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閆立峰劉連英等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

【明慧網2001年2月7日】 我們是從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出來的法輪功學員。司法機關本應該懲惡揚善、伸張正義,可我們卻受盡非人的折磨。在這裏我們領略了甚麼叫做人間地獄。為了個人的名利與飯碗,許多勞教所工作人員根本不分正邪、不明善惡,採取極其殘酷的手段強行「轉化」,無知地替江澤民賣命。

一大隊的隊長閆立峰,二大隊的任剛、張立蘭,六大隊的隊長王立梅,每次都是親自上陣。一大隊的閆春梅不寫決裂,閆立峰就用電棍電了閆春梅一個多小時才罷手。有一次電學員梁桂珍近一個小時,電得梁桂珍的臉全部都浮腫起來。一大隊的蘇某和王某經常殘害學員。蘇某竟然對絕食絕水身體極度虛弱的一位姓陳的學員用電棍電,學員謝鳳春因為煉功,蘇某就用電棍兇狠地電她。樸連英因為煉功被邪惡的管教強行抻在鐵絲床上10多天,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她還被罰站4天4宿,腳站得都腫裂開了。一大隊的邪惡隊長閆立峰還利用犯人郭淑華管制毆打學員。

二大隊的邪惡管教劉連英折磨殘害學員最兇。對煉功的學員,她開始是拳打腳踢,接著就是用寬竹板劈頭蓋腦的猛抽學員,直到學員的臉腫起多高,並多次把學員脫去外衣,把穿著單薄的內衣的學員用皮帶緊緊地固定在鋼絲床上,學員的身體被抻得如扒皮般地劇痛,不寫保證就不讓下床。有的學員被綁十幾天,有的則更長。在床上除了要承受身體上的巨大痛苦外,還要承受邪惡管教以及其它犯人對學員的人格上的侮辱。學員徐功春、樊秀營、田秀花在2001年的春節被固定在床上10多天不讓下床,胳膊、腳腕都被勒出了深深地血坑。田秀花因為堅持煉功幾乎每天晚上手腳都被捆在鋼絲床上,承受著巨大的痛苦,白天還要從事十幾個小時的繁重的體力勞動。因為學員不認罪、不簽保證以及決裂書,邪惡管教就逐一用電棍電。學員黃敬如在絕食絕水二十來天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邪惡管教劉連英還用電棍電她。一次學員楊樹梅因為煉功,幾個管教電她一個,最後管教劉連英拿著電棍兇狠地問她還煉不煉。她說煉,氣急敗壞的管教劉連英就從頭到腳不停地電了兩個多小時,學員楊樹梅被電得渾身上下密密麻麻全是電傷,臉腫起多高,全都是水泡,簡直面目全非,往下淌血,誰都認不出來她的本來容貌了,用電棍電學員陳榮輝,腦袋被電棍電破,往下淌血,後來又用超負荷電棍電。邪惡管教張某也經常電學員。因為怕消息傳出去,所以不准有傷的學員被家人探視。二大隊隊長還利用其他犯人高美娜、孫立娜、金香月、朱立銀、楊洪梅看管法輪功學員,她們經常侮辱、毆打法輪功學員。

三大隊邪惡隊長習某、惡毒管教金某、王立娜等用電棍電擊李世霞一個多小時,又把她放在冷庫裏面,雙手吊銬在床頭上。後來李世霞的嘴和嗓子全都又腫又破,吃不下飯,最後昏了過去。

六大隊的惡毒管教有時候甚至對剛剛被非法抓來的學員就一邊一個電棍架起來強迫學員寫「決裂」。為了達到限期轉化的目的,很多大隊的邪惡隊長、管教竟然採取各種極其殘忍的手段。勞教所領導對這種殘酷迫害學員的行為的態度竟然包庇和縱容。在這裏曾經有多少人被毆打,蹲過又黑又濕又冷的小號。其中二大隊的張文輝被關進小號整整四十天。有的學員被殘害致瘋,有一些學員用絕食抗議勞教所裏的這種非人的殘害,卻遭到強行灌食,很多學員都差點在灌食時被窒息而死。

我們強烈呼籲有關部門對這種踐踏人權的殘害公民的行為依法嚴懲,恢復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利與人身自由。

(長春弟子供稿)