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不住的真相、禁不住的民心,難違的天意──悉尼旅遊點講真相紀實


【明慧網2002年12月14日】在悉尼有一個著名旅遊景點,也是我們大法弟子向來訪的大陸旅遊團講真相的好場所。這是各國遊客的必遊景點之一,客流量大。同時我們發真相的材料點又是遊客的必經之路。

幾個禮拜前,我在這裏發真相材料,突然出現整團的中國旅行團都不拿真相材料的現象。也有遊客剛拿了真相材料,團隊裏就會跳出兩個人喊「不要拿法輪功的材料」,並將人們手裏的真相材料奪下,摔還給我。有的還對拿真相材料者說:「出國前不是說好了嗎?不和法輪功的人接觸,不和他們說話,不拿法輪功的資料,怎麼又忘了呢?!」當我給幾位遊客發真相材料時,一位女遊客拿著真相材料激動地說:「看真相,看真相,實話說,我們甚麼都想看,但在海關被查被抓怎麼辦?我們害怕呀,不敢拿呀!」當時,正好是中共開十六大那段時間。我明白了,江氏邪惡集團為了阻止人民了解真相真是使盡一切手段,可是真相鎖不住,民心禁不住,天意不可抗拒!

我開始迅速地調整自己的心態,增強了發正念的頻度,抓緊學法不斷純淨思想,慈悲善念得以更好的體現。面對旅遊團隊裏專責「監督者」的阻攔和「鼓譟」,自己的心不再被帶動了,他們受欺騙宣傳至深的言行,只能是讓我更加明白,這些人需要更多的幫助。情形很快有了明顯改變,那些進入觀光區的中國旅遊團雖然都不拿真相材料,但當他們返回路過時,幾乎每個團隊裏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拿,並且隊伍裏的「監督者」也改變了態度,不再出來阻攔,竟變成了笑著聽我講了。那天,我帶去的所有真相材料,全部發完,一張不剩。有一隊中國遊客,那個「女監督」看隊伍前面有人想拿真相材料,她馬上站到我的對面,專門對著我,不厭其煩地對每一個路過的遊客喊「不要拿法輪功的材料」。但當這個團隊返回路過時,人們都拿我發的真相材料,這個「女監督」悶聲不響,低著頭混在隊伍中走過去,以至於我差點認不出來她了。還有一個和中領館有關係的女導遊,看人們回來都拿了真相材料,攔也攔不住,竟對遊客喊出了:「法輪功資料不准拿上車。」但是,沒人聽,人們還是裝在口袋裏,塞進包裏帶上了車。

有一隊中國遊客,在拿真相材料的人們中,一位遊客雙手合十很遠朝我走來,雙手接過真相材料,右手握成拳頭在空中有力地揮動著,對同伴們大聲喊道:「法輪功學員真了不起,真偉大!他們真正不畏強權。」這是發自心底的壓不住的聲音,瞬時,我的雙眼濕潤了。

還有一位導遊,很遠就老熟人似的笑著跟我打招呼,我一下沒反應過來,使勁回憶這個人是否在哪兒見過。他一把從我手裏拿過真相材料,舉在頭頂,轉身對後面的遊客們喊道:「這是法輪功的資料,大家都可以拿。」人們排著長隊,一個個都拿了真相材料,僅剩隊伍最後兩個人未拿。

還有一次,當我正在給一個中國旅遊團發真相材料時,一位中年男士突然回過頭朝我問道:「是不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功啊?」我說:「是的,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功。」他急著說:「我要!快給我,多給我幾份!」我將手裏的幾套真相材料都給了他,他還在說:「多給點,給多點。」我又趕快從包裏拿出幾套給了他。他捧著材料,笑得嘴都合不攏,連旁邊的幾位中國遊客也紛紛指著自己包裏的真相材料,笑著對我說:「這裏都裝著呢,個個都是滿載而歸。」那位中國遊客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的感人情景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一位中國女青年從我身邊走過時,看著我遞過去的真相材料,想拿但又不敢拿的神情。她思想在鬥爭著,明顯可見,接著便聽她和旁邊一位導遊邊走邊談,女青年問:「你敢不敢拿法輪功的資料?我應該拿?還是不拿?」她和導遊站在不遠處停下來說話,過了一會兒,倆人朝我招手,示意讓我過去,表示要拿真相材料。

有一天,竟出現了兩次南韓遊客從我手裏「搶走」真相材料的事。有一位南韓青年冷不丁從我手裏拿資料,我趕快給了他2套,因為我當時正忙於給中國遊客發資料。我順著這位青年迅速離開的背影望去,他竟是從五十米開外的一個路標架處跑上來的,他的一個同伴還在那兒坐著,他拿了1份真相材料給那位同伴,倆人便馬上看了起來。也許他們能讀懂中文吧。

11月下旬,中國來了一個代表團,在悉尼達令港搞服裝展。期間的一天中午,我和一位同修將許多裝滿真相材料的大信封送往中國代表團住的旅店,準備讓櫃台服務員幫助交給那200多人的代表團成員。為了確保真相材料能順利交給代表團成員們,我們倆人先在附近的一個辦公樓找地方發正念。為了安靜,我們從電梯跟辦公人員上了五樓,進到防火樓道。誰知,發完正念,想返回樓道走廊,沒有鑰匙,門還打不開了。只得順防火樓道往外走,走不遠又是一道鐵門,過了鐵門,又出現類似情況,沒有鑰匙門又鎖死了,原來是雙夾層防火通道鐵門,只能出不能進,並且在裏面喊人幫助開門,外面根本就聽不到。順樓梯一層層下到最下面一層,防火通道出口到了辦公樓正門旁的街面上,厚厚的鐵門更是裏外鎖的死死的,裏面的聲音,外面的行人根本聽不到。我只得又向上走,爬到上面一層樓梯上坐下,焦慮地想辦法。只聽那位同修用手捶著門,喊著:「過路的人,幫我們開一下門好嗎?」其實,過路人沒鑰匙,即便能聽到,也是開不了門的。大法弟子關鍵時刻怎麼能想人的主意呢?我馬上想到了師父,想到了發正念,這時,那位同修也想到了發正念,突然,樓道裏的報警器震耳欲聾地響了起來,門一下就開了。出來後,我倆都開心地笑了,真是有驚無險,感謝慈悲的師父啊!提著幾大包真相材料,我倆直奔中國代表團住的旅店。在那段日子裏,我們順利地向中國代表團成員發送了真相材料。

最近,反覆學習了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正法最後階段還在不斷加快的迅猛推進,還有無數眾生正在急切地期盼著我們去講清真相和救度,自己深感責任與使命的重大。牢記師父的教誨,自己應加倍努力的盡力做好「抓緊救度快講」(新經文《快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