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庭和我的新生(譯文)


【明慧網2001年9月10日】我今年26歲。一年多前我從妹妹的同學那兒知道了法輪大法。但當時我很抵觸大法。我經過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才決定試試。來自大法的能量每天都在提醒我我那時的想法。簡直揮之不去。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遇到大法這麼美好的東西。在我尋找人生的意義和生命的起源過程中,我遇到過很多不愉快的經歷。一本書和五套功法就可以幫助人返本歸真,對我來講這似乎太簡單了。

從孩時起,我就喜歡晚上一個人獨自外出。我經常在黑暗中就那麼靜靜地坐著、感受著來自心中的一種憧憬和渴望。我想去甚麼地方,但又不知道怎麼去。這個世界看起來太膚淺,充滿了矛盾。然而在我內心深處,我總能分清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這讓我總能保持理智。但社會上不是這樣。一方面,我想變得勤奮、有禮貌、謙虛,不想冒尖,對物質方面的東西沒甚麼慾望。但另一方面,我總是拿我自己跟別人比。他們有的,我也想有。他們知道怎麼做的事,我也想要做到。我就開始追求個人的利益,追求被人承認。在學校裏,我要當尖子,但這已不能再滿足我。我也想要有好多朋友,到處受歡迎。我還是不能得到滿足。我想要生活充滿樂趣,想要積累經驗,善於處世,環遊世界。我生活得一點也不快樂,憤世妒俗,不知道為了甚麼活著。結果我墮落到開始吸食毒品。開始時,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替我擔心,擔心我的未來,但逐漸他們也放棄了。我們從此失去了聯繫。

我得法後,那些不愉快和漫無目的的生活離我遠去了。我變得沉穩,感覺更加踏實。現在我正學習成為一名教師,教有問題的學生。這對我來講很重要,因為我看到了其中的意義。我看到了我在這個世界上的任務,我要全力以赴,不會讓任何事情干擾或阻止我的修煉。大法讓我獲得了解決我的感情問題和魔難的力量,也回答了我所有的問題。再遇到困難時我不會感到不好過了,我也不再逃避問題了。我現在知道怎麼解決問題,我也知道我遇到的問題是在償還我欠的債。豁然之間,一切都變得那麼輕鬆、簡單、自然。

我不再追求運氣、健康、愛情或是知識。能讓我變得幸福快樂,達到最佳狀態的一切都在《轉法輪》這本書裏。我命中有的自然就會有。我不需要去追求。該有的自然就來了。

我現在學習很忙,但並不總是那樣輕鬆,我學的都是相關的、有意義的和看來是很重要的東西。我想要做好工作,因為我發現這樣做讓我能夠滿足。我也不像以前那樣沒有耐心了。在需要大家一起參與的工作上,我也不再那樣堅持己見。結果發現這並不代表要放棄我的觀點。經常是我也有機會發表我的看法。我現在更能樂於傾聽不同的觀點,最後達到融洽愉快的合作。我幾乎感到了善和忍怎麼在我的內心扎根。

由於法輪大法,我的家庭情況也出現了好轉。我得法前,我的妹妹、哥哥和我父母都分散住在漢堡的不同地區。除了我和妹妹,我們家的其他成員很少見面。每個人都各過各的。部份原因是與我父親的關係出現了問題。我們簡直無法溝通。見面的結果總是吵架。我父親不再認我是他的女兒,把我趕出了家門。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於是避免再見他。奇怪的是,我的哥哥妹妹跟他相處就不會有問題。因為我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我就將他發脾氣歸因於他患的精神病,我就用這個理由把全家都拉到我這邊來,這樣我就可以由著性子幹。

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們的關係完全改變了。我現在不怕與他發生衝突了,我把它當成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結果是我們反倒很少爭吵了。我第一次把他作為一個人來看待,而不是盯住他的病。他突然開始衝我喊叫時,我不會再理會了,我設法保持鎮靜。這讓我看到他的悲哀、恐懼和痛苦。我們的關係改善了,他邀請我回來跟他們一起住。開始我不願放棄我獨居的自由,也怕變得依賴。後來我改變了想法,搬回家和父母一起住了。我沒有把他讓我搬回家這件事看成是偶然的,我將其看成是我修煉中精進的機會。另外,我很高興我不再讓父母為我承擔額外的花銷(為我另外付房租)。我也喜歡跟他們在一起。這個安排使我生活中的許多事變得輕鬆。當我告訴我哥哥我搬回家的決定時,他馬上就理解了。他進而又建議如果我妹妹搬去跟他一起住就最好了,這對我們大家都方便,我們兄弟姐妹也可以經常在一起了。這樣我的妹妹去學校的路程就近多了。我們都非常受感動,因為他以前絕不會想讓我們姐妹中的一個跟他一起住的。他把他自己的自由和獨立看得高於一切。我們姐妹都搬家了,我搬去父母家住,我妹妹搬去跟我哥哥住。這對我們來說真是解決了大問題。我妹妹幫助我哥哥整理房子,我們姐妹還幫助母親做家務。我們多數時候跟父母一起吃飯。有時間的話,我們一起煉功學法。這看起來再好不過了。

我們都非常愉快,儘管有時還會拌嘴。我的父親,好像是他一生中頭一次這麼精力充沛,快樂地看到他的孩子們回來。他是我們家中唯一不煉法輪功的。但這沒關係,他允許我們平和安靜地煉功。他信任我們。這一點就顯示出法輪功可以帶來的積極效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