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幫我走出精神失落(譯文)(拉脫維亞)


【明慧網2001年9月4日】我叫安吉爾-蘇哈諾娃,25歲,是從裏加來的,我修煉了11個月了。我從小就是個胖胖的孩子,在院子裏、幼兒園、學校、在親戚之間,因為這個我受盡了戲弄,常常把我搞得發火。我經常給自己提出這樣的問題:我怎麼會有這樣的身體呢?因為甚麼呢?為甚麼我不能像其他的孩子一樣呢?

在技校上學的時候,我明白了一點:我應當按照我自己的原則生活──別管周圍人怎麼看我,只要自己活得好就行。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築起擁有自己的法律準則的城堡,並在現實生活中按著這些信條辦事。這樣,在一段時間內,我的精神似乎清靜了一些。但有一天,我內心世界一下子變得非常失落,只有一片空虛。這時,我認識了一個人,我們經常一起長時間的討論氣功問題。於是有那麼一天,我決定了開始練氣功。去參加了煉功班之後,我喜歡上了氣功。但內心總是覺得有甚麼不是讓我特別滿意。

當時我想這可能是走向新世界的第一步,我一定在其中找到自己之路。過了一段時間,我知道了我的一個朋友煉別的功法。有一天晚上她給我讀了《轉法輪》中的一段兒,當時,我就感覺到了該書的力量,一股電流溫暖的通過全身。聽著她講法輪功,我的興趣越來越濃厚。有一天,在我讀完《中國法輪功》一書時,我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心裏一陣輕鬆,我找到了走出精神失落的大道。

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讀第一遍李洪志老師的《轉法輪》時,我終於從書中找到了許多問題的答案。這些問題我個人或周圍的人都無法解答,我從書中得到了解答:我為甚麼有這樣的身體?我明白了,一切我所得到的,發生在我身上的不幸,都是我的業力造成的,業力也許是我前生造下的。就得到了這個身體。其實給我這個身體是讓我在肉體上、精神上的痛苦中還債。

除了心理方面的不如意感覺,我還有一大堆各種疾病。我長期患頑固的慢性鼻炎,醫生亦無法找到犯病的原因。我不能長時間斷藥,有好幾次想要停止服藥,但都沒有成功。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視肉體上的苦痛為業力轉化。當困難時,我使勁兒讀《轉法輪》。真的比所有的藥都靈。有一次我的頭很疼,稍微動一動,就加重疼痛,甚至開始嘔吐。下班一回家就讀老師的《轉法輪》,疼痛很快消失了。

我的世界觀也變了,我對周圍的人變得更加能忍讓和慈悲了。有一次準備坐無軌電車到朋友家作客。車站上人很多。當車進站,車門打開的時候,我看見一個小男孩想偷我的錢包。若是以前,我非得大吵大鬧起來。現在,我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可憐他。他想拿別人的東西,而這也是要付出的,付出自己的德,卻給自己造業,然後或早或晚再還這個業,今生不還來生還,消業可不是個輕鬆的事。我非常痛心的看待常人不知道珍惜自己的「德」,隨隨便便把德仍給別人,自己只看重是否佔了便宜。

修煉法輪大法,我悟到了,不會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出現,所出現的各種事情,甚至那些被常人看成是不值一提的小事,都是為我們的提高而出現的。我已經知道如何去做了,因為我有了法輪大法,我有了李洪志老師。

現在我知道了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做個修煉人。我祝願所有的人也都能得到我所得到的一切美好。

(1999年9月俄羅斯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發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