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確實起作用!!!(譯文)


【明慧網2001年9月25日】我已經煉功兩年了,而且每天都修心性和尋找有助於正法的事情去做。我們一家也都在堅修大法緊隨師。

但是上個月,我變得非常疲憊和筋疲力盡。更糟的是,我一直覺得很睏。我的身體感覺好像挨過打一樣,到處都疼。我以為我是在消業。

但最大的麻煩是,我早晨起不來床,不能去參加晨煉。不管我每晚多早上床,或午睡多長時間,我早上就是起不來。我也在頭腦中不斷聽到有聲音說,「多睡一會兒,你累了。你也是在消除業力。」我信了它,因為我確實覺得不舒服。想到應該忍耐,我並沒有在意這種難受。

然而我非常想早上去煉功,卻就是起不了身。從早上5點到7點我不知關掉了多少次鬧鐘。甚至當我這樣做時,我都覺得太荒謬了。

一天,一位同修告訴我,我不是在消業,而是魔在干擾我。它們利用了我的觀念,那就是:消業會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我應該放鬆一些直到消業結束。

起初我不相信這種說法。我已經修煉兩年了,而且我消業時都是這樣的感覺。

接著另一位同修告訴我,我受到了魔的干擾,這就是為甚麼我不再定期去煉功點的原因。於是突然間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道理!!!

我感到震驚了。

過去,如果我想起床去煉功,我總是能夠辦到。但現在,不管我多麼努力,我就是去不成。身體上和生理上,我都不能取勝。我掙扎得很厲害,但總是以失敗結束。

通過一些點化,我決定發正念來排除這魔的干擾。我在早晨,集體學法後,睡覺前和白天裏發正念。每天3到5次,每次5到10分鐘。

第二天當鬧鐘響起時,我像彈簧似的蹦了起來。壓根兒沒有諸如此類的想法,「我累了,我起不來,我會晚一些去煉,我感覺好點時再去…」我就是奇蹟般地起床去煉功了。

一天晚上,因為做與大法有關的事,我們睡得很晚,第二天,我和我丈夫一醒來,就像壓根兒沒有晚睡覺一樣清醒。不僅這樣,我過去經常感到昏昏欲睡,頭腦雖還算明白,但眼皮變得越來越重,一頭倒在床上我便會睡的昏天黑地。然而自從每天發3到4次正念後,我再也沒有那種症狀了。我的身體也不再感到疲憊或虛弱。

我幾乎不相信所發生的這些事。怎麼會僅僅發發正念就能有如此強大的效果!

通過發正念清除學員間的干擾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和兩位學員發生了嚴重的心性衝突。我們雙方都知道這是心性上的衝突而且我們應該彼此善待對方,但當我們一見到對方時,這種奇怪的感覺「不能接受你」就支配了我。我只覺得這非常奇怪,並為無法克服它而苦惱。我想了許多,為甚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和他們身上?我能肯定他們也在想這個同樣的問題。

我於是想到我們前世欠了對方甚麼所以今生見面都不愉快。我也想到這是為了在我的修煉中增加善和忍。基本上我認為通過這場衝突我在這兩點上確實需要改進。

但在我們的關係中,有這樣一種厭煩的情緒使得我們雙方不能互相接受和理解。我們之間只是因為雙方都是修煉人才不討厭與對方相處,但就是不能和諧地在一起。

一天晚上集體學法,當他們剛走進房間時,我想笑臉相迎,但他們的目光卻移向別處,表明他們看到我時的不安感覺。所以,我的那種「不能接受你」的感覺又出現了。集體學法後,我建議我們應該發正念,於是大家這樣做了。發完正念後,瞬間,他們和我的這種「不能接受你」的感覺消失了。這以後我們雙方都感到很放鬆,能夠敞開心扉,做很融洽的交談。我簡直不能相信這個變化。

從那天起,我們見到彼此都變得很高興。並且我們也開始一塊兒帶動其他的學員。這是發正念的強大威力。當然,整個過程中我總是想通過這種關係提高心性,但單單存那種想法是不行的,因為邪魔利用我們的爭鬥心對我們造成了如此之多的干擾。

現在,看起來邪魔們絕望了,試圖竭盡全力來阻止我們像個大法粒子一樣地修煉。我也曾看到一位老學員沒有明確的理由一個月沒去煉功點。我以前還從未見到他這樣過。我們小組的另一位學員問我,「我怎麼會起不來呢?我關掉鬧鐘好幾次…我就是起不來。為甚麼會這樣呢?」

因此,我知道這種事情也發生在了其他學員身上。

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必須盡可能多地發正念。我們能夠運用我們的正念和法的巨大威力鏟除所有這些邪魔干擾。感謝你們,在網上寫了許多發正念威力體會的同修們。從那裏,我也學會了這樣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