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海外絕食的幾點思考


【明慧網2001年8月28日】大約一週前,幾名美國大法弟子自發來到華盛頓DC的中國駐美使館門前開始靜坐。與二十個月來各地中國使領館前的靜坐抗議不同的是,這一次,這幾個學員採取了絕食的形式。隨著報導的連續傳出,越來越多的地區和國家的大法弟子迅速給以響應,絕食人數和地點急劇增加。作為正法弟子,無論以何種形式做甚麼,都必須明確法上的基點和客觀效果。為此,我們想把各地學員小範圍切磋的一些認識寫出來,就海外絕食問題和更多的同修作一些探討。


一、為甚麼絕食

大法修煉並沒有絕食的內涵,絕食是部份學員在經歷了兩年的奔走呼籲後,為了制止迫害、呼籲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的同修而採用的一種形式。它是修煉者的個人行為,但不是為了絕食者個人的修煉,是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喚醒人們的良知和善念。

眾所周知,大陸弟子正在受著殘酷的迫害,特別是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勞教所、洗腦班、精神病院等場所的大法弟子,不僅失去了信仰自由、煉功自由,連人身自由也被剝奪,更有甚者,勞教所裏的警察、管教甚至犯人都可以對大法弟子的生命肆意地傷害。在那樣的極限情況下,很多大法弟子採用了絕食的方法──用生命來表達對真理的信仰、抗議迫害。那是極度受迫害下的善的生命對人間良心和道義發出的強烈呼喚,是正的生命對邪惡安排的堅決抵制和否認。

通過一週來各方面關於海外絕食的報導,我們看到,絕食是個人行動,絕食學員表達的絕食理由大方向是相同的,主流是為了緊急援救馬三家絕食學員、抗議中國江澤民政府的迫害,但具體理由的陳述卻各自不同。有的是因為看到馬三家絕食學員生命垂危,希望用自己生命的呼籲來達成對那130位大法弟子的無罪釋放;有的是希望用自己個人身體上的承受儘快喚起眾生的善念,讓更多的生命得度;有的是身為母親,從王麗萱母子的慘死中感受到中國鎮壓之極端殘忍;有的是為了營救被非法判刑的海外同修滕春燕,等等。他們不約而同地表達了一個聲音:我們珍惜生命,但為了解救更多人的寶貴生命,我們甘願自己受苦。


二、該不該絕食

絕食是個人行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海外大法弟子在思考:我們所走的每一步都應該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歷史負責。海外學員採取絕食方式是否符合法理?是否應該無限期持續?參與與否的決定是因為看到大陸弟子受苦而受到人的情、常人情緒的帶動,還是理性思考的無私抉擇?持不同的答案的人,即便採用同一形式絕食,能達到的公眾效應也會不同。

針對媒體反響較弱,特別是外界報導中「緊急救援危難中的大陸法輪功學員」、「為他人付出」、「希望達成XX具體目的」等重要信息既不夠清晰突出等問題,大家提到,絕食已經一週多了,很多海外人士,包括一些支持我們的政府人士仍在對海外絕食表示不解:海外為甚麼一定要絕食?你們在海外有很多方式可以達到同樣、甚至更好的效果啊。一些善良的民眾在前來對絕食學員表示關心的同時勸慰道:你們的身體要緊,中國(江澤民)政府不會因為你們的承受而改變決定的……這表明我們應該更重視與世人溝通的客觀效果。

現在的海外絕食是一種既成事實,絕食的學員們有著對大法無比堅定和不怕吃苦的心,很多世人已經從絕食靜坐中感到了震撼、在從大法弟子的付出和媒體的反響中看到真相。這也是絕食學員希望達成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一些在法理上的薄弱環節與個人心性上急需提高的方面,如少數學員沒有完全走出個人修煉的框框、有時會被人心帶動、隨大流、在法理上有待成熟和提高等等。這些不足侷限了絕食能帶來的效果。

經過學法和討論,我們認識到:海外絕食是個人行為,每個人的修煉道路不同,能夠付出的多少和需要經歷的形式也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也不存在大家都採取共同認同的哪一種形式的問題。關鍵是在法理上是否明確,心態、心念是否純正無私,是否在盡心盡力地起著自己應該起的歷史作用(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就是說一個整體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無論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稱號。」(《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海外絕食學員的個人行為,證實了大法沒有組織的一面,展現了他們對大法的堅定信念,以及為了他人的幸福甘願自己付出的高尚境界;不足的是目前為止在考慮常人這一層做事效果上缺乏全局配合協調的意識,有待改進。無論是誰、做哪項大法工作、採取何種形式,都是和不斷淨化自己思想、加深對法理的理解的修煉過程融合在一起的。正法弟子的正法必然要在自己內心和外在環境中同時進行。


三、化不利為有利 ,杜絕邪惡干擾

對於放得下世間名利乃至生死的修煉者來說,為了真理而付出生命不難,相比之下,必須在困苦中走正,堅韌不拔地排除干擾,持之以恆最大限度地達成啟迪眾生善性的效果才是更難的。正法弟子無論做甚麼,基點都應該落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如果忘記法理上的根本而流於形式,很可能不但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還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干擾和困境。

絕食是一種常人形式,和常人中的任何事物一樣,都包含著正負兩方面的因素。一旦被大法弟子採用,就存在著我們能否充份把握其中好的一面,同時消滅所有的負面因素(或者將可能的不利轉化為有利)的嚴肅問題,因為正法的需要才是我們的需要,正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時時處處都應該在證實大法。

大家知道,絕食是有生命危險的。隨著時間的延長,生命的承受在增加,因此絕食的常人往往容易變得激動、不理智,並產生敵對和要挾等心理。那麼絕食的大法弟子如何才能在這樣的身體承受中讓世人感受到善的力量和大法的境界,並進一步產生幫助或支持大法弟子正義行動的願望呢?這是參加海外絕食的大法弟子正在向世人證實著的,或許也是值得每一個大法弟子從法理上明確的問題。

我們認識到,大法弟子如果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將是邪惡勢力最最害怕的。我們這個整體將是由一個個獨立的個體自覺形成的,靠的是大家對正法的共識,和對「真善忍」的堅定的信念,而不是靠常人中的組織手段。因此,除了參與絕食的學員一定要在法理上清楚地知道自己為甚麼絕食、想達到甚麼效果,並時刻保持純正無私的正念之外,其他關心絕食行動的學員也不能等不要靠,在關心絕食學員的起居、安全之外,還應該主動輔助他們做好與媒體等有關方面的溝通,儘量使他們身體的付出最大限度地得到社會反響和清除邪惡的效果。另外,絕食時間不宜過長,以一兩天或者三四天期限為宜,這樣的絕食在形式上更多的是一種象徵,但在道義上發出的呼聲卻很強烈,不會過多佔用有限的人力。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如果同一學員堅持絕食時間過長,有可能會把公眾視線從「緊急救援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這一主題引開,而去關注和評價「海外絕食行動」本身。這是現階段我們的想法。


四、海外學員形成一個更大範圍、更加堅不可摧的整體

久遠歷史以前,宇宙中的舊勢力為了保證在中國大陸鎮壓的成功,對海外採取了分割和抑制的策略。兩年來,海外大法弟子全力助師正法,都用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實際行動在本國本地區很大程度地打破了邪惡勢力的安排。為了更進一步打破它們造成的世人受抑制和世界受分割的局面,海外學員需要在氣勢上形成更大範圍的整體,讓各大洲連成片,讓在中國大陸的邪惡勢力成為甕中鱉、罐中魚,再把它們像清除黴菌和垃圾一樣徹底掃淨。

經過兩年的正邪較量,邪惡多半已經看到了它們必敗的命運,但有些高層偏移法的生命並沒有善罷甘休,目前還在千方百計地在干擾大法弟子,已經到了非常瘋狂的程度。每一位大法弟子,無論在哪方面都會隨時受到變異高層生命的阻擾。要徹底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根除邪惡,必須堅持靜下心來學法,隨時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用正念對待一切、發正念排除干擾。這樣才能時刻智慧、理智地做好常人這一層的大法工作。

作為一個整體,大家採取的很多行動都是圍繞著「SOS!緊急救援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一主題,絕食也是如此。從全局角度來看,如果我們能在各種不同的活動中不斷集中、靈活、智慧地烘托出「緊急救援」的主題,更多的世人就會受到震撼、看到真相、得到救度;反之,我們自己的不同活動之間還會形成一定的相互牽制和不協調,降低公眾效應,使邪惡的干擾得逞,拖延正法進程。

「SOS!」全球步行活動已經在美國西雅圖和歐洲的瑞士拉開帷幕,各地旅遊點、中國城的向華人講清真相難度大時間緊迫,大法網站報章電視廣播需要定時出稿,政府工作、媒體工作急需加大深度廣度地做好,向西方國家和社會各行各業人士講清真相也迫在眉睫。願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充份珍惜時間,強大正念,最大限度地實踐自己史前立下的神聖誓約。「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