書籍也沒有這個詞。我看到香港的一些對科學毫無貢獻的所謂科學界人物被流氓集團利用來攻擊法輪大法,他們的言論是不能代表科學的態度的,這些人徒有科學家的稱號,實質是淪為政治流氓,他們講的決不是科學方程式,而是政治口號,是在助紂為虐地為他的主子提供鎮壓法輪功的藉口罷了。

在此我希望科學界更能了解中國迫害法輪的真相,因為您們是有頭腦懂分析的人,應該更容易了解的。同時我也呼籲科學界能共同抵制江氏流氓集團利用科學達到迫害的邪惡陰謀,這不但能幫助到受誣蔑和殘害的大法修煉者,這也是維護科學本身。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中國古老的身心修煉方法,他從來不反對科學,他永遠不參與政治,他反對的是這場邪惡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