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真相

【明慧網2001年4月11日】 我於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訪被遣送回本地,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26天後,被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在4樓「新生」隊,由於學員們堅持煉功,獄卒就讓刑事犯人毒打學員。在嚴冬季節往水泥地上潑水,逼迫學員穿一件內衣裳坐到冰冷的水地上,長達幾個小時。還逼迫學員在雪地上跑。獄卒用刑事犯人輪流看管學員,不許學員睡覺,幾天幾夜不許閉眼,學員只要閉上眼睛就招來一頓毒打,把一根旗桿都打斷幾節。刑事犯人用竹板使勁打學員的臉、頭部,逼迫學員做著各種姿勢進行折磨。

12月份我下到二大隊,下隊時每個人一個一個「過堂」。其中有一個功友被幾個獄卒用2寸寬、1尺長的竹板輪番打,把臉打得血肉模糊,完全變了形,整個面部皮膚都打破了,流血流水兒。

大家在這樣的殘酷環境下繼續堅持煉功,這樣獄卒又把學員捆在死人床上,捆成大字形,長達十幾天,大小便、吃喝全在床上。

有一天二大隊2小隊楊淑梅因堅持煉功,三個管教同時用電棍對她邊打邊罵,從下午2點多一直折磨到下班為止。還把電棍往她嘴裏插,她滿臉被電的全是大水泡,嘴流血水,而後十幾天無法進食。當電棍反覆電面部時,都能聞到被電焦人肉的氣味。有的學員被電的便在褲子裏,發出一聲一聲的慘叫聲。等到被折磨完回到監號裏時,誰也認不出是誰了。即便是這樣,也沒有改變大法弟子堅定修煉的心。

二大隊張玉輝,被獄卒電完後,又被送到小號呆了20天,整天用手銬銬在一個固定的地方,連睡覺都不放開,痛苦不堪。20天後又被送到一個小倉庫裏,捆在床上10天,大小便全在床上。

韓翠豔、翁玉傑被電棍電完後,由於不寫決裂書,被捆在廁所、垃圾箱跟前,坐在地上、便池裏,整夜捆著,不讓閉眼,後來又兩人同時捆在一張床上,幾天不放下來,最後被折磨精神失常。

黃晶茹因絕食10多天,多次被電棍電、毒打、強行灌食。

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遭受過非人的折磨,很多學員不止一次挨電棍,甚至這個電棍沒電了,再換一個電棍,幾個獄卒同時電一個學員,邊電邊打,學員楊淑梅整個面部電得極度變了形,獄卒還取笑說是得性病,侮辱學員。

以上事例只不過是許許多多迫害大法弟子真相之一,像這樣的事在全中國每天還在大量發生。

我們強烈呼籲國際人權組織來中國調查、核實、取證,制止江澤民集團的犯罪行為。

(大法學員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