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煉功排淨了雙腎多個結石

【明慧網2001年9月28日】我是一名退休醫生。1994年8月有幸得大法,絕處逢生。通過修煉,把我雙腎的結石排淨了。久治不癒的高轉鈦脢降了。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我是一個受過現代醫學多年教育的西醫醫生,為甚麼會走上修煉的道路?讓我來講一下我的親身經歷:

從1990年開始,我反覆腹痛、腹瀉、腹脹,食慾不振,腹脹嚴重時半夜痛醒,身體很瘦弱。做CT、B超、X光照片、胃鏡、肝功能及多種化驗,發現轉鈦脢升高,曾經北京各大醫院的專科專家會診,甚至還抽血送國外化驗,未能確診。曾服用多種西藥和中藥並打針,自己還自費耗資甚高,購買蜂皇精、鱉精、西洋參等營養品,還試過草藥、偏方多種方法治療。可是指標不降,反而直線上升,由正常值的40單位,漸升到130、300、500單位。病痛的折磨,使我身體日漸衰弱,直接影響了工作,由半休到全休治療達數年。專家講目前診斷原因不明,也無特效治療方法,只能靠對症治療,休息及營養調理。我對醫、對藥都失望了。在無可奈何下,抱著試試看的心情也學了一些氣功,仍無效果。我當時有氣無力,面黃肌瘦,處在身心交瘁之中,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199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一位老者對別人講,他煉法輪功3個月了,只見他紅光滿面,真可稱得上「鶴髮童顏」。他講此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往高層次提高。我聽了十分感興趣,萌發了煉此功的念頭。在看了《法輪功》(修訂本)後,我於8月正式開始了修煉。修煉幾年來,我有很多很多體會,這裏只把我煉功排除了雙腎多個結石及長期高轉鈦脢得降的神奇效果介紹如下。

那時我剛開始煉功不久,有一天突發右腎區疼痛劇烈(以往每年體檢B超發現雙腎交髮結石,我當時未予以治療),我頻頻嘔吐,嚴重失水,家人怕出危險將我送至北京醫院泌尿科急診,當即做了B超,結果為右腎結石、腎積水,要我入院手術。住院後,經檢查,確診為「右輸尿管結石並右腎及右輸尿管積水」。泌尿科專家認為腎結石較大(為1.2cm),用保守治療(服中藥或排石沖劑等)不可能自行排出,只有體外碎石或手術取石,但碎石後易有遠期後遺症(腎萎縮等),故主張開腎取石,為最佳方案。我因長期轉鈦脢高,消化功能差,體質虛弱,不願手術。雖然醫生說若腎積水時間太長,腎功能受損,後果嚴重,我還是自己要求出院。

在這期間及出院後,我堅持學法煉功不懈。我聽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反覆讀《轉法輪》,老師要求我們要把自己視為煉功人,提高心性,把常人的名利心和執著心放下,做個「真善忍」的大德之人,同化宇宙特性。這段時間,我對人體,生命、宇宙有了全新的認識,思想有了昇華,不再為了自己的病憂心忡忡了。隨著心性的提高,身體也奇蹟般好轉起來,出院後大約兩個月的一天,我在家煉動功後打坐時,排出了右腎一粒大結石(黃色、橢圓形、桑椹子樣)。我去醫院複查,右腎無結石,腎大小正常(無積水了),左腎下端還有三粒小結石。之後的一個月,我有幾天排乳白色渾濁的尿,有粉筆渣樣沉澱物(估計是煉功化了結石排出),果然,再去醫院複查,拍X光片,左腎只剩一粒0.6cm不平滑的小結石,在腎下極(醫生講很難排,可不管它),我未理會,繼續堅持學法煉功,不久後,在一次打坐中,這粒難排的結石也自動排出了。

我修煉法輪功,排出了現代醫學認為必須手術或碎石才能排出的右腎大結石和左腎下極的不平滑毛刺狀結石,創造了醫學上的奇蹟。另外還治好了我數年久治不降的高轉鈦脢。(1996年初,我院例行的職工體檢結果,我的轉鈦脢由500降到了60,近於正常了)。不用吃藥,我恢復了消化功能,長期腹痛、腹瀉、腹脹等症狀一掃而光,一改過去連夏天也不能吃水果等生冷物的弊病,食慾也正常了。過去的我,憔悴不堪,走路講話都無力,甚至騎車到公園也恨不得中途停下來休息一、兩次,到了公園先坐下來休息才能活動。現在我面色紅潤,有了光澤,走路輕快,騎車似有人推著走,精神面貌也大有改觀。熟人都講我跟煉法輪功前比,真是判若兩人。事實證明法輪大法不是迷信和說教,而是最最科學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