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似錦前程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我認識並修煉法輪大法的時間不算長,至今僅有四十五天。然而我的感覺頗深,收益也較大。

修煉之前,我患有多種疾病:(1)乾燥性鼻炎,一年四季鼻內都結有血痂;(2)頸椎有骨質增生壓迫神經,常造成頭痛;(3)雙乳上外側有增生的硬塊,時有疼、脹感;(4)在一九八八年曾患腰一-二高位椎間盤突出症,現已椎管狹窄、變形;(5)多年未好的風濕性關節炎現手關節已明顯增大;(6)神經性腸功能紊亂,腹瀉已有十幾年歷史。每日要瀉五、六次(一九九二年還因患膽結石症而作了膽囊切除手術);(7)婦科長期月經不調,痛經,診斷為子宮內膜異位;(8)糖尿病史已有四年,腳底不但有堅硬的腳墊,而且腳底普遍反質增厚,一走路就疼,特別是怕走長路或久站。總之,我是從頭壞到了腳底,簡直沒塊好地方了……就連家裏人也常挖苦我,說我是「紙老虎」、「藥罐子」,藥是不可缺少的一日「三餐」。

我每天固定要吃幾種藥,每月就花六七百元。其中自費部份也有二三百元,著實是個不小的負擔。平常我最不愛聽的就是領導、同事和同學們常對我說的關心話:「小陳啊,你的臉色很不好,該去看病就看病去,該休息就休息吧。」「老陳,你這段是不是感覺很不好?臉色真難看,去醫院檢查檢查吧!別心疼錢。」「陳老師,您的臉色特難看,是不是那兒不舒服?」有時真是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不疼的地方,心裏就沒有好受的時候。每每在人前裝出的笑臉真比哭還難看。每月的幾百元工資首先要支付的就是藥費,餘下的生活費還要計劃了又計劃。我是夠難活的了。

特別是我的眼睛在一九九五年十月間突然疼痛,視力顯著下降。經多次查治,療效甚微。最後被確認為典型的乾眼病(即眼粘膜失去功能),同時伴有白內障。每隔一、兩小時就需上一次潤滑劑,或人工淚液,否則連長時間同人交談都不能保持正常的睜開雙眼,更何況看書、看電視呢,苦惱之極難以言表。醫生對我說,今後一定要控制情緒,少激動,少落淚,儘量減緩失明的速度。並明確告知我,將終生都離不開眼藥了,而且無根治的希望。

總之,在修煉大法之前,我已病魔纏身,真不想活了。

就在我苦苦掙扎之際,今年的五月八日,有位同事熱心的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當時也正好趕上煉功點上要重播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報告,我便從五月十日開始,每天下班先不回家就直接去聽李老師的講法錄像報告,同時如飢似渴的通讀《轉法輪》。當聽完第三講回到家時,我猛然發覺,幾天來長時間的看李老師的錄像報告和《轉法輪》這本書,眼睛竟然不怎麼難受。當晚,在學法中我感悟到:只要真心修煉法輪大法,就必須徹底放下這顆有病的心,儘管專心去修煉。於是我下定決心,於五月十四日早開始,停用一切內服和外用藥。從此,我一頭紮進《轉法輪》書中學法得法,我踏踏實實的讀書,專心煉功,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

十天之後,奇蹟真的出現了:我離開了眼藥,眼睛不但不疼了,而且每次四套動功煉下來,睜開眼時,眼角都會有一滴淚液,眼裏既濕潤又舒服,感覺好極了。驚喜之餘,又仔細體悟了身體的其它部位,發現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所改變。我每天低頭看《轉法輪》書很長時間,頸椎一次也沒有疼。腹瀉也由原來的每日五、六次減少到每日兩三次。當修煉到一個月下來,我已經清楚的感覺到身體從裏到外的輕鬆,心情格外舒暢。原來糖尿病的全身疲勞感和下肢水腫等已不復存在。無論是上班、走路或是幹家務勞動,都覺的身上有勁。怎麼說呢?我好比正朝著無限美好的前景奔跑,走在幸福的大道上!

許多熟悉我的人現在見到我都驚訝的說:「你減肥了?你的精神怎麼這樣好?臉色也比以前好多了!」還有人開玩笑的說:「你怎麼漂亮了?」就連我兒子都說我的眼睛亮了、人也顯得年輕了。其實,我還沒有告訴他們,我早就不吃藥了,就是原來抹臉用的護膚霜我都不用了。每天只是用清水洗臉,既方便又省時,皮膚感覺良好。真的,我真的沒有病了,我是一個健康人了。我真想大聲呼喊,奔走相告……但是,我不能那樣做,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歡喜心也是執著心,也應該放棄。但我在心中深深的、深深的感激大法救了我。

如果說累、苦,我在修煉的這四十五天中,生活節奏加快了許多。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五點打坐修煉靜功,六點參加集體煉前四套功法,然後上班。為了晚上能準時參加煉功、學法活動,中午就不能休息,因為要為晚上全家人用餐做好一切準備工作。晚上煉功學法回來也就九點多鐘了,每天總要十一點左右才能上床休息。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真不可想像,憑我原來的體質,可能早就「趴下」了。而我現在的感覺是心清、體輕,而且這種感覺與日俱增,前景無限好!大法的威力只有真心修煉的人才能感覺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