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給各位領導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9月26日】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衷心的向你們說說法輪大法在我家體現的威力、給我們家帶來的幸福,也談談1999年4.25以後邪惡的江澤民集團對我們一家人的迫害。

沒學法輪大法之前我體弱多病,家務活幹不了。以致造成家庭經濟困難、生活緊張,沒錢及時吃藥,病魔折磨的我是生不如死,我經常一個人偷偷的哭著說:「誰管我呀?我怎麼辦呀?」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把法輪大法的寶書送給了我,我如飢似渴的讀著。我從《論語》開始看,李老師說:「說白了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而人腦在當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謎。」我當時覺得這話說的真對,電腦再發達也是人腦發明出來的,再看到第一講第一頁時,我說這個書是真正叫人做好人的,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唉,我整天找找不到,今天可找到了。就這樣不斷的看,按著師父要求的去做,不知不覺中我變得一身輕了。病魔從我身體上消失了,我的身體也變得健康了,心情也好了,家庭變得和睦了。我對生活充滿了信心,再也不用喝苦藥水了,省下了藥費,經濟上寬裕了。我也能做飯乾活,把家裏收拾得乾乾淨淨。從此我們一家才有了真正幸福的生活,我們明白這一切是法輪大法給與我們全家的。

可是自從99.7.20以後,我們家就不再安寧,電視中說法輪大法是X教,不讓學了。我很納悶,做好人怎麼還不讓學呢?如果做好人是邪的,那做壞人是正的嗎?這是哪一個不明是非的人在胡說八道?我想可能是政府對我們不了解,我上北京找國家領導人說說我學法輪大法收益的情況,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師父是怎樣教我們做好人的。在《轉法輪》140頁,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這麼好的功法怎麼還說不好呢?我要向人民說出我的真心話。

就是因為我要堅持說真話所以現在我已被逼的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萊蕪市公安局柳青、鐵車派出所李軍等人伙同鐵廠保衛科,逼我妻子和我離婚,要不離就不讓我妻子上班,這不是侵犯人權嗎?破壞別人的家庭嗎?連最起碼的法律他們都不遵循,這代表的是正義還是邪惡?他們多次管我妻子要錢,光柳青個人就要去500元現金。我妻子在他們的迫害中精神上受到了打擊,變得惚惚悠悠的也不知管孩子,還和我協議假離婚,說法正過來再復婚,我為了她不再受到邪惡的迫害就簽了字,我現已妻離子散、流落他鄉、身無分文,餓了要一點吃的、渴了找一點涼水喝、天冷了還沒有棉衣,儘管這樣邪惡的敗類們還在到處抓我,七歲的女兒聽說沒人照看,也沒法上學。聽說現在公安局、鐵車派出所經常到我家去鬧,前幾天鐵車派出所的李軍帶人到我父母那裏,一天兩次叫罵,第二次,晚十一點對我父母連罵帶嚇,翻箱倒櫃、威逼我父母交人,這和強盜有甚麼兩樣呢?去年夏天李軍帶人到我父母家去要一萬塊錢,交不出就要趕走餵的羊。還拿菜刀架在我母親的脖子上威脅她。這還有人性嗎?這就是江澤民集團體現的「人權」嗎?

今年正月十二晚,十點左右,我一人在家,李軍等人大喊大叫地闖進我家,將我從夢中驚醒,擾得四鄰不得安寧,他們逼我開門,要不就沒完,我怕弄壞了房主的門,只好開開,李軍進門就說:看電視了嗎?再去北京把你身上倒上汽油,說你是自焚。善良的人們啊,他們已經告訴了世人,天安門「自焚事件」就是他們這些人間敗類演的戲,殘害生靈,為了達到他們造謠中傷的目的,不惜拿人命當兒戲,其邪惡令每個有良知的人髮指。

今年二月份,一天中午我正在洗衣服,鐵車派出所又來兩人,他們騙我說是去公安局問話,問完就回來。我說沒時間,我還要做生意,領導有話自己來說,我還要去買做生意用的東西,說著我就走出大門,其中一個姓李的年輕人追上我,一下把我拉倒。我的右腳脖被弄得骨折,不能走路,但他們還要架我上車。我在萊蕪市拘留所被關了半個月,腳腫地穿不上鞋,晚上痛的睡不了覺。

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三番五次地逼得我害我?我只不過是想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讓人們知道事實。

我們的師父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為中華民族培育了近一億的按「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的人,在他們中間人們看不到現時代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法輪大法在人間開闢了一塊淨土。難道正的被扣上了一頂所謂的「邪」的帽子就成了邪的了嗎?所有善良的人們啊,歷史告訴我們每一次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中,都需要我們冷靜的用頭腦去分析誰對誰錯,盲目的相信一面之辭,將可能是你被邪惡帶入罪惡的深淵,因為邪惡所能賴以生存的統統是謊言和欺騙民眾。但最終邪惡難逃覆滅的下場,因為「邪不壓正」永遠是無法改變的天理,秦檜縱然能把岳飛害死於風波亭上,但最終難逃歷史的罵名。文革後那些曾叫囂一時的「紅衛兵」、「造反派」們不還是被分為「三等人」得到了各自應得的懲罰,他們何曾想到他們昔日堅決擁護的最高領導們會給他們帶來罪惡。

最後,我衷心的告訴你,把「真、善、忍」記在心中,將對你生命的永遠都會收益無窮。如果你承認以各種幌子或惡毒的謠言來攻擊「真、善、忍」的邪惡,那你就是對自己真正善良本性的否認。

大陸弟子
2001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