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有感


【明慧網2001年9月3日】由於學習和工作的關係,我們不能每個人都去使館或領館絕食靜坐。除了給議員打電話外,如何更好地讓剛剛報導過SOS緊急救援步行的當地媒體進一步報導、讓公眾更加主動地制止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迫害呢?我們討論後決定就立足於本州的三個大城市展開48小時絕食講真相的活動。

我平時對吃較挑剔,也想過餓起來會難受,但我覺醒了的本性明白,在當前這種情況下,我需要用這種方法向周圍的人、向媒體,向世人講真相。我也想以這種方式與所有正在絕食的弟子共同承受,盡自己的最大力量消除邪惡。

懷著正念,我們週四下午在市中心開始絕食,當地報紙記者冒雨採訪。週五我上班對同事們講真相,他們都受到了觸動。中午下班就到市中心與其它絕食的同修一起四處奔走發資料、講真相。每天晚上燭光討論後回家還要工作到午夜。週六上午教功,又去首府開新聞發布會,向上千參加露天音樂會的市民們發資料。50小時不進食,體力消耗比平時吃飯時還大,我們卻都感到精力充沛,同修們都說就是再堅持48小時也不成問題,大法真神奇。我們的行動取得了一定的預期效果,三個城市報紙或電視台都有報導,民眾再一次感受到佛法的力量。

我個人在這次活動中也經歷了昇華。絕食的第一天下午,我在徵集簽名時,突然一陣頭暈目眩噁心,心想:不好,還沒到24小時就發生低血糖反應了,怎麼能堅持到48小時呢?但馬上師父的話迴響在我耳旁,「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甚麼病,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轉法輪》,P186)我是個修煉人怎麼會和常人一樣呢?從此以後,我再沒出現這種「低血糖症狀」。過了一會兒,肚子開始咕咕叫。我悟到,我們平時肚子餓就吃飯,接著就感到舒服了,已經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慾望上來就要吃,不吃就感覺餓了。」(《轉法輪》,P263)今天我就是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轉法輪》論語)。其實修煉人是超常的,我們在當前這種特定環境下採取一下絕食的方法,根本不會出問題的。我知道自己的決定是神聖的,沒有個人的執著,因此,我對街上和家裏的食物香味沒有任何興趣,反而覺得不吃東西倒省事,可以全部時間用來做事。

絕食的第二天晚上回到家,家人勸我吃點東西:「又沒人知道」。我笑著拒絕,誓言豈同兒戲?絕食結束後,家人準備了我平時最愛吃的菜,我卻吃不出甚麼味來,心裏明白又去了一層對食物的執著。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們的這次修煉機會,我們要不懈怠地走好每一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