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患者修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2001年9月12日】1998年6月,我還是一個健康快樂的女人,先生的一位高中同學,強力向我們推薦法輪功系列書籍。先生對修煉本來就一直追求,所以很快就得法了,我一直到1999年3月,才隨著先生每天參加晨煉。不到兩個月,有一天,突然發現我的左乳下方多了一個直徑三公分的硬塊,長得還蠻結實的,無法推動,直覺上就不是良性的。當時學法不深,由於內心的恐懼,第二天就到醫院就診,在醫師的建議下,先割除腫瘤作切片檢查,一個星期後,懷著不安的心情去看檢驗報告,果然是惡性腫瘤。

這真是晴天霹靂,平靜的生活,立刻就受到無情的衝擊,醫師緊迫盯人,催促我趕緊將兩個乳房同時割除,並將周圍淋巴組織一併清除乾淨,以防癌細胞擴散,手術,整形,化療,復健……,這些恐怖的畫面,一幕幕同時襲上我的腦海。我不斷的研讀法輪功系列書中,有關病業問題的經文,瘋狂地尋找選讀老學員的心得體會報告,就像在汪洋大海中快要溺斃的人,撈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全心投入修煉,傷口慢慢癒合了。

經過了一年平靜的修煉生活,每天洗澡時都會不自覺地注意手術過的左乳,不知何時開始,手術的地方,開始有異常的腫塊出現,這回來得又快又猛,不到三個月,左乳已經是面目全非了,左胸開始不斷的出現如刀割般的劇痛,我握緊雙拳,卷曲著身軀,默默的忍受著這折磨,睜眼看一下身邊的鬧鐘,離天亮還有四個多小時,身上的衣物,已經被粘濕的膿血,浸潤得無法再穿了,躺在冷硬的地板上,閉著雙眼,等待天亮,腦海裏一片空白。將近一年的時間,晚上就只能像這樣打著地鋪睡覺,因為床太小了,沒有足夠的空間可讓我在疼痛時翻滾,往日輕柔甜美的夢,早就化做一陣輕煙,離我愈來愈遠,……。。

我咬緊牙關,仍然堅持在大法中修煉。

「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橫心消業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

我一遍一遍地背誦著《洪吟》中的詩句,承受著一次又一次錐心刺骨的痛楚,但是病情持續惡化,腫瘤開始出現多處潰爛,像火山口似的噴滲出膿血。

我的天目突然開了,伴隨著遙視與宿命通的功能,可以滲透到許多層的空間,看到奇妙的景象,甚至可以用遙視的方式,對每一個親友進行透視切片體檢,但是當我進入我的層層身體,去找尋造成我如此痛苦的業力或是靈體時,卻一無所獲。我知道我的業力深重,造成我疼痛的靈體,隱藏在極深層的空間,……

2001年8月初,在晨煉打坐時,看到一條銀色閃亮的蝨目魚,在我的眼前回游,遊了三圈後,縱身一躍,就跳離了我的視線。過了三天,在打坐時,我的元神離體到了很高的天上,終於找到他,第一次面對面,他告訴我,雖然死在我的刀下有那麼多的魚,卻唯獨它自己懷著極大的怨恨,要來討回這筆業債,它現在明白這是它對仇恨的一種執著,才會造成我無限的痛苦,如今他已經在大法的熔爐中修煉,不再干擾我了。「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轉法輪》第七講「治病問題」)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乳房上的腫塊,一個個快速的消失,曾被癌細胞佔有的空間,隨著堅硬腫瘤的軟化,融蝕,化為膿血,排出體外,留下一些被啃蝕過的坑洞,隱藏在皮膚下面,這奇蹟般的恢復過程,展現在家人面前,使得遲遲無法進入大法修煉的女兒,也為之動容,女兒是學護理的人,無法相信,病得如此嚴重的母親,卻每天精神奕奕的學法煉功,毫無病容,更令她驚奇的是,一年來每天洗澡時,都用水沖洗潰爛的患部,竟然不會發炎感染,也沒有併發症,大法顯現的無比威力,使她融入了大法修煉的洪流中。

是師父的慈悲及大法的威德,善解了我與累世業債主的仇恨,我終於能安安穩穩的睡個好覺了,不再有撕裂般的痛楚,輕柔甜美的夢又回來了。我的新生再一次地驗證了大法的威力,但在眾多的學員案例中,這也只不過是滄海之一粟,我承受的痛苦,遠不及於大陸學員所遭受的迫害與苦難。希望我的親身經歷能夠使善良的人們覺醒,認清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邪惡誣陷與抹黑,不要再受江澤民邪惡集團的謊言所矇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