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堅持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1年8月7日】自從江澤民一夥假借政府名義開始打壓法輪功以來,由於我是得法比較早的老學員,當地公安局認為我是骨幹,對我實行24小時全面監控,電話被監聽,出門被跟蹤,甚至我去公共電話亭打電話時,便衣都要站在我旁邊,聽我說些甚麼。我不過是一名普通百姓,只因修煉法輪功,我的名字卻進了市重案組。

我曾三次去北京上訪,想向政府反映關於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因為這是憲法給予公民的權利,卻被當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關進監獄。在監獄裏,我和許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為了爭取信仰自由一起絕食過。在天安門派出所,我親眼目睹了警察毒打大法弟子的暴行。我被天安門派出所隨便塞給一個駐京辦分流,因我不肯說出姓名,被該駐京辦的警察毆打。

當我第一次從監獄裏放出來時,兩名警察和單位的人要求我上他們的車,因我堅持自己走回家,不上他們的車,於是他們一邊辱罵我,一邊扭著我的胳膊強行要拖我上車,並警告說即使我從監獄出來了也不會有自由的。我知道他們想給我辦洗腦班,我竭力抗爭,他們才未能得逞。

我因為去功友家聊天,被不法警察第三次關進監獄,在監獄裏,不准煉功,不准談法輪功,連犯人也被警告不准學煉法輪功。我要做十六個小時的苦工。由於我被抓得很突然,我的家人不知道我的下落,便到公安局去詢問,公安局竟謊稱不知道,以至我的家人非常擔心。

因我去過北京上訪,單位告訴我上班的八小時不准離開單位半步,當我請假外出時,被明確告知公安局不同意我離開市區。因我始終不肯放棄自己的信仰,先是被開除了團籍,接著被單位除名。單位在開除我時起草了一份捏造事實、顛倒黑白的文件,想強迫我簽收,被我拒絕。在我被開除的第二天,警察又來到我家裏,警告我不要以為自己是自由的,不可以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因我始終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被當地公安局認為是「頑固分子」,警察經常到我家,對我和我的家人施加壓力,威脅我再去北京就要送我去勞教,並警告我不准和功友來往,否則也要送去勞教。有一次一位功友來看我,她前腳進,兩分鐘不到,警察後腳就跟來了,他們此舉意在對我和功友施壓與威脅,想強迫我們斷絕聯繫。一接近所謂的敏感日期,如4.257.20,我就成了重點監控對像。為了防止我去北京或與功友交流,我的身後經常跟著幾個便衣。

我的家人曾想申請我去香港旅遊,被公安局告知不許我離境。我因身份證丟失去派出所補辦時,由於我是法輪功修煉者,受到了許多的刁難。派出所得知我在國外的親屬想邀請我去探親時,要求我寫一份材料交給他們,內容是:打算甚麼時候走;從哪裏走;與甚麼人同行;想去國外看些甚麼人。我拒絕了這一非法要求。

我不得不選擇離開家,但公安局並沒有善罷甘休,派出所、居委會輪番到我家中找我家人,施壓並要問出我的出向。

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是不可想像的,更沒有人權可言;而且只因為堅持信仰時刻都會被剝奪生存的權利。我真誠地呼籲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所有的政府機構、國際組織以及所有善良的人們都能關注在中國發生的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向中國被剝奪了所有權利的法輪功修煉者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