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門廣場正念除惡


【明慧網2001年8月29日】當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統一時間內發正念的通知後,感到特別的振奮。意識到這是師父給予弟子的除惡武器、震邪法寶,我們一定要珍惜這個法寶,要充份利用好這個武器。

此後,我不限於全世界大法弟子統一時間發正念,而且每天晚上和本地區弟子一道在本地的統一時間內發正念,並且早上煉功前,中午和夜裏都找時間打坐單手立掌(或大蓮花掌)發正念,一般時間都不限於5分鐘而是半個小時左右,還有和學員們在一起切磋時,幾個人到一起,首先發正念除惡,然後再切磋。我每天24小時只要有時間就發正念,上、下班的路上,做飯、吃飯、對人講清真相都發正念,幾個月這樣下來好像發正念形成了一種機制,每天都在發正念之中,儘管我的天目還不能看見,可我相信正念除惡的威力。

師父在「正念的作用」中說:「而目前邪惡所能幹壞事的地方是還沒有被正法洪大的巨變之勢所觸及的地方,在這裏正是大法弟子用正念起作用的地方,然而這裏的情況也非常複雜和敗壞。」「……但不管難度有多大都要堅定地正念除惡,因為除惡的同時也是樹立正法中大法弟子的威德。」

有一次我們幾個大法學員在一起切磋,認為有機會應該去天安門除惡。剛好第三天就有一個去北京的出差機會,當時我就一個想法去北京除惡。一路上我想著我有除惡的武器和法寶,我要用它鏟除中國邪惡的總根子,一路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的口訣到了北京。

到北京後首先到了我姨媽家。以前她也學過大法,但似修非修,根基很不錯,曾看到過法輪和師父的法身,可7.20後就沒有跟上正法進程。我與她講清真相,並帶了所有正法後的經文,還有近來明慧網上的文章,希望她能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我和她一直說了大半夜,我說的話她都能聽進去。

第二天一早我讓她和我一起去天安門除惡。天安門廣場的上空看不見藍天白雲,而是灰沉沉的像有一個厚厚的大鍋蓋一樣東西扣在上面,廣場沒有一棵草,沒有一絲綠意,大片的水泥磚在8月的陽光烘烤下散發著熱氣,廣場的四周照明燈桿上的立體聲喇叭以壓倒一切的噪音一刻不停的在廣播著,加之偶爾一隊警察手拿著電棍從廣場穿行,使人感到曾幾何時人民的廣場變成鎮壓人民的廣場。這裏沒有祥和只有邪惡。我想到法正乾坤、邪惡滅盡的一天不遠了,作為大法一個粒子我要盡自己所有的一切功能功力正念鏟除邪惡。我站在金水橋上對著天安門發出正念徹底鏟除破壞大法的邪惡總根源──鏟除另外空間操縱邪惡之首及層層惡吏的邪惡;鏟除操縱610辦公室的層層邪惡;鏟除操縱天安門廣場所有惡警的邪惡。連續發了40分鐘正念,儘管我甚麼都沒看見,但我相信並感覺到正念的威力。我心裏想著「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然後默念著正法口訣一步一念地沿廣場走一圈,然後又在人民大會堂停下來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

過後我姨告訴我,在我閉著眼睛站在那裏發正念時,有一個小孩過來奇怪地看著我,小孩的爸爸悄悄的過來告訴小孩別打擾我,輕輕的把她拉走了。當晚我離開姨家住到賓館裏。半夜醒來,我拿出帶來的字塊貼在了賓館附近的大街小巷。儘管我姨說過「大運會」敏感時期,每個單位和街道都找法輪功學員談話不許出去,這段「嚴管」,要注意小心,但我認為這是舊宇宙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我沒有這個概念,每貼出一個字塊我心底裏就發出一遍遍除惡的正念,我相信字塊在另外空間也會起到震邪除惡的作用。接下來就是開會,之後安全返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