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奧地利西人學員的四個故事(譯文)


【明慧網2002年11月11日】一:

在我們早晨煉功的地方,經常有很多遊客經過。一次我們剛煉完第一套功法,便看到有一大群中國人,於是走了過去,給他們真相資料。

當我發完資料後,其中一個中國人友好的把手放到我肩上,指著另外一群中國人,微笑著說:「趕快,又來了好大一群人。」

二:

還是在這個地方,當一群中國人出現在馬路對面時,我們剛剛煉完第一套功法。我想,我應該給他們真相資料。但又一想:不行,得繼續煉功,為甚麼要中斷我煉功呢,這樣的話豈不是不能修煉了。

閉上眼睛,音樂帶裏響起了師父念的第二套功法的訣,然而我卻不能平靜下來。「我應該去給他們資料……不行,我要煉功……」。突然我感到了我的自私,非常羞愧。我覺得,不管怎麼樣現在正是第一套功法和第二套功法之間,我的藉口根本不成立,對第二套功法來說,馬上開始還是二分鐘以後再開始是問題不大的。我忽然感到,大法是神聖的,於是睜開眼睛,馬上拿了傳單去給他們。之後,我開始了第二套功法。一會兒我好像在我前面聽到了甚麼聲音(我的旅行包是開著的),睜開眼睛,看到一位中國人都快要到我的旅行袋裏找傳單了。他說,他想要一份傳單(記不得他是說的英文還是中文了,但可以明白他的意思)。我給了他中文的資料。他看到我的包裏還有別的資料,於是用中文說了些甚麼(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給他看,那是其它語言的。

三:

這是一個星期天,我們煉完功後,正在交談,這時有一群中國人經過。我覺得此時去給他們資料感覺不太好。我為自己找著藉口:他們一定會看到我的黃衣服。當我回到車上時,感到心情很沉重,很後悔在這一刻做的不正。這時我又看到了那群中國人,於是脫掉外套,這樣他們可以看清楚我的黃衣服。一位年輕的中國女士奇怪地看著我,我上前打招呼說「你好」。她問我,是否知道自己穿的是甚麼。我回答說:知道,並告訴她我修煉法輪功。她很感興趣,希望能多了解一些法輪功和功法。當她了解到,在奧地利有很多法輪大法學員時,感到驚訝。我們分手後,她回到了旅行團裏,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她將甚麼消息帶給了其他人。

我想,如果我們在這一刻有足夠的勇氣、保持正念,那麼我們也會有機會讓中國人從正面了解大法。我們知道,中國人要了解真相是多麼困難。所以幫助他們是我們的責任。

四:

最近,在我住的街上新開張了一家中餐館。每當我經過那裏時,總是想:「我必須把真相資料給他們」,但每次總是有藉口。一天煉完功後,我又來到了這家餐館前。這次我帶了中文的光盤和傳單,還穿著印有法輪大法字樣的黃衣服。我走了進去,說「你好」,並給了那兒一位女士兩份傳單和兩張光盤。當我開始講法輪功時,她睜大了眼睛聽著,沒有說話。然後又來了一位女士,我簡短地介紹,我是法輪大法弟子,剛剛煉完功回來,希望她們能知道,法輪大法好。這位女士微笑著,指著剛才聽我說話的那位女士說:「她也煉法輪功!」剛才那位女士很吃驚──在維也納還可以碰到西人學員,竟然還穿著法輪大法的衣服進到餐館來!她問了我幾個問題,我一一作了回答,並給了她有聯繫人和電話號碼的德文傳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