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真善忍的第一步(譯文)


【明慧網2000年10月26日】 尊敬的李老師和同修:

當讓我寫法輪大法修煉體會,我覺得自己作為一名修煉者還不夠成熟,實際上,我仍還在修煉的學前班。

從小到大,我總是知道有些東西在自己的心靈裏,比如,不管別人怎樣對待我,我可以不費力地對別人好,我能夠發現別人的好處,也知道世上有比個人重要的事情,有時,我有些弄不明白。而在我開始學習大法之後很短的時間裏,這些與生俱來的信念加強和擴展了,大法開啟了通向新的、更高層次的大門。

若從生活的每個方面說起我與法輪大法的緣分實在太長了,那就讓我說一下使我走進大法的最近一些經歷。

我總是相信任何事發生是有原因的,因此我搬到休斯頓來並不完全是自己的選擇,搬來是為了專心治療,治療自己以及周圍那些需要的人,不是說我認為自己能真正治療甚麼人,而是如果他們選擇自我治療,我能幫助他們的治療過程。

我到休斯頓參加一所針灸學校,事情的經過十分有趣。搬來之前我住在新奧爾良市,四月份有個機會我作為司機之一與一個舞蹈音樂學校來到休斯頓,我不太確定去不去這趟旅行,因為那時我的男朋友病了,而且這裏有我過去的感情牽掛,我不確定來這裏是否妥當,唯一促使我來的就是發生的事情,當時,我去自己一直工作的辦公室,發現了休斯頓這所針灸學校的網址,很湊巧,這所學校正式開張的日子正與這個旅行機會在同一週末,這是我去休斯頓的決定因素,說這些是因為就在那個週末我決定搬到這裏來。

我現在知道我的人生一直按照預定的路在走,它一直朝著正確的方向,我相信它朝著把我們一起帶往神聖的方嚮導引。也許我搬到休斯頓來的真正原因不是本來打算的,也許我緣分的目標並不一定是去針灸學校,而是去見那些教我法輪大法的修煉者。

當我到休斯頓的第一天晚上睡覺時,一句「你已經旅行了許多時空到達這裏」的話進入頭腦,我明白這句話不是意味著從新奧爾良到休斯頓的旅行路程,而是我應當來這裏並且將遇到甚麼極為重要的事情,這個「旅行」也不僅僅指的是我的今生今世,而是非常非常的遙遠。

搬到這裏、住在這裏確實是最令人啟悟的經歷。我曾一直在找尋能使自己提升到一個更高理解的東西,但我也意識到要有耐心、該得到的東西遲早會出現。我請求上帝和宇宙幫我治療,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請求是整體的,我不僅要我的身體得到治療,儘管我的右腿得皮膚淋巴疾病已經五年了,我要一切都得到治療,從心、靈魂到精神,有趣的是我們只求得到卻完全不確定拿甚麼回報。我想得到治療的是找到幫助更好了解我的人生道路的途徑,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以及這些與我周圍人的關係。我最近開始完全嘗試、理解、並且過一種無為的生活,儘管這是我在很久以前就獲到的概念,直到學習了法輪大法我才明白這個無為的概念對我說到現在的每件事是多麼重要和貼切。

在一次夢境中,我被告知去愛,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奇怪,傳遞給我的是去愛所有的人和物、充滿愛,那個愛不是指物質或身體上的,而是指更高層面精神上的,因此我非常喜悅,對能活在這個世界上而感到滿意。

在被告知去愛的幾天之後,我讀《休斯頓新聞》報紙看看有甚麼能參加的活動,恰巧發現了一則在公共圖書館的法輪功班廣告,當時我不知道這是甚麼,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尋找某種運氣的方法,我找過太極班,但還沒有找到甚麼能負擔得起的。我在下午五點鐘發現了那個廣告而法輪功班六點半開始,我決定去看看如何,後來,我回視那一時刻,乃是緣分使然。

第一堂課只有我這一個學生,從那以後我明白這正是自己要學的東西,當學第一套功法,我感受到巨大的熱量,以致在有冷氣的建築裏仍然大汗淋淋,我感到平靜、安寧、祥和就像深水一樣,我能感到神聖的能量貫穿全身,我感到了愛--那是慈悲。法輪大法帶動我要在生活的每一時刻做一個更好的人,當聽李老師講法時,我感到與他正講的十分溝通,因為真理與慈悲在共鳴,這是我在聽他的話時感受到的,這帶我回到小時候那種意念單純,學習大法吸引我要回到那種狀態。現在我最渴望的是無條件地去愛,而真、善、忍的原則是達到這個目標的全部所需。我已經發現自己擺脫了許多過去隱藏著憤怒和怨恨的觀點,我現在渴望提高心性不是真正為了其它原因而是這樣會使自己感覺很好。令人驚奇的是放棄執著為人開放了更好、更多的機會,因此,我覺得沒有失去任何東西,結果反而是越來越多的收穫。

學習大法使我意識到曾經有過的、而今仍陷於其中的迷茫,這幫助我認清了自己在這個社會成長過程中認為有價值的一切都是被誤導,真實的存在絕不是這種我們習慣追求得到的物質誘惑,絕不侷限在有限的世俗存在中。但是,通過修煉,提高我們的心性,按照真、善、忍做人,我們可以獲得真正重要的東西。

我不是一個中國人,但從學習大法一開始,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認識到在前生前世我就與所有其他的人之間的關係,以前對其他種族的人的憤怒和怨恨也找到了歷史原因,當然,這仍不是甚麼健康的東西,我曾經有過的對他們的所有的憤怒和怨恨只能傷害自己、使我成為不夠好的人。現在,我努力從過去吸取教訓,引以為戒,當然不沉溺於其中,並且以我希望被他人對待的方式對待他人。

在我與其他學員去中國領事館為法輪功和平請願時,我感覺與其他學員的心連在一起,我為能與全世界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緊緊聯繫在一起而感到極為榮幸和良好,在煉法輪功動作時,能夠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做並且感受到貫穿全身的能量也流遍許許多多其他的人們,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這是一個和平的大法,旨在教導人們通過修煉漸漸地達到更高的境界。

謝謝!

2000年10月15日於休斯頓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