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堅定正念

我走出派出所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9月3日】今年四月x日晚我獨自一人在家附近發放真相傳單,心態一直很好,附近一片基本做的差不多了,我準備回家,可是手裏還剩一點,準備發完,(其實,當時有一些強為)結果被魔鑽了空子,被一老頭舉報,被抓到西郊路派出所。在被抓的過程中,有怕心,主動上警車,配合邪惡,犯了一個大錯。後來到綠園區分局刑警隊時,調整心態,我就想起師父的一句話:「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頓時我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怕甚麼,我是修大法的,堂堂正正,我又沒犯法,既然今天到這裏來了,就豁出去了。

他們搜我身,又把我鎖在一種鐵椅子裏,雙腿都鎖上了。後來又給我戴手銬。我說我又沒犯法,又不是犯人,為甚麼給我戴?我就掙扎著說不戴,他們還是強行給我戴上。過了幾分鐘,他們就全都給我打開了。過後我想,只要有正念,邪惡就會害怕,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的,說出的話也會起作用的。

後來又把我帶到西郊路派出所,這期間我一直找機會逃跑。我準備甚麼都不說,又一想包裏還有BP機和本上都寫著名字。我以為上次上北京,他們都認識我,所以就報了名字。沒想到沒等說完,他們已經忘了我是誰,我懊悔不已。人的觀念太多了,沒用神的一面去正法。問完以後,在最後我寫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沒有犯法,沒有罪。」又寫上我的名字。其實這都是配合邪惡,這時正念就不強了。還是自己平時沒有學好法,在以後的修煉中,一定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啊,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半點都馬虎不得。

我向他們洪法,給他們講善惡有報,他們都躲著不聽。一直到晚上,我要求給我丈夫打電話,讓他給我送飯來,他們允許了,帶我到樓下打。打完後又把我帶到二樓,兩個人一邊看電視,一邊看著我,都二十多歲。不一會,我丈夫來了,他們說,一會就來車把我送到鐵北勞教,最多三年,少則一、二年,我聽到這裏,我就急了,心想決不能讓他們送到那兒,到那一關,甚麼也做不成了,我還得去講清真相呢!師父啊!一定要幫我逃出去。就這一念,機會就來了,我丈夫起身買飯去了,我也出去了,回頭看看他們沒管我,我就跑出來了。

後來我丈夫被惡警抓回去,硬說是我丈夫把人放了,把責任全推到他身上。我丈夫不承認,惡警們五、六人圍著他連踢帶打,眼睛打紅腫、淤血,我丈夫就喊派出所打人了。他們害怕,就把他帶到樓上,雙手背後用手銬銬上。四、五個惡警害怕看見他們的警號,都摘下來了,圍著我丈夫輪番打,還變著花招讓我丈夫承認是煉大法的,往上套口供,還邪惡地說,「打死你算了,打死你給你償命。」

筆錄上報了兩次,都沒批,後來綁著我丈夫,到家裏搜書,沒搜著,又綁回西郊路派出所恐嚇、威逼,用腳後跟踢膝蓋,穿皮鞋踢腿肚子,非讓他承認是煉大法的,我丈夫最後說,「煉大法有甚麼不好?我妻子買菜錢找多了還給人家送回去,她不在做好人嗎?」惡警一聽惱羞成怒:「那你的意思就說法輪大法好唄。」又一頓拳打腳踢,他們簡直太邪惡了。

後來我丈夫被非法強行拘留15天,回來後沒有任何票據,我丈夫工作也沒了。我流離失所,後來又回到娘家,西郊路派出所又打電話到我娘家派出所(德晉縣同太刁家派出所)說我煉法輪功又發真相傳單,又去抓我,我用正念又一次逃離了魔掌,至今不能回家。

普陽街道辦事處主任,姓何,監視我家。她也是一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我要把他(她)們全都揭露出來,暴露他們迫害大法弟子和株連家屬的一切邪惡,讓世人認清邪惡之徒的醜惡嘴臉,讓世人醒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