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看海外弟子絕食有感


【明慧網2001年8月28日】我是做大法資料工作的,是當地大法資料的主要來源。在明慧網登出《嚴肅的教誨--記師父最近一次談話》時,因我及周圍的幾個大法弟子,因意識不到心中的執著,對這是不是師父的話,明慧網應不應該這樣做,產生了種種疑問。直到後來真正在法理上提高上來了,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了,才急急忙忙把這篇明慧編輯部的文章完整地印發出去。

我還記得在明慧網開始登出有大陸弟子用絕食這種方式抗議邪惡的迫害時,有國外功友發出了急切的呼籲,呼籲大陸弟子停止這種能陷政府於不義的「極端」做法。當時我非常認同,直到後來明慧網有了大量的學員用絕食來抗爭非法拘禁,並有許多功友突破常人極限、展現出大法威嚴的一面時,我才漸漸地明白過來。

到後來我被捕期間也開始絕食,因心性不穩,期間曾極少量進過水果及正常飲用生水。在絕食第六天時,我仍用很大的體能付出和犯人做體力遊戲,目的是讓他們看到大法超常的一面。第六天晚我恢復進食時直接吃了一個硬饅頭,未有任何不適的感覺。絕食期間完全沒有不適的感覺,不覺得餓,也沒有飲食的慾望。偶爾有餓的感覺時,半個蘋果甚至幾粒花生米就足以「吃飽」。體力也沒有任何衰減。

由我上述的經歷,我想,國外環境是和平的,國外弟子用絕食的方式證實大法是否是可行的,還不宜下斷言,但國外大法弟子能在和平的環境下有勇氣做到這一步是了不起的。至於無限期絕食本身是否可行,我想一方面與絕食者對法的認識、以及他(她)自己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絕食(對絕食的目的與意義的認識)都直接影響著絕食的可行性;在另一方面,也可能於大法整體進程的要求有關:現在或許還不能這樣顯著、明確地在這些方面給常人展現出大法的殊勝與超常。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是沒有固有形式的,只要我們能運用我們自己所掌握的能力和我們自身的條件。

是不是要聲明一下我要無限期地絕食呢?我覺得這並不重要,雖然可能海外的社會環境需要這樣做。如果我們只是去做,自然而然地去做,絕食、靜坐、講清真相……,能絕食多久就多久,自然而然又體力充沛。別想甚麼效果,別想我這個絕食怎麼怎麼地,就是在講清真相、就是在洪法、就是在喚醒世人……心地純淨,連生死的觀念都放下,「做而不求,常居道中」,世人會真正地被震動。這種震動絕不是一個聲明所能達到的。因為常人中說到而做不到的聲明太多了,常人對聲明可能也已經麻木了。

另外一方面,我們用虛弱的身體、及自己生命承受的極限來展現在世人面前時,一方面表明了我們對法堅定的信念,另一方面,也向世人證實了大法弟子在大陸所受的迫害之深。而中領館漠視自己公民生命的行為,也必將引起有良知的人民的關注,這會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從而挽救了世人。

關於身體反應。我們是在正法時期修煉,我們只能正一切不正的,而不能被不正的、變異的一切所干擾、所利用。師父講:「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甚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長春講法》)所以,如果不是我們自身的業力造成的「病態」反映,而是邪惡的舊勢力順我們的執著心而演化出的假象從而干擾我們正法,那就應在放下我們執著心的同時,用強大的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我們應該堂堂正正地用偉大的神的一面來證實大法與救度世人,而不是用我們人的身體來消極地承受。只要是在自己所掌握的能力(包括功能等)範圍內,在純淨的心態下,在自己所在境界中自然而然的行為,怎麼做都對。如果是帶著執著心而強為的話,我們就應該提高上來。

我們每個人都會在自己所做的那件事情當中提高上來的。證實大法是我們發自內心、自然而然的行為,而不是強為。身體不適就做其他的工作,講清真相、散發傳單……絕不存在絕食比其他工作更偉大更殊勝的事,都是大法工作,都偉大都殊勝。

個人淺見,與國外同修探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